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世战魂最新章节!

    秦南没有理会那只言片语可能蕴含的深刻含义,满脸惊喜道:“这可是好东西啊!”

    在任何上古遗迹和禁地等等之,地图那可不是般的重要。有了地图,就可以洞悉整个布局,亦可以知道各处恐怖禁地的存在,能够以此逢凶化吉。

    最重要的是,有了地图之后,就可以轻而易举得知最重要的东西位于何处,不必向无头苍蝇样,四处乱寻。

    要知道,姜家等各方大势力们,当初为了搞到云绝仙宫的地图,那可是把与云绝仙帝的后人,以及与之有关的人与事,都反反复复查上了好几遍!

    秦南捏着玉简,心里不由感慨,法仙大会上那么多的准帝,那么多的天之骄子,谁能够想象得到,他们为之疯狂的地图,居然会在区区为无上天尊的手上?

    说实话,若不是秦南提前得知青穹之主的身份,那他同样也会认为青穹之主给予祝远非的地图,肯定是骗人的。

    “别激动,你先看看,形势不乐观啊。”青穹之主道。

    秦南点点头,边恢复体内的力量,边探出神念。

    玉简之,起初漆黑片,随后颗颗的光点,相继浮现而出,颜色各不相同。它们逐渐组成各种线条,最终形成了副若隐若现的卧龙图!

    只不过,这幅卧龙图,缺了双龙眼,也就是那缺失的四分之。

    秦南仔细看着,最终过了个时辰,他才收回了神念,轻轻吸了口冷气。

    这个云绝仙宫的核心之地,哪里是什么机缘之地,分明就是个绝世凶地!

    这四分之三的地图里面,足足有着上千个杀局!

    个杀局,可不是道禁制,而是可能包含着成千上万道的禁制,宛如棋子样,最终形成个棋局,将人引入,然后围困,最后杀死!

    秦南不知道这些杀局,到底可怕到了什么地步,但是其有三十三个杀局,被青穹之主标注了危险二字,里面还有十个杀局,标注了极其危险四字!

    秦南当时第眼看到这些的时候,背后都出了身冷汗。

    这觉醒先天武体,实在是太艰难了,如果没有遇到青穹之主,就以他现在的修为,随便卷入个杀局之,纵然没有生命危险,也必然是淘汰的下场!

    当然,云绝仙帝没有那么狠,没有直接把这里变成个绝地,个死地,这位巨头也遵守了危险伴随机缘的原则。

    那三十三个被标以危险的杀局之,都蕴含着道大机缘!

    而且,那十个极度危险的杀局,围绕着三大机缘!

    第份机缘,乃是云绝仙帝的坐化之地,被称之为云骨冢,里面足有五大杀局相互交织。

    第二份机缘,则是云绝仙帝的身传承,那里由三大杀局环绕,在那心之处,耸立着无字仙宫!

    第三份机缘,便是云绝仙帝当年执掌的帝兵,日月天碑,由余下两大杀局守护!

    从这三处布置来看,云绝仙帝没有想过要把自己的传承独留给人,这三种机缘,无论是哪样,都属于他的意志。

    由此也可以判断出来,那界器所在之地,便是剩余的四分之里面,若以刚开始出现的金色草原为心,那就是在南方,正好与他们前行的方向相反。

    云绝仙帝的坐化之地、传承之地,都位于东方,而他们这次所来的北方,只有云绝仙帝的帝兵。

    “这些杀局,到底有什么威力?”秦南忍不住问道。

    青穹之主眼底闪过了丝异色,这小子竟然连这都分辨不出来?

    “这些杀局,都挺强大的,这次法仙大会的修士们,至少会死掉半。被我标注了危险的杀局,可能会对那些天之骄子产生伤害,但取他们性命困难,那极度危险的杀局,自然会有天之骄子陨落。”青穹之主答道。

    秦南不由得想起了姜红袖,旋即摇了摇头,以她的修为,自然不会有生命危机,只是看能取得多大的机缘罢了。

    “你为什么首选帝器日月天碑?”秦南目露疑惑,有这份地图在手,再加上青穹之主的手段,那定然可以远远甩开那些天之骄子,率先拿下云绝仙帝的帝身,或者是传承。

    这两者的分量,不管怎么看,都要比日月天碑的分量重。

    另外,眼下有个让秦南头疼的问题,直到现在为止,他在这场幻境之,依靠什么觉醒先天武体,仍然没有搞清楚。

    原本对于秦南来说,他的目标就两个,个是云绝仙帝的传承,第二个就是界器。可是现在,云绝仙帝把自己的传承分成了足足三份!

    难道这三处传承之地他都要去跑趟?

    即便他现在有地图在手,了解各种杀局,那也不知道得花上多少时间才能全部跑趟。更不要说,还有个界器在那里摆着!

    对了!

    还有法仙大会正在进行着!

    想到这里,秦南愈感头疼,难怪在诸天万界之,有不少人在觉醒先天武体之时,永远陷入了幻境之,到死了也没有从里面爬出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