第十九章 奴隶保姆_催眠控制全世界
笔趣阁 > 催眠控制全世界 > 第十九章 奴隶保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九章 奴隶保姆

  梁风信知道吴菲菲会来,他的催眠指令,会造成这样的效果。他令得吴菲菲,对除了他之外的所有男人,都感到恶心,并害怕与他们接触。而吴菲菲对他,则会有强烈的好感,与yu望。

  梁风信打开了门,朝吴菲菲勾了勾手指,吴菲菲就自动扑了上来。梁风信将她带到卧室内,关上门,拉上窗帘。

  “现在要怎么做?”梁风信并没有经验,但他有本能。他让吴菲菲跪在他面前。他一直幻想着让那些女人跪在自己面前,他总感觉这样子会很爽。

  梁风信站在床上,而吴菲菲则跪在他的双腿之间。梁风信隔着裤子,让裤子拉链的位置和吴菲菲的脸摩擦着。

  “真的特别爽呢。”他想着。

  过了一会,吴菲菲突然抬头问道:“你不做点什么吗?”

  “什么?”梁风信问着,“我应该做什么?”

  这真不怪梁风信,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的生理教育。他不知道男女之间,会发生什么。只是本能地觉得,拥有女人,特别是美女,会非常爽。他班上的其他男生,有些会去看东升国的电影,不过他听养父说那种电影非常肮脏,便没有去看了。

  吴菲菲决定要教导他,然后……

  “哦喔,”梁风信调着息。

  吴菲菲用嘴部服务了他之后,就到厕所去冲洗了一会。

  “原来男人女人,就是这么互相取乐的啊。”梁风信想着,那种快感,当时真是令人难以自制。特别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吴菲菲,那种心理上的征服感,相比于身体的快乐,要更为让梁风信难忘。只是完事之后似乎会给身体上带来一些副作用,真的就只有一时爽罢了。

  “当时很兴奋没觉得什么,但那个地方都是她的口水,这太脏了啊。不过比起我来,她的嘴还要用来吃饭,她不会觉得恶心吗?算了,我应该假装表现得成熟点,就当这种事,是理所当然的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如果只是让吴菲菲用嘴和他的那里接触的话,梁风信的处女情节就不生效了。这对于梁风信来说,都是本能的感觉,他并不会仔细去思考这个问题。

  等吴菲菲出来了,梁风信看着她,说道:“进入催眠状态。”

  吴菲菲听了这话之后,条件反射地站得笔直,抬头挺胸。她的双眼,失去了焦点,呆滞地看着前方,但她的嘴里,却说道:“主人,有何吩咐。”

  梁风信对吴菲菲,采用了与于琴不同的催眠方法。他使得吴菲菲进入催眠状态后,身体会保持力量,同时会将梁风信当成主人,服从梁风信的一切命令。于琴如果进入催眠状态,就会失去力量倒下去,这点是不同的。

  “菲奴,等下,你会自觉地成为我家里的免费保姆。从今天开始,你每天都要过来打扫卫生,中午和晚上,都得买好菜过来做饭。你还要负责给一个人喂饭。你在这里,不管看到什么,都不会感到奇怪,你不会把这里的事和任何人说,知道了吗?”梁风信道。

  “是!主人!”吴菲菲响亮有力地回答着。

  看着吴菲菲的样子,梁风信有一种特别的快感。

  “她本来是个完全无视我的女人,现在却被我肆意地cāo纵玩弄。在催眠状态下,她还会叫我做‘主人’,服从我的命令。”梁风信想到这,就觉得特别爽快。

  让吴菲菲叫他做主人,只是梁风信一时起意的想法,这暗合了人某些原始的本能。

  “人与人本是平等的,但如果有人掌握了太多的权力,就会让其他人成了他的奴隶。我既然催眠了吴菲菲,就等于握有一种针对吴菲菲的绝对权力,那我和吴菲菲之间也就没有平等可言了,没有了平等,我想让吴菲菲叫我主人,她就得叫,我想让她当奴隶,她就得当。”梁风信思考着。他虽然不爱读书,但是比较爱动脑筋。

