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西城,圣序仲裁庭,居民登记处。

    “大人,您好。我听说,城里颁布了新的国王令。外来移民能够通过种田纳税,获取王国居民身份?”

    正忙着检查农田登记和农具分发的修士乔,头也没抬的说道:“没错,前两日刚颁布的条令,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去办事处……”

    修士乔突然停下说话,将视线转向提问者,片刻后不敢置信的叫道:“我认识你!你是修道院附近,那个千木村的神父,名字叫,叫……”

    “穆尔.鲁伯特。”

    乔放下手中的书册,连连点头:“没错,没错!就是这个名字!我还记得,当初圣子大人在修道院研习的时候,还去过你们村庄驱魔!”

    “没错,圣子大人在那里施展了神迹!将两位中邪者从恶魔手中拯救了回来。”谈起当初的往事,神父穆尔两眼闪烁着光芒,仿佛那一幕犹在眼前。

    乔一边开心的大笑,一边伸出右掌,想去拍拍对方的胳膊。

    摸到穆尔的袖口后,他的手掌停留在空中,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

    “你的左手呢?!”

    对于修士的发问,穆尔抿着嘴唇低下头,慢慢说道:“说来话长。”

    有些粗神经的乔,这时候才发现,眼前的这位年轻神父。轮年龄,不过才二十多岁;轮身份,过去可算是西教区的红人。

    可是现如今,穿着一身满是鸡粪和猪尿味的麻布断褂,原本深棕色的长发也布满了银丝,脸上的皱纹如干涸大地一般沟壑密布,原本左手的位置也被空荡荡的袖管所取代。

    看来看去,只有他胸前的那枚神职人员十字架,还算是保存完好。

    将手中的书册夹在腋下,乔打了个手势,示意穆尔神父跟上自己。

    二人穿过繁忙吵杂的办事大厅,走入一间相对安静的会客室。

    吩咐属下们准备两杯果茶,又要了一盘点心,乔开口让穆尔坐下,自己则将书册摊在桌上,与对方随意闲聊起来。

    “想当初,我在圣西德洛修道院的时候,还是一名普通的抄经员。晚上饿的难受,还多亏了你派人送来的麸饼。”乔摸了摸光秃秃的头顶,自己先笑了起来:“那会儿,抓来的老鼠,把肉处理干净再夹在麸饼里,在抄经室里被称作为『天堂的佳肴』。”

    穆尔将左手的袖子朝背后掩了掩,也跟着笑了起来。

    看着对方一脸的恭顺和敬意,乔止住了笑,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穆尔,告诉我这段时间里你的故事。”

    提到过往的事情,穆尔的眼中浮现出痛苦和挣扎。

    “银环与蛮族刚刚联盟的时候,每座教堂之间,都在不停的通着书信。大家讨论的只有一件事,以后该怎么办?”穆尔的眼睛没有焦距,看向地板之上的虚无:“经过反复的讨论,有三条路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一、留下来。银环王国毕竟曾经是天父教区,王国有义务保护它的臣民和信仰。再说,几代人在村庄里经营的事业,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放弃的……”

    穆尔闭上眼睛,浑身微微战栗:“这些人的下场,你也应该知道了。”

    乔叹口气,点头说道:“嗯,并不是太好。”

    “二、往西走,加入暮西王国。当然,那个时候,暮西王国尚未成立,这里还叫做暮西镇。提出这个办法的人,给出的理由是暮西骑士团是西教区的最后一只军事力量,圣子大人能创造奇迹,自然也能保护信徒。但反对的人,则强调暮西骑士团自身难保,逃到海边就没有了退路。”

    乔直了直身体:“事实证明,这条路才是正确的。”

    “没错,可惜当时大部分人,都不看好暮西骑士团,真正愿意朝西走的人,很少很少……”

    “那最后一条路?”

