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山的时候,阮唐为了能早点见到阮麟用了瞬移。

    她几乎是瞬间就到了阮麟的面前,不过看在普通人眼里,就成了速度快了。

    “宿主,你上山的时候怎么不用?”477不解。

    阮唐喘着气道:“那时候凭直觉找人呢,心诚则灵知道吗?当然是要亲自走方能显出我的心。”

    477:“……”

    说得这么高尚,不就是被美色迷昏了头?

    不等他说什么,阮唐已经招呼了起来:“哥,我在这儿呢!”

    正满头大汗到处找人的阮麟抬头一看,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妹妹,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刚才哥怎么没看到你?”

    阮唐犹犹豫豫地,像是做错了事一样,看得阮麟想责怪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下次不要乱跑了,你要是走丢了,不等爹娘动手,我自己也没脸再活下去!”他拉住阮唐的手,小心地扶着她下山。

    阮唐安慰道:“你放心哥,我刚才就是熟悉了一下山里的路,然后又自己找回来了,不会走丢的,毕竟以后咱们家就落这儿了。”

    说着阮唐又感慨:“要是这片山林也是咱们家的就好了。”

    阮麟耳朵一动,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他说:“会的,会有那么一天的。”

    等回了军队,他就要努力练习,在战场多杀几个敌人,多多立功,总能攒下钱,把林子买下来。

    他们身后,戚雪臣也在想这个问题。

    不等他下达命令,云三就道:“少主放心,这件事属下一定会办好,不说这片山林,就是这整个村子,都可以是阮姑娘的!”

    云二则说:“那必须赶快行动,我瞧着林子里有不少药材,别被懂行的人发现提前给买走了,那少主可就要败给小舅子了。”

    云四摇摇头,不赞同道:“败给小舅子有什么?反正从窗户纸捅破到求娶成婚,都要看小舅子的脸色,提前适应适应讨好小舅子,没什么不好。”

    云一看着三人,深深地躬了下身:“三位真知灼见,在下自愧不如。”

    “闭嘴都!”戚雪臣都快被这四个乌鸦嘴烦死了。

    能坚持十几年没把这几人剁成肉酱,他觉得他真是太善良了。

    诺贝尔就给该他颁一个和平奖!

    四人看出戚雪臣今天的忍耐度已经到了极致,便也不再贫嘴,他们这些在刀口混生活的人,可是惜命地很。

    当然,每日挑衅少主的容忍度,也是他们的工作之一。

    毕竟连他们都不能容忍的人,哪里能担得起被皇家猜忌针对恶意打击还要守卫国家忠于百姓的崇高使命!

    “少主,阮姑娘都下山了,咱们也该回去了。”云一说。

    云二看了眼山下,认真道:“阮姑娘应当是小福村的人,我这就去打探一下情况,看看阮姑娘家里缺些什么,咱们想些不会引人注意的办法,送些东西过去,总不能委屈了阮姑娘和她的爹娘哥哥。”

    云三则道:“我去调查一下这座山的所属,尽快谈判,拿下这座山的所属权。”

    云四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就算你们抢光了工作,我也不可能突然变得会做饭,我还得给云七传消息呢。”

    戚雪臣:“……”

    这一群奇葩!富品中文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