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手办,看起来挺贵的吧。”

    “手办啊,听说过,价格应该超过一亿的,就这样碎掉实在太可惜。”

    “奇怪,手办怎么会从床上掉下来呢?”

    “别管手办,于玫心好像醒了。”

    周寒和祝清雅赶紧凑到床边,只看见于玫心的头发眉毛都结着冰霜,差点吓得跳起来。

    三十多度的气温下,怎么会结冰?

    他们赶紧拿出纸巾将于玫心头上的冰霜抹去,然后探其体温,是正常的温度。

    这时候,冰岚再也无法装睡,都已经这时候了,再装睡就太虚假。

    于是,她打算假装于玫心,将偷东西的事情都推到于玫心头上,反正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做,每一次被发现,别人也只会认为是于玫心精神分裂出的第二个人格干的坏事而已。

    她慢慢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用柔柔的目光看向周寒与祝清雅:“我睡了多久?”

    祝清雅俯下身子,将她脑门上的乱发拨开:“你睡了差不多九个小时,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发冷?”

    “是有点冷,不知道怎么回事……”

    冰岚缩了缩身子,将被子裹得更紧。

    这时候,周寒忍不住问道:“你的身上为什么会结冰呢?”

    这个问题问得好,正好能借此将身份伪造,冰岚内心暗笑,脸上却是茫然:“可能是冰岚的关系吧,她呆在我身体里,就会经常出现一些奇怪的事情。”

    “也对,她是来自异世界的女骑士,没有身体的承载,能力会偶尔失控也不稀奇。”

    “对对对,你说的没错!”

    冰岚心中乐开了花,面前的这个周寒也太蠢了,竟然还会帮助自己完成谎言。

    祝清雅扯了扯她的被子:“你赶快起来吧,别再睡了,我们要跟你商量重要事情。”

    冰岚眼神闪烁了一下,突然深吸了一口气:“在我起床之前,我们能不能做个约定?”

    祝清雅眉头一挑:“什么约定?起床还要约定?”

    冰岚干笑了两声:“约定就是,我起床之后,你们不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同时,不能骂人,不能打人,不能大喊大叫。”

    这是什么奇怪约定,该不会是在精神病院里待得太久脑子坏掉了吧?

    虽然心中疑惑千千万,但祝清雅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行,答应你。”

    冰岚松了一口气,抓着被子,然后一掀,祝清雅的小嘴惊得差点合不上。

    而周寒,则是发出了一声怪叫:“婷婷和小鸥有毒吧,给你套这么多衣服,这不是要故意闷死你吗!”

    声音很高,客厅里的人全都被惊动了,特别是白小鸥,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拖鞋也顾不上穿就打开房门冲了进来。

    当看见冰岚身上那四五套衣服之后,惊得捂住了小嘴,连眼镜度差点扶不稳,而当看见躺在地上已经碎掉的手办之后,尖叫声瞬间突破指缝。

    就在这时,一阵由远至近的拖鞋踢踏声突然传来,随后,苍婷婷那散发着迷糊气息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当手办碎块落入她的瞳孔里,她竟然一翻白眼,高挑的身体瞬间软化,若不是韦苗苗眼疾手快,她恐怕会当场摔倒。

    五分钟后……

    卧室已经被整理好,手办的碎片放在客厅的桌子上,一圈女孩子,和一个脑子还有点转不过弯的男孩子,围绕着手办碎片端坐着,就像是在祭奠一具真正的尸体。

    最先打破沉默气氛的是苍婷婷,她先是用愤怒的目光瞪了周寒一眼,然后再依次看向祝清雅和已经更换正常衣服的冰岚。

    “你们三个人老实交代,为什么要杀死我的手办?”

    说完,目光又回到周寒身上,目光中透露出的意思很明显:坦白从严,抗拒必死!

    周寒只感头大,他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触碰过手办啊!

