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是他的主公_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笔趣阁 >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 你也是他的主公
字体:      护眼 关灯

你也是他的主公

  河东薛氏、河东裴氏、河东柳氏一族送出一个人才后,其他士人就不再观望,纷纷拜访李玄霸、李建成,或者干脆径直前往太原郡。

  李玄霸暂时闭门谢客,让李建成接待后续投靠的人,做出一副退让的态度。

  他如此谦逊,让河东士人对其好感更甚。

  在李玄霸迅速融入河东士族时,李建成心里本来很难受。当李玄霸退让时,李建成才松了口气。

  同时,他又将其当做理所当然。

  因为从小到大都如此,李玄霸做出了成绩,然后将功绩拱手让人,自己退居其后,不慕名利。

  身为弟弟,将光芒让给兄长是理所当然的。

  李世民对李玄霸时,肯定也是如此想。

  “阿嚏!”李世民狠狠打了个喷嚏。

  他看着前来拜访的四人,疑惑地挠了挠头:“阿玄自己决定就好,还非要我出面下令吗?”

  裴行俨常年生活在军营,又因为同是朝中高官之子,他说话很直接:“主公只有一个。你也是他的主公。”

  李世民大大咧咧道:“行吧。看来我要尽快学会如何当个好主公啊。那么接下来该做什么?”

  柳亨疑惑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不是你来定吗?”

  李世民笑道:“主公不是做决定的人吗?你们要先提议,我才能做决定。如果事事都由主公亲力亲为,我麾下这么多贤才猛将不是白来了?”

  听到李世民此言,在场几人心中都有熨帖之感。

  裴行俨道:“我和秦琼现在就想去张掖,李二郎君安排一下?”

  李世民道:“正好我要送一批文吏过去,裴兄可帮我随行保护?秦叔宝,你暂时留下,我回张掖时如果路途不顺,需要猛将护卫。我也需要先了解你的能力。”

  秦琼恭敬抱拳:“是,郎君。”

  裴行俨指着自己:“我呢?不需要了解?”

  李世民无奈道:“我能教秦叔宝的事,裴兄自幼就学过了。你又有带兵的经验,现在赶紧去张掖帮忙才是正事。长孙四郎虽然有丈人教导,但他没有经验。罗睺,你和裴兄一起回张掖,暂为裴兄副将,好好辅佐裴兄。”

  充当李世民近卫的宗罗睺抱拳道:“遵命。”

  李世民对裴行俨道:“罗睺是我副将,熟悉河右之地情况。请裴兄信任他。”

  裴行俨没想到自己立刻就被重用,心里倒是有点忐忑了:“还是我为副将吧。不用在意我的出身,我能从小兵做起。”

  李世民叹气:“不是我在意裴兄出身,实在是张掖缺人。如裴兄这样自幼被父辈教导兵书武艺的人,在我麾下实在是太少。罗睺士信都是天生猛将,需要有人带着教导用兵。裴兄担子很重,拜托了。”

  李世民作揖。

  裴行俨压力更大了。但李世民把他架了起来,他又素来自傲,不能说不做,便咬牙答应下来。

  李世民又对柳亨道:“柳兄请先暂留太原郡,将小五亲事定下后,可否也提前去张掖?”

  柳亨笑道:“张掖缺少有治理地方经验的官员?”

  李世民点头:“看来柳兄已经看出来了。我真的是捉襟见肘啊。”

  柳亨道:“我与裴兄一同去张掖。五郎君的亲事我已经请求长辈操办,郎君不必担心。”

  李世民道:“那我就放心了。房玄龄和杜克明都是很有才华的君子,柳兄一定能与他们相处愉快。”

  薛元敬指着自己:“我呢?”

  李世民开玩笑道:“这要看侄儿擅长什么。”

  薛元敬:“……”

  裴行俨朗声失笑。秦琼和宗罗睺努力绷紧脸。

  薛元敬幽怨道:“虽然二郎君和我叔叔是好友,但请各论各的,别占我便宜。”

  李世民诚恳道:“薛伯褒爱护你,我是他兄弟,我自然也视你如最亲近的子侄。你说吧,你想做什么。”

  薛元敬:“我现在就回河东郡,再见。”

  柳亨也忍不下去了,转身肩膀颤抖。

  李世民伸手勾住薛元敬的脖子,挤眉弄眼:“上了我这条船还想下来?你做什么梦?”

