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面一章有个地方,发现逻辑不对,之前重新修改过,亲们刷新一下,就能看到了。

    ———————————

    公孙曜日觉得他太过天真,冷笑一声,“糊涂?我看他可不糊涂,或许从一开始,他就打算把公孙家族交给公孙景霁。”

    “不会吧,爷爷疯了吗!公孙景霁不管是实力还是天赋,样样不如你啊,加上又是个卑贱的庶子,怎么可能取代你,成为家主!”公孙靖浩吓得脸色大变,接受不了的嚷起来。

    公孙曜日明显想得更深,严肃的提醒道,“你不要忘了,公孙家族的祖训规定,只要能够拔出宝剑,就能成为公孙家族的领军者。公孙景霁虽然名不正言不顺,但要是应了祖训,老爷子保不齐会支持他,这个谁都说不准。”

    以前公孙景霁表现得与世无争,对家主之位毫无兴趣,他碍于老爷子,便没有赶尽杀绝,没想到此人竟然一直韬光养晦,在打这样的主意。

    看样子,他还是太仁慈了啊!

    被公孙曜日这么一点,公孙靖浩也反应过来,顿时沉了脸色,凝重道,“大哥,若真是这样,那我们必须采取行动了,不能让公孙景霁的阴谋得逞啊。”

    “不行,这时候切记轻举妄动,不要自乱阵脚。”公孙曜日明显有自己的打算,慎重的摇摇头。

    公孙靖浩却是有些着急,“可是,现在不杀他,他要是真的拔出了宝剑,一切都晚了啊。”

    “你真以为杀他容易吗?现在的他,可不比从前了,以前家里有老爷子保护着,现在背后又要高手撑腰,关键是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和实力,如今你又打草惊蛇,你觉得还有机会下手吗,就算有,你有把握成功吗?”公孙曜日不赞同的皱眉反问。

    更何况公孙景霁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不是窝在屋子里,就是去给老爷子请安,他一旦有个风吹草动,老爷子必定马上就能察觉出来,他们想要下手,何其艰难。

    就怕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得不偿失啊!

    公孙靖浩也是皱紧眉头,忧心不已,“揭穿他不行,暗杀他也不行,那到底要怎么才行!难道真要眼睁睁看着他解开神纹吗?”

    “对了,神纹!!!我怎么没想到呢!大哥,司徒小姐不就是位了不起的神纹师吗,以她的天赋,肯定有希望解开神纹。况且你一心想要求娶她,这次就是最好的机会啊。”公孙靖浩忽然想起一个人,兴奋的提议道。

    公孙曜日却是觉得不妥,“那妮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性子冰冷,眼高于顶,我多番对她示好,她都视而不见,根本没将公孙家族放在眼里。”

    “大哥,她瞧不上公孙家族是不知道咱们还有这么个宝贝,不知道咱们公孙家族的来历,要是知道了,你觉得她还会对你冷冰冰的吗?到时候,她帮你解开图腾,你成功契约了玄神君王留下来的宝剑,烟青城的天才,谁还比得上你?司徒莺妍就算再高傲,不照样对你投怀送抱吗!”公孙靖浩细细分析道,他还不相信那冷若冰霜的女人面对先天至宝都能无动于衷。

    公孙曜日被他这么一怂恿,心里有些动摇,但依然觉得不踏实,“不行,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宝贝,是咱们家族最大的秘密,爷爷曾经千叮咛万嘱咐不能泄露他的存在,若是告诉了司徒莺妍,咱们公孙家族可就暴露了。”

    “哥,家主之位都要被人抢走了,你还在担心这个,你没看到公孙景霁都跟外人联手了吗,他为了自己的利益,都可以不在乎什么祖训,你还犹豫干什么!要是再不行动,可就来不及了!”公孙靖浩焦急的劝说。

    “可是——容我再想想其他的办法。”公孙曜日还有诸多顾虑,有些举棋不定。

    公孙靖浩无语,“哥,不能再等了,我听暗卫说,那图腾已经被点亮,若不是被中途打断,后果不堪设想。难以想象,公孙景霁要是当上了家主,会怎么对付我们。到那时候,我们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是个问题啊。”

    以他们曾经对公孙景霁和他母亲做的一切,他焉有有放过他们的道理。

    “......”公孙曜日有些犹豫。

    他虽然明知道这件事不妥当,但也的确没办法坐以待毙。

    要怪就怪,他不会神纹,不管研究多少年,都没办法拔出宝剑,要是再不采取措施,估计真会被人钻了空子。

    想到这里,公孙曜日沉声吩咐道,“先别慌,今晚他被发现,短时间内应该不会顶风作案。你先观察一段时间,看他有什么异常,查出那两个高人的具体身份,看他到底和什么势力有来往。我就不信,一点蛛丝马迹都查不到。特别是清凉药铺,你多注意一些!”

    公孙靖浩闻言,知道他大哥这是怀疑到清凉药铺头上了,随即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好,我这就去办。”

    ————————

    一晃十日过去,自从发现公孙景霁带着外人进入祠堂地道后,公孙靖浩就一直派人密切关注他的动向。

    果不其然,正如公孙曜日所说,公孙景霁的丫鬟还真的经常出入清凉药铺,保持着高度联系。

    观察了这么多天,公孙靖浩有些坐不住,很快将打听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的汇报给公孙曜日,“哥,公孙景霁和清凉药铺好似真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公孙曜日这些日子自然也注意着公孙景霁的动态,只是他非但没有瞧明白是怎么回事,疑心病反倒越来越重,“不对!这公孙景霁既然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应该会更加小心谨慎才对,为何还如此不避讳的出入清凉药铺?这不是故意引人注意吗?”

    “你的意思是,他是故意做给我们看的?”公孙靖浩听他提起,也觉得有些奇怪。

    “嗯,很有可能。就怕他是拿清凉药铺当幌子,故意误导我们。”公孙曜日沉吟着点点头。

    公孙靖浩也觉得有些道理,“听你这么说,好像还真是!清凉药铺如今在烟青城的地位如日中天,公孙景霁的确有可能借着清凉药铺的名头,吓唬我们,让我们不敢轻举妄动。”

    若是他背后有清凉药铺撑腰,那就算整个公孙家族杠上都不一定有胜算,更别说他们两个后辈。

    “最近有其他大势力去过清凉药铺吗?”公孙曜日忽然想到什么,顿时敛眉问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