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第三代吸血鬼

    刚走出咖啡屋,就遇到了舍友高易,被他一把抓住:“好小子,老实交代,我刚看见你和一位美女同桌共饮!”我苦笑,问到:“是吗?我怎么没看到你?”高易到:“少废话,快说!真不错啊!小子!”我当然知道他指的什么,只好应付到:“别瞎说!”高易一把抓住我道:“你说不说?”我道:“好了,不说这个好不好?”“不好!”高易一副要和我干架的样子。我和他闹了一会儿,道:“别闹了,我还有事呢!”高易看到了我手中的书,叫到:“老大,弄这么多吸血鬼的书干什么?你什么时候对这种东西感兴趣的?”我掩饰道:“只不过是借来看看罢了,别大惊小怪的!”高易毫不怀疑,在我耳边小声说:“我说,刚才那个是不是计算机系的姜蓝蓝?”我一脸惊讶:“你怎么知道?”高易打了我一拳,笑到:“可能就你这种怪胎才不知道,那可是v大的校花!虽然我只看到一个背影,但已经可以猜的八九不离十了。”我装模作样的上下打量了高易几下,道:“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这一手,不用说,前世一定是情圣级的人物。”高易一脸坏象:“废话!”我一把拨开他:“去你的,我没时间陪你玩!”说完,快步向前走去,一心想甩掉他,还有头上的太阳,始终是个问题。高易这小子不知死活的在后面跟着大叫:“你是怎么弄上手的?要知道,追求她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了。”我猛的停住,害的高易刹不住扎,直撞在我的背上,大叫一声:“干什么!你怎么走路的?”他抬头只看了一眼我的脸色,就不说话了,“老大,不用这么生气吧,我只不过是在开玩笑罢了。”“是吗?”我自己都觉得我的声音好恐怖。“是的,好了,好了,下次不敢了。”高易的声音有点发颤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知错就好,下不为例。”“是,是——”高易如获大赦。这时,我们已经站在宿舍楼前了。————————————————————————————————刚进宿舍,赵小龙一把抢过我手中的书,叫到:“吸血鬼啊!王枫,你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了?我可是专家。”我心中一动,赵小龙整日看这些东西,应该比我了解吸血鬼。“都是些重复的东西。”赵小龙略微翻了翻我手中的书道。我问:“你有什么不同的吗?”“当然!”赵小龙钓我胃口,“不过——”“不够义气,这么点书都不舍得。”我激他。赵小龙才不吃这一套呢,道:“就是舍不得,你又拿我怎么样?”“我吃了你!”我气道。“你敢——”赵小龙一点都不怕。我也拿他没办法,毕竟不能真的吃了他。虽然我是如假包换的吸血鬼。先看一看手中的这几本书吧。赵小龙看我不和他起哄,自讨没趣,也不言语。到晚上九点,我才算勉强把几本书看完了,没想到吸血鬼也有这么多规矩,还分这么多种族,不知道alvin是哪一个种族,盼望千万不要是诺费勒族(nosferatu),我可不想变成丑八怪,不过,看alvin的样子,不太像,稍微安心一点。室友们都在看书,当然,看的都是我借的有关吸血鬼的书,今天晚上肯定有人睡不着。我穿上衣服,向外走去。高易问到:“这么晚了,你去哪里?”我说:“睡不着,出去走走,可能今晚就不回来了,你们帮我顶一下。”赶紧关门,把三位室友的叫骂声隔在门内。我要去找alvin,有很多事需要问他。————————————————————————————————我又一次踏进alvin那所在a城西郊的像古堡一样的房子。开门的是一个女人,我好象记得上次走的时候没有见除我和alvin的任何一个人或吸血鬼在这座城堡中出没。我有点疑惑的望着那个女人,问到:“你是——”“alvin在等你。”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也不好意思再追问。只好随着他向屋内走去。我进入屋内,看到alvin正威严正座,我道:“有什么问题吗?”alvin的口气一点都不轻松:“看来,我实在有点大意了,没想到有那么多的人对你感兴趣,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你一直跟着我?”我听出了alvin的话外话。alvin瞪了我一眼,道:“要不是我跟着你,你早就成了别的血族的口中食了!像你这种辈分如此之高,能力如此之低的血族真是提升代数的不可多得的精美食品。”“你把他们这么样了?”我明白一定没有好事。