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的细碎阳光,细细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的很是不凡,身上是一床棉被。

    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几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

    床榻边便是窗,精致的雕工,稀有的木质,窗外一片旖旎之景,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莲,不时有小婢穿过,脚步声却极轻,说话声也极轻。

    悠悠醒转的李孝诚有点发懵,满脸的不可思议,心里想着自己明明是死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有阴间吗?话说阴间也太人性化了吧?陈设有点奢侈啊,呵呵呵,想着想着就笑了,这样一来死了的话也不错,不一会儿屋子里进来一个小姑娘,小姑娘看见自己后先是一愣,然后转头就跑,边跑还边喊,

    “王爷,王妃,世子醒啦。”

    李孝诚咦了一声,心里想“什么情况?地府还有亲朋好友?这也太讲究了吧?”

    没想多一会儿呢,屋子里就进来了好多些个人,一个泪流满面的妇人快走几步来到自己面前。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生怕抱得不紧我就会凭空消失了似的,一边抱着一边还哭着说“谢天谢地,我的儿总算是醒了,可吓死娘了。”

    李孝诚听完这妇人说这些似乎有些明白了。自己好像没死,或者说自己“穿越了”,我去,原来我也能赶上一回时髦啊。

    在房间里一个个子不高长得也很一般的男人说话了“夫人先等会再与孝诚叙话,先让太医给孝诚号脉,看看怎么样再说。”

    “是,是,看把我高兴的,都忘了正事儿了,王太医,有劳了”,妇人连忙起身对背着药箱的大夫模样的人说。

    大夫很熟练的上前搭手一边号脉还一边盯着自己看,看的我感觉很别扭。

    “世子现在感觉如何?”大夫问道。

    “感觉如何?恩,头有点晕。浑身没劲儿,还有点酸痛,头有点昏昏沉沉的,以前有一些事情有些不记得了”我有点心虚的回答到。

    “恩,头部受创出现短暂的记忆缺失是正常的事情,能够醒来就是好事,先让病人休息,我再给病人开几副固本培元的药,王爷叫人去照方抓药即可,如果有事可以着人再来传唤下官”大夫对年约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和妇人说。

    听大夫这么一说,李孝诚心里就乐开了花,心道“果然很配合,恩,是个好大夫。”

    “有劳太医了,如我儿有事还少不得要麻烦你了”,中年男人边说边从袖子里取出两锭银子放到了大夫的手里。

    “医者父母心,治病救人是在下的本分”,大夫说的冠冕堂皇,但是仍然丝毫没有犹豫的收下了银子。

    妇人还想上前和我说些什么,男子上前拦下了她,说“先让孝诚休息吧,现在孩子已经没事儿了,今后有的是时间跟孩子说话。”

    妇人听后点点头,跟众人一起出了屋子,吩咐小丫头几句好好照顾少爷,说世子醒了第一时间通知他。

    小丫头送走了妇人回头开门走进屋子,站在床旁边看见自己家的世子睁着眼睛看着自己。

    “殿下不睡会儿吗?大夫说殿下应该多休息的”,小丫头歪着小脑袋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李孝诚开口问道。

    “我叫苹果,还是世子殿下您给起的名字呢,您都忘了吗?”小丫头回答到。

    我去。这名字。没想到我还有这恶趣味。

    “以后别叫苹果了。就叫平儿吧,听着好听些”,李孝诚说完就听着小丫头在那嘟囔着“又叫人家改名。说苹果好的是你,说不好的还是你。”

    李孝诚听到小丫头这么一说被逗的哈哈大笑说“,如果不喜欢平儿这个名字的话就继续叫苹果吧。”

    小丫头想了想,说,“还是平儿吧,只是世子殿下,求你以后别再改了。”

    “好的小平儿”李孝诚乐呵呵的说,闲聊几句够李孝诚就开始问正事儿了。

    “我睡了多久了?”,重生了,但是这个世界的记忆却是断断续续的,得从这小丫头嘴里套套话。

    “殿下已经睡了4天4夜了呢,可吓死大家了,尤其是王爷和王妃。夫人这几天每天都以泪洗面呢,但是好在神佛保佑,殿下总算是转危为安了”小丫头也是心有余悸的说道。

    “我是怎么了?怎么会昏迷那么多天?”,李孝诚试探着问小丫头道。

    “恩?殿下不会是傻了吧?”,小丫头自顾自的小声嘟囔了一句。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屋子里就两个人,李孝诚怎么可能听不到,只能随便编个由头说,自己刚刚醒来,有些东西不太记得了。

    小丫头一想,也是,大夫都说这是正常的情况嘛,然后说道“殿下偷偷出门骑马,结果却是不小心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摔到了脑袋,被人背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昏迷不醒了。“

