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代军队的作战体系是个相互支持的完整系统,空军每个机种都有它的用途,不能搞一机全能啊!

    你还指望用歼二零去做坦克开罐器、去弹雨洗地不成?!

    这不是瞎搞吗?

    内置弹合和挂架一起上也带不了这么多弹药啊!

    陈磊一点没意识到自己的幼稚言论,还在鸣鸣得意:“不光国内的,就是国外的也行,只要你们能搞得到,或者让我近距离看得见,看一眼就能怀孕,啊呸呸呸,我是说看一眼我就能复制出来,像老毛子的发动机啊,灯塔国的无人机啥的,什么禁运都不是问题啊。喜欢哪款武器随便说,我给你们复制几百台,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想拆开研究就拆开,想烧了去实验就烧,用一台砸一台扔一台,都不带心疼的。”

    听着陈磊这调侃一般的解说,李老的呼吸都开始急促了——

    前面的变大变轻的演示有点飘渺,实际应用时到底有多可靠还另说,现在这个复制的异能绝对是实打实的!

    这提议绝对具有巨大的诱惑力!!

    李老作为从军队出身的大佬,脑海里已经形成了无数个完美利用这种能力的办法——

    正如陈磊所说的,虽然种花家的高端武器已经全面突破,从歼2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99式坦克、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55大驱或是东风导弹,但是全军武器装备中依然存在着不少老装备。

    空军居然还有三四百架歼7在服役,这可是半个世纪前的老型号啊!

    陆军就更不用说了,五对负重轮59式老坦克,在服役的高达4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辆,几乎占了一般的坦克总数!

    海军海军,都说是百年海军,种花家的欠账就更严重了!海军的每一艘肌艇都是吞金巨兽,前几十年国家实在是难以承受,很多项目有心无力,只能埋头搞经济。这些年经济发展了,口袋里的票票富余起来,种花家开始了人量造舰计划,年年下饺子,大批的新型军舰不断加入服役。虽然我们的军舰数量已经全球排名第一,但是综合实力却只在第三位,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的大型军舰数量还是太少!

    相比之下,灯塔国的高端战斗力数量众多,1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个超大航母群,9艘两栖攻击舰!军舰吨位极其庞大,战斗力傲视全球。

    这两军之间吨位和数量的鸿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跨越的!

    但是,现在我们有了陈磊这个活神仙,一切都将不同了!

    别的不提,光艘国产航母造价在五六百亿,建设周期长达数年,如果他的这个异能足够强大到可以复制航母……

    老爷子想想就刺激,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

    秘书急了,马上扶他坐好:“李老!李老!您快坐下!——卫生员!!”

    陈磊动用系统扫描了一遍,发现李老的身体还是不错的,就是肺部有点老毛病。

    李老咳嗽了几声,缓过气来,摆摆于表示不用了。

    他向陈磊招招手:“小陈,你过来。”

    “来了,您慢慢说,别急。”

    “我说,”李老把抓住他的胳膊,用炙热的目光看着他,一字一板地问道,“你这个什么异能,能复制多大的东西?”

    陈磊犹豫了一下:“这个我还没尝试过极限,最大的应该是——”

    他想了想,自己复制过的最大的东西应该就是天顶星重型运输机了吧?

    “最大的应该有一百多米吧!”

    “好!比我想象中的要大,”李老兴奋地拍拍他的肩膀,“得空跟我去试试更大的?”

    陈磊困惑:“更大的?”

    秘书和王师长等其他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为之一变。

    难道是?!..李老长长出了口气,露出豪情万丈的气势:“试试航母!”

    “什么?!!”陈磊一愣,随之明白过来,兴奋地点点头,“您等等,我现在就可以验证一下。”

    “好!你快试试!”

    他心中默念:“系统系统!”

    “叮!众人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我却在你脑海中。在的亲。”

    呃——这破系统什么时候学会吟诗作对了?真是骚包一个啊。

    “你能复制航母吗?”

    “叮!不能,航母尺寸超过本系统权限。”

    “啊?那你最大能复制多大的东西?”

    “叮!宿主目前权限最大只能复制长竞高分别为15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米*15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米*15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米的物体。如果能启动超级权限,则对体积无限制。”

    陈磊有点泄气——光辽柠号航母就已经超过3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米了,复制航母肯定是不行了,就连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55大驱也有18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米长,都没戏。

    看来像帮海军下饺子的愿望是落空了。

    这个超级权限的限制真是讨厌啊,什么时候能解除就爽了?