alvin叹了口气,没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道:“你对血族了解多少?”我摊了摊手,道:“几乎一无所知。”alvin又叹了一口气,道:“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挑你做我的后裔。”我没说话,心里想:谁知道,我想做这个什么后裔啊?alvin摆了摆手,道:“你知道血族的种族吗?”我连忙点点头,这还是我刚看来的呢。alvin道:“我是一个怪种,身上间有三种种族的特性,这在血族中是十分罕见的,我三千年的日子毕竟不是白过的。记好了,我们拥有妥芮朵族(toreador)、冈格罗族(gangrel)和睿魔尔族(tremere)的特性,你要知道,为了获得这些能力,我不知喝过多少血族的血呢。不过,你现在还不能有这些能力,毕竟,你太弱了。”不会吧,书上从未说过有吸血鬼可以拥有几种不同的特性啊?“你不相信?”alvin看的出我的疑惑,“你们人类所认识的血族实在太浅显了,还有很多你们不晓得的事呢!”我回想了一下,alvin所提到的三个种族,一个是所谓的兽人族,怪不得我的指甲可以变长,肯定是兽化的现象。另一个是什么妥芮朵族(toreador),好象是一派唯美的吸血鬼,alvin的外表这么有魅力大概和这个有关吧。最后一个种族好象是那个人类魔法师变成的吸血鬼,不知道这个种族有什么特殊的技能。我问到:“三种力量是均衡的吗?”alvin震动了一下,仔细望了我几眼,道:“还是第一次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你,最初,我是妥芮朵族(toreador)的一员,后来,由于意外的得到了第四代冈格罗族(gangrel)族长老n的血液,并得到了睿魔尔族(tremere)的奇术,两者结合之下,我竟然拥有了冈格罗族(gangrel)的特性。然后,为了提升力量,我疯狂的追杀高辈分的血族,但是,直到今天我也只能运用这三个种族的异能。”alvin接着说道:“在血族中,是可以靠吸取高一级的血族的血液来提升自己的能力,像你这种人是最好的饮料了。”“那我怎么办?”我可不想成为他们的食物。alvin道:“在最近这二十五年中,我要一边锻炼你,一边保护你。”“二十五年?”我惊呼,“开什么玩笑?难道没有快一点的方法?”alvin气道:“你以为是干什么?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血族是需要时间的,你以为和玩一样啊?按你现在的状态,一个最低级的血族都可以毫不费力的作掉你,想要生存就要训练。”我心道:惨了,二十五年,开玩笑,这么会这样,我的生活全完了。alvin看着我的脸色,说道:“好好的跟着我,不会让你吃亏的!除了像k这种第三代血族,我还没有害怕的。”我问到:“k是谁?”alvin倒吸了一口气,道:“k是冈格罗族(gangrel)族的第三代血族,你知道什么叫第三代血族吗?”我点了点头,书上说第三代血族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横的生物了,他们的能力已经接近神的级别了,事实上,他们就可以说是神。alvin沉默了一会儿,道:“今天,我发现在对你感兴趣的血族中有一个很特别,好象是k,我不敢肯定。”“不会吧!”我叫道:“那我岂不是死定了?”alvin道:“不完全是这样,我也不是太好惹的。”我的好奇心来了,问到:“追着我的还有些什么人?”alvin淡淡的说:“只不过是几个六代血族而已,已经知难而退了。”开什么玩笑,六代?血族亲王也不过是六代血族,alvin这么轻而易举的把他们打发了?好强的实力!我正想说几句恭维的话,那个开门的女人突然闯进来,道:“alvin!k找来了!”“什么?”我和alvin一起目瞪口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

    第五章选择

    “让他进来。”alvin道。“不用了,我已经进来了。看到你还活着真好,alvin。”随着纯正的中文传来,厚重的木门被无声的推开了,一个看上去有五十来岁的高大老者握着手杖缓步走了进来。看上去他的脸更像什么动物,凡是露出衣服外的地方都长满了厚厚的一层毛发,怪不得书上说冈格罗族(gangrel)的吸血鬼最后都会变的像某种动物。alvin打了个眼色,让我站在他的身后。然后,不动声色的说:“k,好久不见,为什么一见面就冷嘲热讽?老脾气还是改不了。”k的眼中射出了愤恨的神色,他和alvin之间绝没有那么简单,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们间的火药味。