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东霖想见的人很快就见到了。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彼此有好长时间的沉默。

    最后还是韩无非提醒了一下时间,两个人才渐渐有了交流的想法。

    莫东霖看着面前这个冷静的年轻男人,突然有些自嘲。

    “没想到第一次跟你心平气和的坐着,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顾司黎淡淡的敛了下睫毛,“我也没想到,你最后一个想见的人,是我。”

    事情就是那么玄幻,就在他奔走在寻找证据的道路上时,接到了韩无非的电话,说幕后黑手莫东霖抓到了,案件基本告破。

    多不可思议啊,那个誓要弄死他,弄垮寒家的莫东霖,竟然自首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怀疑眼前坐着的这个男人,是假冒的。

    “呵……”莫东霖摆弄了一下手腕上的铁链子,口气竟然有些轻松:“我见你,是想告诉你几件事。”

    “你说。”

    “我是自首,不是被抓。如果不是我玩腻了,你这辈子都拿我没办法。说到底,这场游戏还是我赢了。”

    看吧,依旧是这么目中无人的态度,依旧是高傲不容反驳的气势。

    顾司黎认真聆听:“然后呢?”

    “不过,这种事你就不要告诉雪琪了,就当刑侦部手眼通天,终于破了案,抓了我。”他慢慢道来。

    旁边的韩无非心虚的蹭了蹭鼻子。

    “为什么不告诉雪琪?”顾司黎问。虽然知道原因,但还是想听他自己说出来。

    “我啊……希望雪琪永远都恨我,每次提到我的时候就咬牙切齿的说一句莫东霖活该,自作自受。恨我总比忘了我,要好。我想永远活在她心里,永远的膈应你!”

    顾司黎轻轻蹙眉,就算到了这个时候,这个男人还是那么的……令人讨厌。

    “呵,就算我瞒着她,外界的舆论也瞒不了她,她不傻。”

    他真心不想让莫雪琪背负那么大的心里债,不想让雪琪知道莫东霖是为了她才自首的。虽然这是莫东霖应得的下场,可是雪琪那傻丫头,说不定会自责,会难过。

    他可一点都不希望那丫头对莫东霖产生这种想法。

    “那你就告诉她,我在外面得罪了人,与其被人弄死,不如被法律弄死。”

    “好。还有吗?”顾司黎爽快应下。

    莫东霖深吸一口气,酝酿了好一番情绪之后,才说道:“雪琪从小就被我养偏了,她没多少社交经验,不懂男女之事,她很单纯,也很容易上当受骗,你得时刻盯紧她。她吧,虽然不爱记仇,也很好哄,很容易满足,但内心里其实还是很敏感的,她很重情。”

    顾司黎听他如此交代后事,觉得有些狗血,很烦躁。

    这一番情深不悔的样子做给谁看?又不是拍偶像剧!

    “够了莫东霖,我了解的不比你少,不需要你教我怎么做!你只是养了她二十年,而我有一辈子的时间陪着她,别分不清主次了!”

    “……”莫东霖眯眼,有些冷戾的看着顾司黎,双腮肌肉不停的抽动。

    “那我就最后警告你,就算我死了,就算我在阴间的某个地方,我也会一直盯着你的。你要是敢欺负她,让她难过,我绝不饶你!”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