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卧槽!!”

    她不至于这么背吧?一次应该不至于中奖吧?可她曾经就是一次中奖过。

    苏黎头疼。

    “梨子,你脑子里想什么呢?竟然连这么重要的事都会忘。”

    这一点连池年都不敢恭维她。

    苏黎扶额,“当时被陆辰九和他妈搅得都快脑子短路了,压根就没记起这事儿,再说了,现在还有谁发生*不主动戴雨伞的?他不怕染病我还怕呢!”

    真他瞄的上辈子欠了陆家的。

    苏黎烦得直挠脑袋。

    “不过这事儿吧,咱们也该往好的方向想,这你要万一真怀上了吧,就趁势跟陆辰九把这破婚给离了,然后咱们再来个母凭子贵,揣着这球直接嫁给陆大boss,这样不就所有人都皆大欢喜了吗?对吧?咱们陆总可比你家陆辰九优秀了不下十倍也有百倍了吧?”

    苏黎一拍池年的脑门,“你还真是吃瓜不嫌事大!是不是忘了你们家陆大boss还有个儿子,有个未婚妻的事实?”

    “哎呀!”

    池年吃痛的嚎了一声,她一边揉着脑门一边道:“说来也奇怪,陆总和他未婚妻不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吗?这孩子可都五岁了,为什么就是不成婚呢?”

    “谁知道呢!豪门里的那点破事儿没人理得清楚。”

    “我看啊,说不定是咱们陆总根本不喜欢他未婚妻,所以才一直拖着了。”

    “是吗?要真是那样,那你们家陆总也是个渣男无疑了!”

    “……”

    “我看我明天还是去一趟医院吧!”

    “梨子,要真怀上了,你打算怎么办?”

    “拿了呗,还能咋的?”

    “……”

    好像真的除了拿掉,还真无计可施了。

    要她真怀上了陆宴北的孩子,还生下来的话,那陆家恐怕真的就要彻底鸡飞狗跳了。

    陆宴北回家,才把车钥匙扔茶几上,他家小恶魔就光着小脚丫子从楼上跑了出来,“你去哪了?为什么这么晚才回家?我打你电话也不听。”

    陆宴北瞥了儿子一眼,取下脖子上的领带,扔沙发上,“你是我妈,还是我老婆?我的行程没必要跟你这小屁孩交代。”

    “你一没妈,二没老婆,我身为你儿子,当然得身兼这项重任了。”

    “……”

    有时候陆宴北真的觉得,他生的不是儿子,而是老妈子。

    小璟宸爬上沙发,站在陆宴北跟前,有模有样的在他身上嗅了嗅。

    陆宴北忍不下去,拎开儿子,“你属狗的?”

    “老爸,你最好坦白从宽,是不是出去泡妞了?”

    “这跟你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万一你要给我找后妈呢?”

    陆宴北解衬衫纽扣的手顿了一顿,才道:“不会。”

    想了一想后,又问璟宸,“你还是希望我能娶你妈咪?”

    “这个嘛……”

    小璟宸还真托腮认真的思考了一小会儿,而后,慎重其事的点了点小脑袋,可下一秒,一颗小脑袋却又摇成了拨浪鼓。

    “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

    小璟宸坐在沙发上,埋着颗小脑袋,小手指在皮质沙发上抠得‘吱吱’响,就听他赌气般的闷声道:“结不结婚也无所谓,反正妈咪也不喜欢我。”

    陆宴北心口一闷。

    他伸出手,一把将儿子抱到自己腿上坐好。

    下巴抵在他的小脑袋上,故意用胡渣轻轻厮磨着他的小脑袋瓜子,“胡说什么呢!这世上哪有不疼自己孩子的妈咪?等她回来以后,我们再好好找找谈谈,到那时如果你希望我们在一起,那我就娶她。”

    其实,璟宸的这个心结也一直是陆宴北的心结。

    他一直想不明白,既然璟宸是她黎楚晴亲生的,可为何她给予璟宸的疼爱总是那般刻意,说是爱他,更多的倒不如说是讨好。

    而每回璟宸调皮捣蛋的时候,她总没耐心与他好好讲道理,更多的不是打就是骂。

    起初陆宴北并不知情,直到有一次两岁的璟宸无意中扯断了她一根项链,结果她气得直接把璟宸推倒在了地上,脑门磕到茶几角,流了一地的血,被送去了医院之后,陆宴北才发觉。

    才不过两岁,额头就被缝了四针,直到现在疤痕也还未全部褪去。

    之后璟宸也不再粘着黎楚晴,而陆宴北也不敢再让她带孩子,后来璟宸也就直接由他一人抚养了。

    这些年,他虽与黎楚晴定了婚约,但因为这件事的缘故,陆宴北至今也没把成婚一事提上日程来。

    当然,给璟宸找后妈的事儿,他更没想过。

    他倒挺乐意陪着儿子,孤独终老。

    ***

    翌日,清晨——

    苏黎看着镜中自己那双红肿的唇瓣,她懊恼的狠狠咬了咬下唇,当作是对自己的惩罚。

    “嘶——”

    她疼得直皱眉。

    “苏黎啊苏黎,你疯了还是傻了?脑子不清楚了吗?你惹谁不好,居然去惹陆宴北!他可是陆辰九的叔叔,亲叔叔啊!”

    昨儿晚上她竟然可耻到……主动强吻了他!

    太可怕了!

    现在想起来,苏黎还悔恨不已。

    当时的自己当真是被嫉妒和恨意冲昏了头脑啊!

    “咚咚咚——”

    苏黎正抓狂间,洗手间门就被池年从外面推了开来。

    她探了个脑袋进来,“还没解小手吧?”

    “没,干嘛?”

    “给!”

    池年递了个小袋子给她。

    “什么?”

    “验孕棒。”

    “……”

    “刚下楼运动,看楼下药店开了门,就正好替你买了几支回来。你别傻愣着了,赶紧测测去吧!我问过了,晨尿是最准的。”

    “哦,哦,哦!好。”

    苏黎坐在马桶上,拿着验孕棒的说明书研究了好几分钟,尔后才正式进入验孕过程。

    等待结果的过程明明不过几十秒钟,可苏黎却感觉漫长得像一个世纪之长。

    而池年也同在洗手间外不停地来回踱着步子。

    两分钟过去——

    “梨子,怎么样了?结果出来了吧?”池年拍了拍洗手间的玻璃门。

    门拉开,苏黎垂着脑袋,一脸丧气的走了出来。

    “怎么了?”池年见她这副模样,心都跟着拎了起来,“不会真有了吧?”

    “噔噔噔噔——”

    苏黎忽而把结果往池年跟前一亮,展颜笑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一条杠!姐们逃过这一劫了!”

    苏黎兴奋的抱住池年,蹦蹦跳跳的像个孩子。

    “你这臭丫头,吓我一跳!”

    池年也终于替她松了口气。【谢谢宝贝们的打赏】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