k毫不客气的坐在了alvin的对面,笑到:“是啊,我是该改一改自己的脾气了,对你这种小人,不能用直接的办法来解决的。”alvin好象无意识的摆了摆手,道:“我是小人,不就是吃掉了一个你的后裔吗?用的着跟我对立这么多年吗?”他顿了一顿,又道:“是不是被狼人逼的走投无路了,有空来我这儿?”我猜的没错,看来那个倒霉的冈格罗族(gangrel)第四代血族就是眼前这个k的后裔了,记得什么地方说过,冈格罗族(gangrel)的血族都是很豪爽的,但是要是惹怒了他们,也有的你好受的。k用手杖敲了一下地面,道:“少废话,你为了保存实力,这么多年都没有发展后裔,我还以为永远不可能抱那一箭之仇了呢。现在——”不把话说完,k的眼睛就直在我身上扫来扫去,看的我十分的不舒服。不会吧,这老家伙在打我的主意?开什么玩笑!alvin觉察出了我的不安,冷冷的望着k道:“他前几天才成为我的后裔,还是个childe,你不会对这种雏儿下手吧。”k怪笑了几声,道:“我当然可以等,等上个几十上百年,我是不会太不耐烦的,但是,希望在我得到杀他的机会之前,他不要先被别人解决掉了才好!”alvin道:“这个不用你操心,我自会安排一切,等到王枫有了足够的能力后,我会让他去找你的,毕竟,这事迟早要有个了结。”k看了alvin好一会儿,道:“好,我就相信你一回,我等着。”说完,他又用那种十分奇怪的目光看了我几眼,叹道“alvin,真佩服你的眼力,要是carl有他的一半资质,就不会被你吃掉了。”这几句我道是听的懂,看来我还是被认为是血族中不可多得的人才了,真不知道这是福是祸,唉!k站起来,向外走去,不忘扔下一句话:“我说,好象有几个羲太族(followersofset)的家伙盯上了你的后裔,你小心一点,我的建议是你最好一步都不要离开他。”说完,k带上门出去了。alvin自言自语到:“羲太族(followersofset)吗?麻烦,狼女!交给你了。”一直和我一样站在alvin身后的女人闻言发出了一声低吼,竟好象是狼叫一般,狼女?她到底是什么东西?是血族吗?我疑惑的望向alvin,想从他那里得知一个答案。狼女一言不发的走出了房间,alvin示意我在刚才k坐过的地方坐下来,静静的看了我一会儿,道:“你需要知道一些东西。”和我的想法一样,我不说话,静静的听着。“要知道,像k这样的第三代血族整个世界上就只出现过十二个,现在,或许还有十一个存活在世界上,比之神,他们也差不到哪去。”“由此,你可以推想他们的强大,有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对你的修行是很有帮助的,或许,你可以比我预料的更快达到我要求的层次。”alvin从桌上取过一瓶酒,灌了几口,接着说道:“在血族中,力量就是一切,我们实行的是绝对的弱肉强食原则,没有人可以逃脱。”他看了我一眼,“像你这种菜鸟,如果没有我照顾,只怕连一天都活不了。”alvin把手上的酒瓶递过来,我摇了摇头,alvin不耐烦到:“不是酒,尝一点,新鲜的。”我很好奇,是什么东西?接过来一闻,一股血腥味直冲进鼻腔,原来是血,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可能出于我的人性还没有完全消失,我对这些东西十分的反感,连忙又放在桌子上。险险压下由于血腥味带来的欲望,吞了一口吐沫道:“我不想喝这种东西,有没有水?”alvin奇怪的望了我一眼,又拿起酒瓶道:“像你这种刚刚变成血族的人虽然对血的欲望不是那么强烈,但是很少有血族可以抵挡鲜血的诱惑。”他又吞了一口鲜血,咕嘟到:“真是个怪种。”我添了添干裂的嘴唇,问道:“没有别的什么可以喝的吗?”alvin没好气的道:“没有,任何美味对于我们都是一个味,你应该学会去品尝各种不同的血液的味道,你会发现,不比以前的山珍海味差!”这时,屋外传来几声惨叫,我想起出去了的狼女,问道:“狼女是不是你所谓的狼人?”alvin叹了一口气道:“你真该补一补有关的知识了,狼人怎么可能和我们血族混在一起?狼女只不过是一个冈格罗族(gangrel)的十三代血族罢了,不过,现在她的能力比之第六代的血族也不逊色多少。我曾经在连续一百年时间中向她提供血液,条件就是她成为我的私人附属物。”“附属物?”我不明白alvin为什么用这个词。“在血族中,很少有血族甘心向他人提供自己的血液,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这比制造一个后裔要省事多了。我太孤立了。”alvin的话中有一种失落感:“我是她的主人,她就只能算我养的一只宠物而已。”我对这种拿人不当人看的态度很不习惯,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身子。