    原来是这样,呵呵,这一世被我附身的人还是个淘气包啊,还没看到过这一世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呢,想着就准备下床到镜子面前看看,小丫头一看却急了”哎哎哎,殿下,大夫让你好好休息,不能下床呢。“

    ”没事儿,睡了这么多天早就休息够了,而且我也不出门,就是想下床转一转。“

    小丫头拗不过自家世子,只好搭手想搀扶世子殿下下床。

    ”别别别,哪就那么弱不禁风了,我自己来,自己来,自己走走也好早些好起来不是“,李孝诚嘴里一边说一边想,好家伙,上辈子自己是个穷屌丝,要啥没啥,总想着穿越以后来个妻妾成群,没事儿睡睡小丫鬟神马的,可是事到临头了,却不好意思了,嘿,真tm没出息。

    边想边走到了镜子面前,好家伙,被吓的打了一个激灵,这什么玩意儿,我上辈子都3https://.qu.la/book/15https://.qu.la/book/150585/7652022.html

    585/7652https://.qu.la/book/150585/7652022.html

    22.html

    岁了,这是啥啊?发育不良啊?不能啊,镜子之中的脸一看就是小屁孩儿啊,我晕,穿越的还真够彻底的。

    这几乎是穿越加重活了啊,老天可真是待我不薄,看来系统应该也不远了。

    接下来的几天李孝诚装傻充愣的找小丫头套话,对自己现在的情况总算是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自己出生在一个叫夏的小国家,位于世界版图的东北方,由自己的爷爷一手建立。

    自己的父亲排行第六,能力一般,长相一般,总之就是很一般,母亲是一个国内小世族的长女,为人勤俭,是一个好母亲,好妻子。

    夏整个国家只有一个州(辽州),辽州有14个府城,国都是沈城,由于国家比较小,所以只能在大国之中左右逢源,夹缝中求生存,而自己还有几天就十岁了,前世自己死于疾病,死后穿越到了一个平行世界,这个世界有8个国家,共十五个州外加一个蒙古。

    金,君主,完颜阿骨打(幽州)白山黑水之间的野蛮之族,人口几百万,成年男人几乎全是能战的控弦之士。

    元,君主,铁木真(蒙古)崛起于蒙古,典型的草原枭雄,雄才大略统一蒙古,控弦百万,人口几百万,

    秦,崛起,立国于西北,君主,嬴政(雍州,凉州,司州),靠其先祖几代人的努力,现今的秦已经被誉为虎狼之国,当世大国之一,民风彪悍,手下文武荟萃,人口千万计,文有吕不韦,李斯,武有白起,王翦领衔。

    魏,君主,曹操(青州,兖州,徐州,冀州,豫州),中原雄主,文武全才,土地辽阔,钱粮广盛,人口更是以数千万计,号称带甲百万,上将千员。

    明,君主,朱元璋(扬州,交州)崛起于长江以南,有长江天堑优势,但不安于现状,有进取之心,民风淳朴,南方富庶,国力强盛,麾下有徐达,常遇春,刘基等文武名将。

    唐,君主,李渊(原朝鲜,现改为朝州),曾是朝鲜国大将军,后趁乱夺国自立,虽国家贫困,但麾下有号称恨天无把恨地无环的儿子李元霸,又有文武双全的二子李世民,文又有长孙无忌,总的来说就是国力一般武力却不弱。

    汉,君主,刘邦(益州,荆州),崛起于微末,曾经是个混混,当了皇帝以后还总是没个正形儿,他自己说那是不拘小节,雄踞西蜀,川蜀素有天府之国的美誉,盛产粮食,刘邦个人能力最突出的地方就是驾驭人才的能力,不容小觑,文有张良,武有韩信。

    夏,君主,李思(辽州),小中立国,崛起于东北,李思有能力,有心计,无奈国小,国力不强,人口只有不到五百万,文臣尚可,武将能力不强,好在有六个儿子,能帮衬不少,但是也只能在各大国间左右逢源。

    当了解到了自己穿越的世界之后李孝诚就懵了,这是什么玩意儿,我要不再死一次回去吧?这特么是什么星球,我来干什么?我又能干点啥?我还穿越到了一个不到1https://.qu.la/book/15https://.qu.la/book/150585/7652022.html

    585/7652https://.qu.la/book/150585/7652022.html

    22.html

    岁的小屁孩儿身上,这特么是穿了个地狱难度吗?

    越想越心凉,这些“怪物”在哪朝哪代都是no1好吗,这玩笑开大了,李孝诚就在这种极度消沉的死循环下过了几天,直到它的出现,让他终于有了在这个世界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