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在维纳泽野的效率不低,没多久就开车找来了。

    时间紧迫,他是直接穿着白色科研制服过来的。

    一身白色制服穿在身上,让他看起来充满了神秘感。

    这种气质也可做禁欲。

    只可惜现在这个时间,谁也没心情去管他是禁欲还是怎么样。

    维纳泽野自己同样没心情去考虑这些,他下了车之后,立马朝他们的方向跑了过来:“情况怎么样?”

    话音未落,他就看见眼神泛着血色狼光的苏依然舔着嘴角盯着顾擎霆的手臂。

    顾擎霆手臂上的伤口一直在流着血,地上已然积起了一小潭。

    顾擎霆的目光紧紧盯着苏依然,似乎察觉不到手上的伤口似的。

    看着他这样,维纳泽野面上有些无奈。

    “她丧失理智,你们就不会敲晕她吗?非要采用流血这种方式来吸引她的注意?”

    维纳泽野刚说完,苏依然冷厉的眼眸就转了过来,死死的盯着她。

    被她不带半分感情的眼珠子盯着,维纳泽野有种自己已经是个死人的感觉。

    这种感觉分外的强烈,甚至逼停了他向前的步伐。

    看着维纳泽野二愣子似的站在那里,小包子顿时就不满了:“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过来呀!”

    听见声音,维纳泽野回过神来,赶紧走了过去。

    同时攥紧了手里的针筒和药剂。

    苏依然的目光依旧死死的放在他身上,维纳泽野缩着脖子朝顾擎霆走去。

    每一步,都像是在赶赴刑场一般。

    小包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快步跑过去拉着他的手,将他拽到苏依然面前。

    等他站稳之后,小包子已经躲开了好几步远。

    看着如临大敌的小包子,再看看自己面前宛如杀神附体的女人,维纳泽野死的心都有了。

    被亢奋药剂支配的女人好可怕,救命啊……

    心里含泪想着,面上却不得不摆出一副为她着想的表情来。

    他稍微捣鼓了一下针筒和药剂,将药剂调配好之后,就对身边的莫斯遥道:“你们帮忙拉住她,我来注射镇定药剂!”

    莫斯遥点头,和顾擎霆使了个眼色,准备上前一人一双手臂拉住她。

    两人正准备动作,维纳泽野忽然来了句:“那个……在开始之前我有必要声明一下。”

    “快说!”

    “少废话!”

    “赶紧的!”

    身边三人同时开口。

    “亢奋药剂是没有办法一直靠药物压制的,我之前就说过,使用镇定药剂压制了这一回的药性,下一次再爆出问题,可就没有这么容易解决了。”

    莫斯遥虽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听他说亢奋药剂和镇定,大概能猜出个所以然来:“你的意思是,这次打了药,下次药效就没用了

    是吗?”

    “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她会对镇定药效免疫。”

    维纳泽野中肯地回道。

    他本以为苏依然回国应该不会受到什么刺激才对,谁知道不止受了刺激,还受了这么严重的刺激。

    对镇定药剂免疫,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顾擎霆彻底陷入了沉思。

    设计师比赛还没开始,万一苏依然去参加比赛的时候又出了什么事,那该怎么办?

    “这次抗风药剂的反应太大了,如果这一剂药水打下去,下一次不一定有效,怎么决定顾总您看着办吧。”

    坑了两次的维纳泽野赶忙道明了利害关系。

    如果可以,他更希望苏依然赶紧开始换血手术,虽说这样会比较麻烦,但这是最保险的办法。

    只有确定亢奋药剂的药效彻底清除,苏依然在赛场上才不会有所困扰。

    顾擎霆何尝不知道利害?

    他仔细想了想,而后问:“如果现在开始手术,需要多少时间恢复?”

    “保守估计半个月,若是融合出现排斥反应,则需要更长时间。”

    维纳泽野话落,莫斯遥便忍不住道:“既然能做手术,还拖着做什么?”

    维纳泽野看了他一眼,而后解释:“夫人在国外还有比赛,如果现在开始手术,就会错过比赛。”

    莫斯遥冷嗤:“什么狗屁比赛?她被亢奋药剂控制,伤害的是她的身体,人都出问题了,比赛还有什么用?”

    维纳泽野下意识反驳了声,“话不能这么说,毕竟那比赛是她心心念念的。”

    “……”

    听到这句心心念念,莫斯遥顿时无话可说了。

    如果可以,他自然是希望能够帮助到她的。

    但是……比赛却是她奋斗了这么久的目标。

    一时间,莫斯遥也难住了。

    维纳泽野看着他那一副深受困扰的表情,心中有些莫名。

    苏依然是顾擎霆的太太,这个男人为什么摆出这一副表情?

    难不成他还能为顾夫人做主不成?

    顾擎霆看着莫斯遥的表情,忽然打定主意似的开口道:“能不能暂时稳定住她的情绪?等我去询问过后,再确定这支药剂要不要注射。”

    “稳定她的情绪可以,但是她体内的药剂还没压制下去,就算稳定了也只是表象。”

    “既然能让她稳定下来,那就先让她稳定下来,给我半个小时时间,我会给出一个答复。”

    听顾擎霆这么说,维纳泽野重新调配了镇定药的剂量,准备给苏依然注射。

    苏依然似有意识的躲开了针筒。

    看着她不配合的表情,维纳泽野又有种想哭的冲动。

    顾夫人为什么就不能好好配合一下?

    顾擎霆见状,只好先帮忙拉住苏依然,等她镇定下来,才捏着手机

    走向另一边。

    “joe,给f国设计师大赛的主办方传个消息,就说我希望他们能够延迟比赛时间,如果答应了就将f国那边的分公司分红作为答谢,要不同意就算了。”

    joe接到电话之后,立马给主办方那边打了过去。

    不出意料,主办方拒绝了。

    顾擎霆并未感到诧异,挂了joe的电话之后,就给f国的总统阁下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接通,f国总统带着诧异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海尔斯先生?”

    顾擎霆微微颔首,也不废话直接说出了目的:“我希望总统能够让官方出面,暂时叫停设计师比赛……”

    (本章完)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