    听系统的意思可能要等到完成主线任务之后才能开级呐。

    李老听了陈磊的回话之后,并没有想象中的失望,而是用力拍拍他的肩膀:“能有你这个神笔马良,已经是我种花家之大幸了!航母不航母的,也不差这几天!老天待我等已经是不薄,是我太贪心了啊,哈哈——”

    不但是他,连带着监控室内,还有在上京远程观看的几位长老,现在都是心情激动到难以抑制,眼看陈磊这咋呼咋呼的灌小子,也是越看越喜欢。

    虽然这异能什么的听起来有点玄乎,和他们前面几十年接受的唯物主义思想截然不同,但是***员的思想是十分灵活的,管他是大罗神仙还是超级英雄,只要能为我华复所用,对国家有利,对人民有利,它就是一个好东西!!而且绝对是一个好东西!!

    李老扭头和秘书低声说了几句,秘书就出去了。

    然后李老脸色郑重地凝视着陈磊,眼睛中抑制不住的亢奋:“小陈,你有如此大的本事,可否愿意——”

    陈磊毫不犹豫:“我愿意!”

    李老讶然:“小子,我还没说是什么呢你就答应了!”

    陈磊站起来,腰板笔直,目视远方,表情肃穆:“从小,我的父母就教育我,为种花之崛起而读书!振兴种花,乃我辈之责!”

    众人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刚刚嬉皮笑脸的年轻人,居然转脸会说出这种正气凛然的话来。

    李老愕然,怔了好一分钟,这才一拍桌子,大声喝彩:“好!好一个振兴种花!”

    老一辈的**.在纷杂浮躁的现代社会,早已见过各种“一切向钱看”、追逐名利、追星泡吧的年轻一代,徒然间听到这久违的座右铭,犹如耳边记炸雷,不禁一个个为之震动。

    “小伙子,好样的!国家等着你!”

    李老的秘书重新进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李老兴奋道:“走!小陈!”

    “去哪里?”

    “一个好地方,随我来!——”

    在把基地机场上的重型运输机缩小回收之后,陈磊和李老等人乘坐着专机,在几架战斗机的护航之下,调转方向向西北方向飞去。

    漫漫旅途有些无聊,陈磊抽空打了个电话给家里和公司,就说自己要到国外出差,切勿挂念。

    玩了几把吃鸡游戏之后,他胳膊撑着脸都要睡着了。

    在下午的时候,陈磊被王师长叫醒了,揉揉眼睛,他发现飞机来到了一片荒凉空阔的地带。

    下机之后,外面一望无际的荒漠,星星点点的绿色点缀其中,颇有种“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孤寂萧杀。

    “这里是……”

    陈磊打着哈欠有些困惑,他还以为目的地是某座大山里面的什么秘密的军事基地呢。

    不应该立刻去军火库里面把飞机大炮拉出来,让他复制个痛快吗?

    跟着前面带路的一队士兵,他们边走边向四周打量。

    远处大小不一的建筑物,被混凝土围墙和网栏分隔出来许多场地里,分别停放者各种各样的仪器和武器装备。

    粗略扫了一眼,不但有常见的装甲车坦克飞机,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车辆和无人机,像是测试性质的新型号。

    陈磊顿时一愣,隐约猜到了这个地方的真实所在——内蒙沽科尔沁草原深处的“国家武器试验场”!

    他猛吸一口混杂着硝烟味的干爽空气,兴奋无比。

    在自行高炮的轰隆炸声中,一行人走入了其中最大的一幢低矮建筑物,通过几道真枪实弹岗哨之后,乘坐电梯下到地下,最终来到一个超大的地下掩体。

    “哇!这是!!——”

    陈磊一下子大呼小叫起来。

    这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武器装备,简直是种花家武器展监大全。

    面前十几张钢制长桌连在一起,上面各种轻重武器密密麻麻放了一水过去,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5战略步枪、95式步枪、35毫米狙击榴弹枪、https://.qu.la/book/152323/7725699.html

    8式火新简、cslr4大狙(绰号26万)、几款从未器面的新型轻重机枪,以及各式大小弹药。

    李老笑眯眯道:“小洪的办事能力还是可以的嘛,这么短的时间就凑齐了这许多,为难你了。”

    被叫做小洪的中年军官脸色一喜,立刻挺胸立正敬礼:“报告首长,不为难!”

    而陈磊这个伪军迷的眼睛都要冒出小屋星了。

    正前方空旷的地方停着十多辆战车,当头的是辆99式坦克。

    上面贴着许多黑白色的数码标签,炮塔和常见的不太一样,更宽更矮,配备了诸多光电传感器,居然还有无人武器站!

    这辆99式挂载的反应装甲也是厚薄不一,显然不只一种型号的装甲在接受抗击实验。

    从车轮上厚厚的黄泥杂草,以及车身油漆无数的深深浅浅的碰撞刮痕来看,陈磊推断,这应该是从刚刚从测试场上紧急开过来的实验原型车,可能属于99式的新代魔改型号。

    真特么威武啊!

    “不会是99c吧?有这种型号吗?”

    他腿都差点差点迈不开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