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平安当然不可能对这突然出现的大汉没有一点儿防备,哪怕刚才他的伪装已经足够好了。

    不过或许是身上的伤的确太严重了,以至于影响到了演技的发挥,总之刚刚李平安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他手指动了一下。

    而他自己大概还没有察觉到,不知道自己一开始就有破绽落入了李平安眼中,还尽心尽力地继续要演好这一场戏呢,

    李平安心中暗笑却也选择了先配合他,然后卖个破绽给他机会,看看他会不会中招。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强弩之末撑不住了,还是说真的昏了头,这大汉竟然真按捺不住动手了。

    李平安设了陷阱等人往下跳,却怎么可能反倒坑了自己,早就防着他这一手呢。

    而被制住了的那人却是一个中年大汉,此时仰起头来才让李平安他们看清了他的脸。

    容貌很粗放,眉眼都长得很开,看起来就像是一张脸上五官都放大了一样,有些别扭奇怪但还算能让人接受。

    李平安没有用力,但身上的伤做不得假,那大汉突然呻吟了一声,叫道:“停、停、停……别、别动了……老子快被你干死了!”

    李平安冷笑道:“说得好!本来我好心好意过来看看你的伤情,还想着能救能帮就助你一把,却没想到好心喂了驴肝肺,你既然自己找死,我也就成全你了。”

    他说着,作势便要给对方来一下狠的。

    那大汉看出他眼神中是真有此意而不是只是唬人,当即大叫道:“别,千万别,老子可不想死,老子还没活够呢。”

    “你是谁老子呢?”

    “老……我,我行了吧?哎呀,这位英雄好汉,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你看在我身受重伤命不久矣,就暂且绕过我一条狗命吧?”原本还有些磕磕绊绊,但是说话越多越利索,差点让人怀疑他那伤势假的,

    不过他说话时候的表情很狰狞痛苦,背上的伤口上那血虽然凝固了却也是真的,还有额头青筋和冷汗,这些也足够打消怀疑。

    只是本来还以为是个刚强的人,毕竟能够忍着这么强烈的伤痛,可是一说起话来又实在将那份气氛败光了,真让人没想到这货如此没有节操。

    李平安抽了抽嘴角,瞥了旁边同样有些愕然的李小环一眼,问道:“你是何人,怎么会在此处?”

    “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明教‘天王老子’向问天是也。”说到这里,这大汉却自然而然又变成了一副庄重的样子。

    “向问天?”李平安心中一动,却不露声色,还一脸疑惑的样子。

    “天王老子”向问天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虽然外号跟实力搭不上,也就是说大话咋呼人的样子特别附和,不过这明教又是怎么回事?

    而且自己印象中的向问天虽然也有些腹黑,但勉强算个硬汉,也不是这么没节操没气节的啊。

    当然了,如果这又是电影世界中的人物那当他没说,因为他对电影里的向问天实在没什么印象,而港片中的很多角色却是都会走成搞笑逗比风,比如说“魔教教主”里面的华山派师兄弟。

    那么向问天变成一个没节操憨货,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了。

    向问天看他表情不似作假,而且旁边的李小环同样是一脸困惑的样子,心头也有些纳闷,“你们,咳咳……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

    “怎么,你很有名吗?”李平安眼皮都不抬一下,表示不屑。

    向问天嘿嘿笑道:“也不说很,小有名气、小有名气。没听过更好,反正也不是什么好名气。不过我刚才虽然冒犯了阁下,但终归你们没有什么损伤。若阁下真要我一死,也没必要这么麻烦,无需亲自动手,反正我已经身受重伤,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放任我自生自灭就行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龇牙咧嘴,还示意李平安稍稍放手,减轻痛苦。

    不过对于这种强词夺理的人,李平安从来不会惯着,冷哼一声手上再次用力将他压得嗷嗷大叫,才说道:“我们有没有损伤,都不是你能动坏心思的理由。”

    向问天满脑袋冷汗就如雨下,既是痛的也是紧张的,“英雄、大侠、大王……”

    李平安嗤笑道:“没想到你这家伙刚刚死都不怕了,现在反倒又怕痛了。”

    向问天道:“呵,死不过是一瞬间,长痛不如短痛,何况人固有一死,不过早死和晚死,自然没什么好怕。”

    李平安心道这向问天作为任我行的忠实马仔,不管是豪放性格还是逗比性格,都是在表面粗犷内心其实还是挺腹黑的,还需要防着他点儿。

    当然他也可以见死不救,不过看到了向问天,李平安又想到了东方不败和任我行,他对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有些兴趣,而对东方不败的身份也有些兴趣。

    既然如此,搭救这向问天一回也没什么。

    反正李平安只打算把他带出这里,到他自己的地方去就好了,顺手而为而已,救人救到底是不可能的,也没打算带着他上路,于是他又问道:“向问天,你可有什么去处?”

    向问天不明白他怎么有此一问,不过还是老实回答道:“我现在没别的去处了,光明顶已经成为一片废墟,何况距离这里太远了,也来不及赶去了。至于其他地方,我身上没钱,现在连客栈都住不起了,也只能暴尸在这荒郊野外了。”

    看来刚刚不是自己听错,确实是明教了,结合先前听说的这里明教乃是日月神教的前身,这么说是东方不败从明教中分裂出来,而任我行倒是很可能成了前明教教主了。

    只是看着向问天一脸落寞,李平安心中冷笑:你演、你再演。

    这就是在扮可怜,惹人同情,虽然他身上的伤是没错的,看他一直以来的表现就知道了,这种演是无法一直演下来的,但语气和表情太过就显得刻意了。

    他不知道向问天是缘何落到这个地步,不过猜应该也是和东方不败有关,不管是当初在明教分道扬镳的时候结的仇,还是后来加入了日月神教又叛出,毕竟现在日月神教的教主可是东方不败。

    但他既然还能在东方不败的眼皮底下活那么久,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儿布置?

    还有,那个所谓的“圣姑”任盈盈,向问天肯定也能联系上。

    “既然你没有去处,那你就在这里慢慢等死吧。”

    “哎?”向问天眼睛微动,跟着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叫道:“小……大师、大师,出家人讲究慈悲为怀,你怎么能够见死不救?”

    反正他的称呼完全随着需要而改变,李平安丝毫不受影响,淡淡道:

    “第一,在下已经还俗,不再是和尚了。

    “第二,就算我还是和尚,但出家人的慈悲,也只对与我佛有缘之人有效。对你这等人,恐怕是没什么必要了。”

    向问天急了,他也发现了李平安并没有打算杀他,反倒真有搭救他的意思,既然如此哪还能不赶紧把握住机会,顿时反过来抓住李平安的手道:“大师,你带我走,我知道,我知道还有一个地方,那里肯定有人能够接应我。”

    李平安不露声色地将向问天的手脱开,转头看了李小环一眼,不过她显然没什么主意,全看他自己决定。

    李平安又故意想了想,才皱眉道:“你先说说地方,若是顺路的话,倒可以去一去,若是不是,那便恕我爱莫能助了。我们的时间,可也很赶呢。”

    “顺路、绝对顺路!”

    “顺不顺路,可不是你说了算。”

    “是、是是……”跟着,向问天便说了一个地方。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