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俩耳光 上_极品祸害
笔趣阁 > 极品祸害 > 第60章 :俩耳光 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0章 :俩耳光 上

  沈玄贵是沈玄庐的堂弟,平时吊儿郎当,不是摸牌就是逛窑子,再不然就是去黑市里做些见不得人的黑心事,因为是沈家的主要支脉,沈夫人早前看在沈玄庐的面子上,将沈家的生意分给他一些干股,谁知沈玄贵不但不领情,而且还在沈家愈发放肆。

  早些年在沈府住着,几个丫鬟被他糟践了也是不敢吱声,还有个别丫鬟刚烈,遭遇了这霉事之后直接寻了死,沈玄贵为了掩人耳目,将那死了的丫鬟偷偷处理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沈朱七暗中揪出了此事,并把这事告诉了沈夫人,沈夫人一怒之下,将沈玄贵一家子赶出了沈府,从此,沈玄贵与沈府再不来往。

  两家虽是闹至如此,但是在大事上该请的还得请,毕竟在外人看来,沈玄贵都是沈家人,沈玄庐死了,沈夫人要是在沈若筠的大婚之日不把沈玄贵请到家里,这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没辙,在这个时代,大事上的规矩就是如此之多。

  沈玄贵的恶名在南陵城也是小有声气,来到沈府之后,上上下下都是一片忙活,丫鬟婆子们也没有给他好脸色的,他却安得自在,在沈府逛游了几圈,恰巧遇见李长琴,沈玄贵知道李长琴的背景,有心巴结,李长琴得知沈玄贵是沈玄庐的亲堂弟,故而有意与他接近,自然而然的,两人达成了某种共通点,如今,本是没有兴趣管沈若筠婚事的沈玄贵,在大婚之日的前两天,也不得不有心的来到沈府,打心眼里要管管此事了。

  现时,沈家人都在堂厅商量大婚之日的事宜,毕竟对于新郎与新娘而言,有诸多礼节需要谨慎主意,万万不能在外人面前失了礼数,于慧娘也在,沈夫人在此,她端庄依然,哪里还有之前在后堂时的半点风骚姿态,除此之外,堂厅里只有几个看茶的丫鬟与一个为苏凤梧与沈若筠二人讲大婚礼数的婆子,其他丫鬟不是去催饭了,便是被苏凤梧派去别用了。

  方才苏凤梧说是要在午饭后施治一下萧燕巧的口吃,条件是,需要一间小空房,里头安上一张床,四周不能有光,无论的墙上还是窗上,都要披上那种厚厚的布帘子,众人也不知道苏凤梧这是要干嘛,只是听到这些后,心里极为别扭,这样就能治口吃啦?

  众人心中虽有质疑,沈若筠同样屡屡阻止,可是当事人还有当事人的爹都同意呀,沈若筠对此生气不已,也不知舅舅与表妹被苏凤梧这厮灌了什么迷魂汤了,怎能可以这般相信这厮。

  身段丰硕的婆子在给苏凤梧两人“上课”的时候,沈若言也在一旁托着下巴看着,似乎在幻想自己未来的大婚之礼是不是也要同样麻烦呀。

  就算沈若言要听得不耐烦时,从堂厅外走来两个男人,中年男人体态发福,三角脸上一副神情怪异的模样,嘴略歪眼微斜,让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跟在他身后的年轻男子颇为瘦弱,眉目间颇有中年男人的三分模样,一看便是前面这人的儿子。

  眼见二人走来,堂上的沈夫人微微蹙起细眉,沈玄贵怎么这个时辰来了。

  坐在太师椅上的萧佩喜也是一幕厌恶之情,好像看到了两坨臭狗屎一般,将丝帕子在脸前晃了晃,模样要多生动有多生动。

  中年人挺着走形的身材,屯着肚子一副趾高气扬的来到堂厅,扫视了一圈,目光停留在苏凤梧身上,骤然又转向别处,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直径走向堂上,坐在沈夫人一旁的太师椅上,他儿子沈青灿则是坐在躺下,手持折扇,一副谁人也不放在眼里的样子叫丫鬟给他沏了杯茶。

  萧佩喜眼见沈玄贵坐在沈玄庐生前的座位上,不悦的尖细道:“那是你该坐的位置吗?”

  沈玄贵笑了笑,无赖道::“我不坐谁坐,难道你坐?哼!后天是筠儿的大婚之日,劝你不要惹我,惹急了我,到了后天也让南陵城的城民说叨说叨,沈家大小姐大婚,自家院子里的堂叔叔都请不来,看丢的是谁家的人!”说到这里,他冷脸看了沈夫人一眼,多年来,他一直记恨着萧婉君把他逐出沈府的事情。

  萧佩喜不怒反笑:“哟呵!怎么着这是,不要脸啦?只当是筠儿没你这混蛋堂叔,还成不了婚了?”