alvin看出我的不舒服,叹道:“当血族的生活太过于无聊,你要是活了三千年,你就知道这个世界上实在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我忍不住说道:“毕竟时代在变啊,怎么能说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呢?”alvin笑道:“对,时代在变,可是原则是不变的,现在人们在做的事情,早在几百年前就有人做过了!毫无新意。”我露出不敢苟同的神色。alvin看我不信,道:“比如说政治,再过几百年,还是一个样子!”我想了一想,不得不承认alvin的话有点道理。alvin泯了一口酒,道:“制造你这么一个后裔,也是我这么多年实在没事干了,再说——”他看了我一眼:“像你这么好的资质,还真少见。”我苦笑,第二次听见有人夸我,但我怎么也高兴不过来。门“吱呀——”的一声开了,我望向走进来的狼女,吓了一跳,她浑身浴血,指甲足有三十公分长,鼻子突出来,整个脸看起来就像一只狼。这就是冈格罗族(gangrel)兽化后的形态?太可怕了。狼女进门后,身上的兽态开始消退,逐渐恢复成为人的样子,她手上还提着一个倒霉的血族,我打量了一下这个处于昏迷状态的羲太族(followersofset)人,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但是,谁知道他到底存活了多少个年头呢?我记得阴险的羲太族源自于埃及,据说他们膜拜不死的吸血鬼神羲太,并尽力服侍他。羲太族通常先设法使受害者堕落,再利用其弱点奴役对方。不过,没有人知道羲太族这么做的原因。血族们鄙视羲太族,而羲太族也不和他人结盟。只要有羲太族,就会带来罪恶与沈沦,因此许多吸血鬼都拒绝羲太族进入他们的城市。alvin看了这个人几眼,不再说话,整个房间陷入了沉默之中。突然,alvin抬起头道:“王枫!我现在要你做一个选择:其一,你要抛弃一切,一心一意的跟我学习各种血族的技巧,把自己变成一个出色的血族战士。其二,你现在就走,我和你再没有关系,你以后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我不再过问一切有关你的事,当然,你的死活也不关我的事!”妈的,这叫什么选择?我根本就只有一条路可走,要是我和alvin脱离关系,一走出这间房子就成了别的血族的食物了,死路一条。不过,究竟是什么事让他必须逼我表态呢?是不是和地上这个血族有关?能让狼女如此狼狈的,想必不是什么孬种,肯定有点来头,到底是什么来头呢?唉!要多了解一些血族就好了。狼女这时已经恢复原样,只是静静地站在alvin身后,真像一件物品。我可不想变成她那样。头痛,怎么回答呢?alvin看出了我的忧虑,道:“你和她不一样,你会拥有自由的。”他紧盯着我:“现在,我要你的答案。”

    *******************

    第六章条件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答应你。”alvin坐直身体,松了一口气。我接着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alvin刚刚放松的神经又紧张了起来,问到:“什么条件?”我道:“我要在成为真正的血族之前见两个人。”alvin嘘了一口气道:“没问题,这两天我陪着你,你想去哪都行。”我问到:“是不是有厉害人物盯上我了?”alvin靠进背后的椅背中,缓缓抒了口气,道:“你知道为什么中国有关血族的传说这么少么?”我道:“不是少,是几乎没有。从没听过中国哪个地方有血族出没。”alvin摇了摇头,道:“不是没有,你听说过僵尸吗?”我心中一动,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呢?吸血僵尸在中国算是比较著名的一种怪物了,特性是和血族有那么一点像,僵尸是吸血鬼?我问到:“僵尸是不是中国的血族?”alvin道:“可以说是,也不能完全说是。”我静静的看着他,等待他的解释,到现在为止,我不知道这和我们现在的处境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alvin提了出来,就一定有点什么联系。alvin道:“吸血僵尸是一种变异的血族,从没有人把他们算进血族成员中,他们的力量现在对于我们来说还不完全了解,只知道他们不仅拥有血族特有的异能,还拥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本领。”