  薛元敬嫌弃地瞥李世民。

  李世民笑道:“伯褒说你文学天赋比他还强一丝,其实你在阿玄身边帮忙才最好。不过阿玄让你过来,自然有他的道理。我猜不到,你能猜到吗?”

  薛元敬想了想,道:“或许郎君有需要我执笔的地方?”

  李世民眼睛一亮:“对啊,以后我的文书就全部交给你代笔了。”

  现在打完仗,李世民还要俯首案前自己整理文书。

  打仗不是打完就算了事,后勤和作战方方面面都需要留下文书痕迹,以便管理和复查。如果文书混乱就等于后勤混乱,作战指令混乱。

  以前李世民全部自己完成,偶尔李玄霸空下来帮他分担一二。虽然房乔和杜如晦到来后帮了一些忙,但他们有更重要的工作。他都忘记这些事应该有专门信任的文吏来做。

  李世民唏嘘道:“阿玄老抱怨我这里是草台班子。你们来了,我这里终于不是草台班子了。”

  虽然几人没听过“草台班子”这个词,但从字面就能猜出一二意思。

  裴行俨笑道:“别抱怨了。你才十六岁便有如此成就,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李世民故作哀怨道:“正因为我十六岁就有如此成就,我才抱怨啊。很显然,我付出的努力和遭遇的困难都比常人多。”

  几人看着李世民这不要脸的模样,都忍俊不禁。

  秦琼真的不想笑,但也没忍住。

  他看向旁边笑得很开心的宗罗睺。

  宗罗睺笑道:“主公就是这样,你随意笑,他不会生气。他说这话就是想逗笑我们。”

  秦琼:“……”真古怪的人,但感觉不坏。

  李世民和几人插科打诨,迅速拉近了距离后,问起了李玄霸和河东郡的事。

  得知李玄霸闭门谢客,将风头让给李建成后,李世民脸上的笑容带了一丝嘲讽的意味:“阿玄自幼就谦让大兄。我猜大兄肯定没有感谢阿玄,只当这都是理所当然。哼,我看河东郡也张罗得差不多了,阿玄该回来了。若不回来,大兄说不定会强行让阿玄待客。”

  李玄霸每逢换季必定会病一阵子,眼见着快到七月流火,李世民很是心焦。

  虽然弟弟现在身边有弟媳照顾,但李世民仍旧很不放心。

  薛元敬安慰道:“三郎君身体看上去很健康,郎君请放心。如果有事,河东与太原不到五百千里,快马加鞭两三日信件就能到达。”

  李世民道:“也是。”寒钩和乌镝的信这么还没到?它们不会赖在阿玄那里不肯走了吧?

  李世民正心焦,寒钩终于回来。

  它一回来就“啾啾”尖叫,信件刚取走就在地上打滚,李世民还以为自己看错雕,是乌镝回来了。

  他一边安抚寒钩一边看信。

  心有灵犀,李玄霸的信开篇就提了乌镝和寒钩都不想送信的事。

  “我让乌镝和寒钩比赛,谁先把吊在树上的肉取回来,谁就留在河东郡。谁知道乌镝居然在爪子上抓了一把土洒向寒钩,成功先飞一步……天啦,谁教的它的?是不是你?!”

  李世民摸了摸鼻子。嗯,没错,是我。

  他对躺在地上的寒钩道:“我都和你说了,战胜敌人要无所不用其极。既然你和乌镝要比试,就要把它视作敌人。现在吃亏了吧?”

  寒钩翻身,用雕屁股对着李世民。

  李世民失笑,继续看信。

  打趣了几句雕崽后,李玄霸又说自己身体不错,让李世民别担心,才谈起正事。

  李玄霸着重提了此次前来投效几人的能力,让李世民心中有数。

  他特别提起让李世民叮嘱刘文静,并炫耀这是宇文珠提醒他的。

  李世民将信反复看了几遍,把信中内容都背下后,才将信纸烧掉。

  “要装病避开风头吗?希望李建成识趣些。”李世民按了一下身边雕崽的后脑勺,“帮我送信,这次争取让乌镝送信,你留下。”

  寒钩用翅膀撑着身体,从地上爬起来站好:“啾啾!”

  李世民失笑:“好气势!”