  沈夫人看都不看沈玄贵一眼,脸色一看便是甩给沈玄贵看的,面无表情的对萧佩喜道:“哥哥莫要与他一般见识。”

  沈若筠大婚,作为她娘亲的沈夫人自然要想的周到一些,尽心把这婚事办好,不留话柄给南陵城的城民。若是大婚之日落下不是在众人眼前,难免会损了沈若筠的名声,毕竟古代的女子最看重自己的名声。

  沈夫人的话音落下,萧佩喜也知道轻重,眯了眯眼睛不再说话。

  沈玄贵看着萧佩喜冷笑了一声,似乎在得意于他现在在沈家的地位,转言说道:“我这次前来,是有件重要的事与你们商量。”

  众人看向他,他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于慧娘闻言后,则是浮出一丝不屑的冷笑,摆摆手中的丝帕子,把目光看向别处,她似乎知道沈玄贵要说什么事情。

  眼见众人不问他,沈玄贵看着沈若筠自说自笑道:“筠儿,听说京城李家的李公子对你爱慕至极?”

  沈若筠闻言后,轻轻皱了皱细眉,神情冷漠的看了沈玄贵一眼,没有理他。其他人则是同样皱眉,沈玄贵如今当着苏凤梧的面儿,说这些作甚!

  苏凤梧倒是神色淡淡,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默默的喝着茶,时不时看一眼沈玄贵那一副欠揍的神情,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沈若筠默不作声,沈玄贵也只当她是默认了,扭头对旁边的沈夫人道:“嫂嫂,李长琴李公子对咱家若筠那是百般的愿意,趁着大婚之日尚未来到,不如嫂嫂让若筠跟着李公子去京城,实在不行,后日直接换新郎,把新郎换做李公子,李公子可是当今皇太孙的表弟,家中也是掌管东宫的詹事机构,势力可谓是手眼通天呐。”

  沈夫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沉默了顷刻,又看向苏凤梧,心中虽然生气,却也没有说话,她以前告诉过自己,从此不在和沈玄贵这厮说一句话。沈夫人最后看了萧佩喜一眼,只见他愣了一下,转脸一副仿佛听到最好笑的笑话般的神情,心中顿时有底,想来凤梧自己会处理。

  沈夫人的默不作声,倒是让沈玄贵略显诧异,眼见在场的于慧娘也欲言又止,心下顿时知道她们的意思,他似乎会错了意,他以为在所有沈家人眼中,苏凤梧是配不上沈若筠的,只是碍于原先老太爷许下的婚事,不愿出口阻拦罢了,可是如今不同往日,京城李家的公子看上了沈若筠,依他家那手眼通天的势力,不说一个区区苏凤梧,就算整个沈府,李家若是有心对付,也是如捏一只蚂蚁。

  这时,沈玄贵以为没人反驳这一建议,他面容开花的笑了笑,不禁看了一眼苏凤梧,站起身来向安逸喝茶的苏凤梧走去,走到他跟前,神情不掩对他的厌恶,抬了抬眼皮瞥了苏凤梧一眼,不屑道:“你就是凤州柳什么絮县的苏…,苏什么来着?”

  旁边的沈青灿挑衅的看了苏凤梧一眼,阴阳怪气的附和嘲笑道:“这厮叫苏凤梧。”沈玄贵长长的哦了一声,趾高气扬道:“你就是苏凤梧啊。”

  苏凤梧把茶杯放在一旁,挑眉看着他,奇怪道:“你谁呀。”

  眼见苏凤梧说话的模样还挺横,沈玄贵怕是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了,一向目空一切的他冷笑道:“我是筠儿的二叔。”

  话音落下,不待苏凤梧说什么,沈玄贵居高临下的又道:“想必你也看的明明白白,筠儿被李长琴李公子看上了,京城掌管詹事府的李家才与我沈家门当户对,你若是识趣,去账房领些银子,记我账上,赶快离开沈家,别找不痛快。”

  “沈玄贵,你这泼……”

  沈若言对这个不守常规的姐夫挺满意的,时下听到沈玄贵这般侮辱苏凤梧,顿时娇怒,可是,她一句话还未说完,耳畔响起舅舅的尖细声。

  “放肆,大人说话,小孩儿甭插嘴!”

  听到萧佩喜的尖锐声,不仅是沈若言愣住了,在座的除了苏凤梧,每一个人都愣住了,尤其是沈玄贵,他心中不禁大喜,没想到就连一向看他不顺眼的萧佩喜也支持李长琴与沈若筠的好事。

  “言儿,莫要放肆。”

  眼见沈若言还要说话,沈夫人看了看萧佩喜的脸色后,面无表情的训斥道,又见萧燕巧想要为苏凤梧说话,严肃道:“巧儿,切勿心急,安心看着。”

  沈夫人之言,在场的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听出来,起码沈玄贵和沈青灿就听不出来。

  苏凤梧面无表情的摸了摸鼻翼,没搭理沈玄贵,对旁边的沈若筠笑道:“筠妹,这嘴歪眼斜的泼皮说他是你二叔,是吗?”

  请知悉本网:https://www.biquge78.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ge7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