我倒抽了一口气,想不到中国的僵尸那么厉害,不过,好象在所有的电视中,僵尸总是斗不过道士的,我问到:“那道士——”alvin接道:“这是我们西方血族不愿来中国的原因之一,中国有太多的异能人类,似乎在对自身潜力的开发上,中国人有着优良的传统。”我道:“你应该对这些东西不害怕吧!”alvin举起酒瓶喝了一口鲜血,道:“话是这么说的,但是没有遇见过,谁也不敢说自己比对方强大。”我问到:“我们遇到的是什么人?”alvin走向躺在地上的羲太族(followersofset),拨开他头顶的流海,指着一个奇怪的标记道:“你见过吗?”我看了看,小声道:“好象是什么符咒。”alvin点了点头道:“这就是所谓的驱鬼符,有能力的人在血族的额头上画下这个标记,就可以把血族当作自己的工具使用,驱动能力越高的血族,就要拥有相应的能力。这个羲太族(followersofset)本身已是血族中的出色人物了,竟然被人所用,可见这个人的能力真是深不可测。”我问到:“很麻烦吗?”听alvin的语气,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象alvin并没有把这个人放在心上。难道,他认为这个人还不足以构成威胁?alvin把手中的酒瓶放在桌上,笑道:“被你看穿了,这种小人物我还不放在眼中,只是,羲太族(followersofset)的人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他似乎很在乎这一点,我就看不出有什么值得奇怪的,你alvin和k都在这里出现了,再有别的血族出现也没什么奇怪的啊。alvin显然知道我在想什么,他来回走了几步,道:“羲太族(followersofset)人很怕光,按理来说,他们从不会在未知的环境中出现,因为他们害怕一旦出现不可知的变数,无法逼开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光亮。”“这次我来到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是在极端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想不到先是k,然后又出现了代表坠落的羲太族(followersofset),一定是在什么地方出问题了。”alvin神色凝重的道。我尽力不打断alvin的思路,在这种情况下我实在帮不上什么忙。alvin沉默了一会儿,向我道:“你今天就不要回去了,在我这里住一天,明天晚上,我跟你去见你要见的人,好吧?”我还能说什么?都要脱离原来的生活了,还有什么不可以的?☆☆☆今天是2https://.qu.la/book/179568/9282753.html

    https://.qu.la/book/179568/9282753.html

    3年7月22日,我和alvin两人来到了距离a城3https://.qu.la/book/179568/9282753.html

    公里的小镇,这儿是我的家乡,我的故土。现在,我唯一放不下的是我年迈的奶奶,从小父母早逝的我是被奶奶一手拉扯大的,现在让我脱离原来的生活,我还真有点放不下我的奶奶。“这儿就是你的家?”alvin指着眼前的一栋土房问到。我走向前,一边用力推已经生锈的大门,一边答道:“是啊,我的童年就是在这种环境中度过的,很惊讶吗?”alvin突然拉着我问到:“你奶奶通常都这么晚出去吗?”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怪不得alvin会奇怪。我一愣,问到:“不会吧,通常这个时候奶奶已经睡觉了,你为什么问的这么奇怪?有什么不对的吗?”我停下推门的手,望着alvin等他回答。alvin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古怪的表情,道:“里面没活人。”我没有注意alvin的话,还以为奶奶到哪里去转了。推门进入了这个久别了的家园。熟悉的气息迎面扑来,我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感情,真的要放弃这一切吗?我的心里还有一点不那么舒服,毕竟,有些东西不是说放就能放的,比如说,爱情。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姜蓝蓝的笑脸,不会吧,我竟然爱上她了?对了,我在说要见两个人的时候,不就是要见奶奶和她吗?我摇了摇头,不管怎样,这一切都要和我无缘了,答应了alvin的事是不可能改变的,再说,要是我放弃,只有死路一条,更别谈什么爱情了。我向屋内走去,alvin一言不发的跟在我的身后。