  ……

  寒钩再次回到河东郡的时候,李玄霸正应付完李建成的宴会。

  正如李世民所料,李玄霸闭门谢客几日后,李建成就成为唯一一个能让李玄霸赴宴的人。

  李玄霸不能不给兄长面子,便隔三岔五去一次。

  反正他只是在角落里默默看着主宾喝酒跳舞,除了无聊点,其他没什么。

  至于有人想要“挑衅”自己,在自己面前展露才华,甚至想踩着自己上位,李玄霸就只能拿出文抄公的本事把这些真正的人才压下去了。

  真的很对不起这些人才,他没有道德。

  李建成和李玄霸仿佛回到了李玄霸小时候,年长的大兄领着友人们来炫耀自己聪慧的弟弟。

  李世民多次请求李渊,希望能让李玄霸回到太原郡。

  但李渊犹豫之后,还是让李玄霸继续留在河东郡。

  他知道现在李建成虽然门庭若市,但若没有李玄霸的帮衬,恐怕还是难以笼络河东英俊。

  李渊对李世民道:“大德明年开春就会和你一同回张掖,现在在河东多结识贤才,对他也很有好处。太原有你结交贤才,河东有大德结交贤才,山西河东的贤才才能尽入我们囊中。”

  李世民道:“但我担心阿玄身体。每逢换季,他一定会生病。”

  李渊安慰道:“他已经成亲。珠娘是很有本事的医师,已经被河东郡士女奉为座上宾。你又不会医术,阿玄生病你也只是干着急。再者河东气候比太原温和,正因阿玄体弱,才更该待在河东。”

  李世民听了李渊的话后,勉强被说服了。

  确实河东郡气候比太原郡稍温和,换季时,阿玄在河东郡养病或许更合适。

  李世民道:“那阿玄不回来,我去河东!”

  李渊一巴掌拍二儿子后脑勺,哭笑不得:“你和大德都长大了,怎么还如此黏糊?他才刚成亲,该和妻子培养感情。你乖乖留在太原,耶耶这里离不开你。”

  李渊看见二儿子的交友能力叹为观止。自己求不来的人才,二儿子去一趟,别人就愿意和二儿子结为忘年交。

  自家二儿子自幼讨人喜欢,与人结交的天赋就像是吃饭喝水般的本能。

  再加上李世民打仗天赋和经验都很出色,省了李渊许多事,让李渊可以将更多注意力放在经营太原上,出兵就交给李世民。

  李渊好不容易轻松了一点。半年后李世民和李玄霸就要回张掖了,在儿子们回张掖前,他得在李世民和李玄霸的帮助下,把山西河东全部掌控。

  如果不是舍不得河右之地已经打下的根基,李渊真想让李世民和李玄霸留下来,给自己当左臂右膀。

  于是换季时,李玄霸就在河东郡养病了。

  李建成带着新结识的友人来探望了李玄霸几次,宇文珠忍无可忍,当着李建成友人的面请求李建成不要再来打扰李玄霸养病。

  “郎君担心影响兄弟感情,妇人来做这个恶人。”宇文珠道,“我们已经委婉说过很多次,郎君需要静养,他必须静养!”

  宇文珠低声啜泣,宾客们纷纷掩面愧走。

  李建成脸面无光,再也不上李玄霸的门。

  李玄霸昏睡一日后,得知宇文珠把李建成和宾客赶了出去,愧疚道:“是我无能,该我出面把大兄送走,他现在一定怨了你。”

  宇文珠没好气道:“让他怨!我真是服了,我们委婉拒绝了多少次,他就仗着自己上门我们不好意思赶他出门,非要一次又一次地打扰你。他如果像兄公那样,能照顾生病的你,他每日都住在这里,我还高兴呢!”

  宇文珠真是烦透了。你带一群人来嘘寒问暖,连郎君睡下了都要把人叫醒“问候”,这不是故意折腾人吗!

  李玄霸看着宇文珠气红的脸,笑道:“他小时候学到的探病就是这个探法。他习惯了,我也习惯了。倒是忘记我现在已经有底气拒绝他的探病了。”

  宇文珠心头酸涩:“三郎辛苦了。”

  李玄霸闭上眼:“有你护着,怎么会辛苦了。珠娘才辛苦了。”

  宇文珠将手放在李玄霸眼睛上:“快睡吧,我一直在这里。”

  “嗯。”李玄霸任由自己意识沉入睡眠中。

  他终于可以好好休息,睡个好觉。

  李玄霸没有告诉李世民他生病了。

  在他生病的时候,天下大势突然急速变化。

  太子杨暕谋逆逼宫,被皇帝制服。

  皇帝要处死太子,天下有识之士皆为太子喊冤。

  皇帝震怒,牵连下狱者超过百人。

  作者有话要说

  一章半合一,欠账-0.5章。79w营养液欠账+1,目前欠账1.5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quge78.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ge7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