  “菲奴,醒来。”梁风信命令着。由于他曾给她下过“清扫指令”,所以吴菲菲醒来后,不会记得自己被催眠过。

  “是!”吴菲菲用力地跺了跺脚,响亮回答着。紧接着,她就清醒了过来。

  吴菲菲出了厕所后,只觉得头脑一失神,精神恍惚了一阵,身体的姿势好像也不对。但她却也没有多想什么,看了一眼梁风信的家,她说道:“你这里不太干净,不如以后交给我来打扫吧。”

  梁风信的家,只有他和养父两个人住。男人本来就没有女人爱干净,加上梁风信本身就比较邋遢,所以他的家,并不是很整洁。

  “好啊,干脆你以后就做我家的义务保姆好了。”梁风信顺水推舟地说。

  “好啊!”由于催眠指令的作用,吴菲菲立马就答应了。

  “奇怪,当义务保姆有什么好的,为什么我想都不想就答应了。”吴菲菲略感奇怪,“难道是因为我太爱干净,看不得这里脏吗?”

  很快吴菲菲就拿起了扫把、拖把、抹布什么的,开始清洁房间。

  看着吴菲菲忙碌的身影,梁风信陷入了思考中:“权力到底是什么呢?我握有对吴菲菲的绝对权力,是因为我催眠了她。难道权力的本质,只是催眠?”

  “人的天性,本是纯洁的,没有人天生就想当别人的奴隶。但后天,有些人被各种各样的事隐性催眠了,人格开始变得下贱,把奴性给体现了出来,忘了自己是个人,只会低三下四地去讨好别人,这是不是被催眠了?”梁风信想着,“人与人之间的地位本该是平等的,但现实中,总有人变得很下贱,是被思想和yu望给催眠了吗?还是仅仅因为脑子有坑?”

  梁风信觉得自己越想越远了,干脆回过神来,把金乔慧的房间门给打开。之前为了怕吴菲菲看到,梁风信是关上了这门的,现在既然已经下达了催眠指令,就可以让吴菲菲看到了。

  “吴菲菲,过来给你介绍个人。”梁风信喊着。

  吴菲菲走了过来,看到了被锁在床上的金乔慧。

  “她是谁?”吴菲菲淡淡地问道。本来她要是看到有人被铐着,被狗链栓着,一定会惊叫起来,但她这时只觉得没必要大惊小怪,因此只是淡淡地问道。

  “她啊,是我的一个亲戚,因为得了精神病,所以要锁着。”梁风信编着谎言,“不管她对你说什么,你都不要放心上,她经常说胡话的。不过以后每天早午晚三餐,你都得喂她。”

  “嗯。”吴菲菲点了点头,“真是可怜人。”

  到了中午的时候,吴菲菲到超市买了菜,在梁风信家的厨房烹调了起来。吴菲菲本来是打算在自己家煮饭,然后把饭菜端过来的。梁风信家的厨房,平时几乎没有人用,他和他养父,都是吃快餐,因此比起吴菲菲家的厨房,要差一些。不过梁风信考虑到,以后他不在的时候,端菜的过程中有可能会产生麻烦,因此拒绝了。

  “你的儿子呢?你不去喂他吗?”吃饭的时候,梁风信顺口问道。

  “不需要,我一般都把他寄在托儿所,只要早晚接送就是了。”吴菲菲道。

  “哦。”梁风信说着,又想起了一事,“你以后要给我家当保姆,那你的工作怎么办?”

  “辞了吧?”吴菲菲不是很确定地说。她是百货公司的服装部经理,一直干得挺顺心,但现在只要一想到每天在公司都得见到很多男人,她就没来由地一阵恐慌。想到这,她坚定地说:“我还是辞了那份工作吧!”

  梁风信看着吴菲菲,想:“她本来是一个对我理都不理的人,只因为中了我的催眠术,就彻底地改变了她的人生。催眠术还真是可怕。”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quge78.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ge7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