一推开门,我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捕捉到了让我在以后漫长的生命中也不能忘记的画面,我年迈的奶奶倒在床边,手中还握着没能送入嘴里的药丸。我知道奶奶有心脏病,常年靠药物维持,看这样子,奶奶的心脏病又犯了,这回,她没有能把救命的药丸放进嘴中。就这样去了另一个世界。我没有哭,眼泪却静悄悄的滑下脸颊,什么叫心痛,我今天才理解。父母去的时候,我还小,什么也不懂,奶奶说他们上天了,我就信了。直到和我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奶奶今天也去了,我才知道为什么人们在失去亲人的时候会伤心,那是一种割舍不掉的情感,亲情,不是挂在嘴上的,在心中。哦!我的奶奶。我走前几步,慢慢的蹲在奶奶已经冰冷的尸体前,轻轻地拉起她的手。奶奶的手已经有点僵硬,我摩挲着这双已经失去生命的手,想象着它从前在我的头上乱抓的情景。心痛,只是几日不见,我与奶奶已是阴阳两界。alvin拍了拍我的肩头,沉声到:“想开一点,当一个血族,是要付出点代价的,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离世,我的心早就麻木了。”“这就是血族的命运,永远生存在黑暗之中,没有任何希望可言,你要作为一个血族,就要首先学会忍受这一切。”alvin的声音有点冷。“不要试图逃脱,这是我们的命,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没有一个血族可以逃脱这悲惨的命运,我们只有面对。”alvin继续说道:“或许,最终的死亡会让我们得到解脱,但是,谁知道死后的世界不是另一个地狱呢?我们只有这样耗着,永无出头之日。”我擦了一把泪水,抱起奶奶的尸身,转身向外走去。alvin问道:“你去哪里?”我道:“墓地。”奶奶的棺材和墓地都是选好的,我们没费多少劲就搞定了一切。看着奶奶的新墓,我在心中问道,难道真的要我断绝一切吗?小时侯的一切都在我眼前闪过,我的奶奶——奶奶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那,姜蓝蓝呢?她会不会出事呢?☆☆☆回a城的路上,我变的无比的沉默,alvin也不说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无心去管。所有的心思都飞回了a城,飞回了姜蓝蓝的身边,我恨不得立刻回到她的身边,把要发生的一切挡在她的门外。alvin突然问道:“你要见你的情人吗?”我愣了一下,迟钝的点了点头。alvin逼开我的眼睛,道:“还是不要见的好。”他沉默了一下,接道:“不会有好结果的。”我没说话,只是听的出,alvin是在好言相劝,我不甘心啊!为什么不能见姜蓝蓝最后一面?难道这就是成为血族的代价?alvin又说道:“你要是想见,也由得你,只不过,我要尽到我的责任罢了,毕竟,我是你的长辈。”我沉默,最后下定了决心,道:“无论如何,我要见她最后一面。”alvin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我望了望头顶上的月亮,我会怎么和姜蓝蓝见面呢?

    *******************

    在到达a城v大之后,我才记起,我根本就没有姜蓝蓝的任何联系方式,知道的就只是一个名字,和她在计算机系而已。alvin看到我愣在门口的样子,问到:“怎么了?”可能打死他都不会想到,我竟然不知道姜蓝蓝的地址。我摊了摊手道:“我不知道她住在哪。”alvin不耐烦的道:“打电话约她出来。”我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她的电话号码。”alvin用一种好笑的眼光看了我几眼,道:“那算什么情人?”我还能说什么?说我和姜蓝蓝只见过一面?alvin不把我生剥了才怪!我也在心中想到:就是,这算什么情人?我为什么这么想见她?alvin看了我一眼,问到:“现在怎么办?”怎么办?我去问谁啊?要知道,现在是临辰三点,我总不能拉一个人就问计算机系的姜蓝蓝在哪里住吧?alvin已经很不耐烦了,眼看就要发作了,我只能低首收教。突然,我看见alvin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十分惊讶的表情,直愣愣的望着我的身后,虽然我还只是个雏儿,但是身后发出的强大气息还是感觉的到的,可怕的人物。我整个人就像是被包裹在一层厚重的罩子之下,压的我透不过气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