    这时,祝清雅弱弱地举手:“其实呢,我刚才和周寒进房间,是为了喊醒于玫心,哪知道手办从她的被子里滚了出来,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说罢,她看向冰岚,冰岚眼神变得不自然:“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睡着的时候梦游了,以前也有梦游,醒来的时候身上经常会多出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梦游盗窃?”白小鸥像个侦探一般摸着下巴:“这种事情在破案小说里的确出现过,不过那只是小说,现实里应该不存在才对。梦游的人其实是没有什么力气的,所以很难抓得住东西。”

    苍婷婷抓了抓头发:“不管是不是梦游偷东西,反正现在摔坏了,你们得赔!”

    说话间,她右手往前一伸,正正好好指向周寒。

    周寒愣了楞:“讲点道理好吧?又不是我摔坏的,你别指着我!”

    苍婷婷就像一个红了眼的猫,只想在周寒的脸上留下深刻的爪印:“你在我的房间里,就有着重大的作案嫌疑,你当然也要赔!”

    “这是什么道理啊!”周寒大声喊冤:“我真的没碰过那东西!”说着,他看向白小鸥:“你们家里难道就没有监控摄像头什么的吗?还我一个清白啊喂!”

    白小鸥耸耸肩:“很可惜,摄像头只在大门口装有,家里面是不装的,要是被谁入侵偷窥就麻烦了。”

    她入侵过的监控设备数不胜数,在她看来,摄像头就是一双容易被别人利用的眼睛,毫无安全性可言。

    周寒揉了揉脸,没好气地看向苍婷婷:“总之呢,我是不会赔的,你别无理取闹。”

    “谁无理取闹了!”苍婷婷就盯上了周寒,真正的罪魁,还有跟周寒一样在房间里呆过的祝清雅却是根本没去理会。

    就在这时,祝清雅终于看不过眼:“婷婷,你这一次真的很过分!我自己都没有这样的无理取闹过!”

    “就是,清雅姐都没有婷婷姐难缠!”一直没有说话的周彩也附和道。

    苍婷婷撇过脸去:“我不管,总之周寒必须得赔钱。我这个手办可是绝版,网上售价可是十万以上的。难道你们想让于玫心赔我?她有钱赔吗?”

    一旁的冰岚闻言非常心虚地低下脑袋,不过她的心里却是没有半点懊悔,反而还有点窃喜,一个小小的手办就破坏了这群人的情谊,简直不要太爽。

    只不过,她还是感到有些不安,因为幽香一直在盯着她,从见到她的那一刻开始,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上。

    “好了,”周寒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谁犯的错谁承担,于玫心暂时还没有钱,所以我可以替她垫付。”

    就在苍婷婷将要露出得意的神色时,他突然凑到苍婷婷面前,用阴森森的语气继续说道:“这垫付并不代表我承担了责任,你最好搞清楚,再无理取闹的话,可不排除我会做出过激的事情。”

    被人冤枉的滋味谁都不想体验,可是为了不让情谊破裂,周寒还是用他的方法极力挽救了。

    在他看来,苍婷婷只不过是在闹小孩子脾气,若是就这样决裂,那就太遗憾了。不过也不能让其气焰更嚣张就是了。

    “切,还对我做过激的事情?来呀来呀!”苍婷婷一副不屑的表情。

    周寒深吸了几口气,还是忍了下来,对方现在是受害者,虽然无理取闹,但的确有着无理取闹的资格。

    而之所以发生这一切,都要责怪于玫心,不但没有身为客人的觉悟,还随便偷东西破坏东西,品德这一项可要打个大大的问号才行。

    就在他刚想责问于玫心的时候,一直旁观的幽香突然露出明了的笑容:“冰岚啊冰岚,你还是这样的幼稚无趣,不但偷东西还栽赃别人,恶心的癖好为什么就不能改变呢?”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愣,大家一直都以为控制于玫心身体的,是于玫心原本的灵魂,所以都很是失望,一个长得如此正直的女孩子怎么会偷东西还搞破坏?

    直到现在,大家才终于搞明白,偷东西的不是于玫心,而是冰岚!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