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刚转过头的玛尔斯就看到道路旁有个黑影鬼鬼祟祟的打量着这里,走近两步一看居然是利尔斯。

    “关你什么事?滚滚滚!”利尔斯转头瞪了他一眼,脱口而出道。

    “你想找茬?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快滚,不然我进去告诉执事长老说有学员滞留在外面鬼鬼祟祟的。”玛尔斯捏了捏拳头,嘴角不禁上挑,不怀好意道。

    “你!你给我记住!”利尔斯也是奇怪,听他这么一说好像也是怕了,死死地瞪了他一眼就扭头离开了。

    “真是个古怪的人。”玛尔斯有种直觉,利尔斯肯定在打什么坏主意,应该不是对他的,他来学院一定是带有某种目的。“希望你下次能被我撞到你在干坏事。”

    一直被利尔斯明里暗里下绊子的玛尔斯恨不得找个理由狠狠揍他一顿。

    “桂姨晚上好。”来到食堂的玛尔斯惯例是先帮忙,等到学员们的用餐时间结束了再一起跟后厨的各位叔叔阿姨们一起吃饭。

    “小玛尔斯,能帮姐姐换一份新的餐具吗?”

    “小弟弟,姐姐想要一条热毛巾。”

    “哟,今天脸色可不太好,是去干什么坏事了吗?咯咯咯”

    “哎呀,你这人胡思乱想什么呢,玛尔斯那么乖怎么可能像你说的那么不老实。”

    “说不准呢,人家也是个大——男孩呢。”

    “死丫头,眼睛往哪飘呢,哦呵呵呵,我错了..”

    玛尔斯无奈地摇了摇头,急忙躲回后厨,看得桂姨一乐。“没想到你还挺受欢迎的。”

    “学姐们真热情。”玛尔斯闻言一阵苦笑,同年级的学员大多都都看不起他,而高年级的学姐们有事没事,总拿他取乐,虽然没有太大的恶意,可能是贵族大小姐们的兴趣爱好吧。

    “你是第一个在这里帮忙的学员们,又长得好看,自然是招人喜。”桂姨夸道。

    “你也跟着她们一样拿我寻开心。”玛尔斯念叨一句就去旁边洗碗了。

    晚餐依旧是甲级菜单的食材制成的,每当吃着晚餐时玛尔斯总算感慨有钱就是好,瞧瞧这美味可口的食材,一天三餐都能吃上,而自己还是从别人三餐的食材中扣出点边角料才凑出一顿的。

    就算是这样也比大多数人好多了,要知道整个宿舍里,就他一人每天都能吃得上甲级菜单的饭菜,连商贾出身的小胖子都舍不得花那么多钱来吃这个。

    吃完洗碗时不由得感慨自从来到学院后自己真的是变得勤快许多,看来环境和经历真的能改变一个人,或许这里并不是自己当初所设想的生活,却过的也以往的更充实。

    虽然玛尔斯偶尔会有些小感伤,特别是在丢人时,被排挤时会有这种情绪,但是这么多年的经历也不是白过的,内心早已不是那么的脆弱。况且现在有的吃有的睡还有的学的生活可是比当初幸福太多了,那点小烦恼又算的了什么呢?

    来到了藏书阁,同阁主打了一声招呼后看了一眼大厅,又没看到波斐儿的身影。

    “都两天没来了。”玛尔斯内心暗道,阁主也是絮絮叨叨地念着波斐儿,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对他一直是很有礼貌,时不时还会关心他,结果两天没来倒是有些想她了。

    “孩子,明天去找找那个女娃。”

    “好的,阁主爷爷。”阁主下令了,玛尔斯答应下来,这可是他在学院里少数不多亲近的人,关心一下还是有必要的,就算阁主不说玛尔斯也会自己主动找上门去。

    隔日,玛尔斯来到学堂外想了一会,还是抬步走进学堂,早上时间紧,过往的学员也多,在这里等波斐儿不太合适,还是等中午约她一起去食堂。

    “一阶金系魔法就只有这两种,都是辅助型魔法,虽然我们将它们两个分为增幅和牵引。但是从严格意义上讲它们不算魔法,只是金元素的两种基本的应用形式。增幅昨天也讲过,让金元素短时间内聚集起来,使得目标变得更加坚固和具有破坏力。”

    “而牵引控制的是目标所蕴涵的金元素,让它们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进行活动,比如实战中使对方手中的武器脱手,铠甲离身等。”

    “虽然都是辅助型魔法,但是要懂得灵活使用,建议金系术士可以学一些防身的体术和搏击术,配合一阶金系魔法。”

    易讲师今天同样说出了金系术士尴尬境地,那就是低阶魔法没有杀伤力。

    “还有两天,课室内部比试开始,届时将在训练场进行,还请大家提前准备,并且牢记在比试过程时的安全事项。”

    说完易讲师就离开了,早已迫不及待的玛尔斯立马起身,结果脚步还没迈开。

    “玛尔斯~”

    “这婆娘!”琳自那天事起,安分了好几天了,只是每天格里莱和瀚看他的眼光中总是带有不善。

    今天不知发什么疯又叫住他了。玛尔斯内心深处不断挣扎,很想转身拉开琳的手拒绝她,又不想这么做。

    不想被大家认为自己是怂了,怕了瀚和格里莱才有意与琳拉开距离……“怕个头!你自己的龌龊想法自个清楚!别给自己找借口!”

    玛尔斯自贬一句,没错,自己就是觉得琳好看,想多跟她亲近亲近,所以才犹豫,其他的想法不过是为了掩饰这个真实想法而找的借口。

    “干嘛!”玛尔斯绷着脸没好气道,语调有些不自然。

    琳噘嘴一笑,娇嗔道:“你这么凶做什么?讨厌!”

    “完了,你又坑我。”玛尔斯内心无力吐槽,果不其然。

    “这混蛋!真不要脸”

    “得意忘形,还装作一件不乐意。”一些心生怨气的小声骂道。

    “嘻嘻,对不起啦!你别生气了~”琳仿佛没察觉到周围的异样,主动拉起玛尔斯的双手甩呀甩,撒娇道:“中午能陪我一起享用午餐吗?”

    “我的好姐姐哟,你为什么要火上浇油!”看着周围的气氛越来越不对,玛尔斯不管琳举步就走。

    “哎呀!”琳似是懊恼地跺了跺脚,随即有跟想到什么似的,转头冲大家嫣然一笑,道:“他有点害羞呢!大家不要生他的气,其实他人很好的哦!”

    说完如欢快的蝴蝶一般,蹦蹦跳跳地离开了课室,课室里顿时唉声一片,纷纷替她打抱不平。

    “这家伙这么可恶!琳琳姐凭什么就看上他了!”

    “心疼琳,放下身段给平民一个共进午餐的机会还被拒绝,还得为他开脱,玛尔斯真不像话。”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