    停顿了片刻,穆尔用仅剩的右手,死死抓住裤子,说话的声音,低沉的可怕:“往东,去寻求教会援军的帮助。”

    乔咽了口唾沫,小声问道:“往东的那批人,最后没有遇上教会的军队?”

    “不,我们找到了他们。”穆尔两眼发怔的说道:“月溪平原上大大小小的村庄,加在一起上千个,人们都是抱持着一样的想法——寻求教会的帮助。起初,教会的军队也的确承诺:他们保证,会将我们送入圣卫城的领土。”

    “在这样的保证下,上万人的平民,接受了教会军队的收容,并开始向东方转移……但是,好景不长,在守望峡谷里,蛮族联军发现了我们的踪迹,派出了大量军队尾随并攻击迁移的民众。”

    “在发现敌人的踪迹后,教会联军内部出现了争执,并分成了两派。以教会为首的军队,抛下了辎重,用平民做挡箭牌,逃离了战场。而圣卫城的大部分军队,则留了下来,分发给民众们武器和盾牌。”

    指甲深深的嵌入皮肤,穆尔用一种异常平静的语气,诉说着一场惨烈之极的屠杀:“在我有生以来的记忆中,那是最长的一日。数以万计的平民和士兵,挤在峡谷中央的空旷地带,绝望的面对着正面、背后甚至是头顶的敌人。箭矢和石块就像雨点一般落在人群中,鲜血汇成了湖泊,将脚下的硬土变成了血泥……”

    修士乔的身体微微颤抖,他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十指交叉:“上帝啊……”

    穆尔吃力的在嘴角挤出一丝微笑,他一边用手指向头顶,一边说道:“经过那一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圣经』中至少有一句话是错的。”

    “哪一句?”

    “上帝既是全能的,又是慈爱的。”

    修士乔不解的睁大眼睛。

    穆尔一字一句的说道:“上帝如果是全能的,那他必定有能力可以阻止异教徒对上帝子民的屠杀,但他没有这样做,那么就证明,他对自己的子民,必定不是慈爱的;上帝如果是慈爱的,那他一定会想要阻止异教徒对上帝子民的屠杀,但他却没能做到,那么他一定不是全能的!”

    “所以,上帝的全能和慈爱,二者必定有一个是谎言……抑或者,二者都是谎言……”

    听了这话,乔愣住了。

    他有心想要反驳这一观点,但从逻辑上来看,却又不知道如何说起。

    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眼前的这位神父,过去曾经靠着辩经和传道,甚至获得过教皇的亲口赞赏。

    “在那场屠杀中,跟随我的数十名千木村村民,死的死,逃的逃。村长阿克曼.肖阔拉被蛮族士兵抓捕,变为了奴隶。相较而言,我仅仅只是失去了一只左手,实在是幸运……”穆尔抓着自己空荡荡的左袖管,失魂落魄的这样说道。

    乔长叹了一声:“圣子大人当初为了掩护撤退的民众,甘愿以身犯险,留下抗击强敌。在这一点上,不知道要比教会那些人强上多少倍……对了,你一开始说,想要申请农田?”

    穆尔点点头:“我已经不想再回教会了,我也没脸去面对千木村的那些村民。做一个农夫,或许是我最好的选择。”

    “你曾经在都城神学院里进修过,能够读写四门语言,无论是神学理论还是辫经口才,都是难得一见的人才。当农夫?实在太浪费了!让我想想……”乔摸着光秃秃的头顶,思索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暮西学院一直计划成立神学科系,另外明年开春的时候,暮西大教堂就能正式建成,助祭、司仪和管事,都需要招募人手。我可以帮你写一份推荐书,给你找到一个不错的位置。”

    穆尔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真心的笑容:“那样实在是太好了!”

    稍后,他又看到乔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不由担心的问道:“怎么?是不是有什么困难?”

    修士摆摆手,勉强的笑道:“困难谈不上,不过国王最近有点『忙』,我有好些日子没看到他了。名单和录用的事情,可能要稍微晚一些……”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