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仓库内针落可闻!

    “龙胆亮银枪!”

    “龙胆亮银枪!”

    秦琼和罗士信同时发出惊呼。

    在历史上有过很多留名青史的武器,它们曾跟随着他们的主人一起光耀他们那个时代。

    比如霸王枪,就因为它是霸王项羽的兵器而名震天下。

    而眼前这龙胆亮银枪也是如此。

    他的主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常山赵子龙!

    看到这杆枪,秦琼和罗士信就不自觉的想起了他的主人——赵云。

    赵云的风姿即使到了现在人们也不会忘怀。

    左手青虹剑,右手亮银枪,跨下白龙马,一身白盔白甲,长坂坡单骑救主,于百万曹军中往返折杀,所向披靡,如此猛将乃常山赵云赵子龙是也!

    “这是送给我的么?”

    这一刻就连罗士信都不能淡定了。

    “当然。”

    徐乾肯定的道。

    “只有士信你才配的上这杆绝世无双的神枪。”

    徐乾道。

    在徐乾看来,龙杆亮银枪虽然宝贵,但再宝贵也没有人才宝贵。

    罗士信非常的激动,他这一刻对徐乾心悦臣服:“陛下赠枪之恩士信没齿难忘,以后陛下但有吩咐,罪臣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罗士信这算是彻底的被徐乾给收服了。

    徐乾觉得付出龙杆亮银枪的代价也是可以接受的。

    龙杆亮银枪的确是好枪,但它之所以名震天下还是因为它是赵云的兵器。

    兵器终究是死物,人才是活物,用死物换活物徐乾觉得自己是赚的。

    再者说罗士信得到龙杆亮银枪之后还不是为徐乾效力?

    徐乾对罗士信道:“去吧,去试试这枪适不适合你。”

    罗士信看着远方那神光熠熠的亮银枪显得非常的激动,这可是赵云的兵器呀!

    赵云曾经持此枪在长坂坡杀了一个七进七出,威震天下!

    罗士信直接一个箭步窜出,然后一把抓住龙杆亮银枪,他轻轻的抚摸枪身道:“好枪,好枪。”

    他那样子就像是在抚摸心爱的玩具。

    秦琼有些羡慕的看着这一幕,人这一生能够遇到一件趁手的兵器并不容易。

    枪身竟然随着罗士信的抚摸微微鸣颤。

    “这!”

    徐乾和秦琼都有些微微吃惊。

    徐乾本是无意之举,如今看来这龙杆亮银枪似乎真的与罗士信有缘。

    接着罗士信开始舞动长枪,他的身姿矫健,动作豪迈,长枪挥舞起来银光闪烁,如龙似虎。

    这一刻徐乾似乎看到了一个白马银枪的身影。

    “好!”

    徐乾不自觉的鼓起掌来。

    虽然罗士信的武功不算顶尖,但当他挥舞龙胆亮银枪的时候给人带来的视觉效应那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秦琼也是鼓掌:“漂亮!”

    罗士信挥舞着长枪简直是亮瞎了他的眼睛。

    罗士信非常的兴奋,他的身影不停地闪烁,枪气纵横,还好徐乾在一旁用劲气帮他卸力,要不然整个仓库内的宝物都被他毁了。

    仓库内的宝物可是有很多。

    比如曹操的青釭剑。

    在历史上曹操有宝剑二口:一名“倚天”,一名“青釭”。

    倚天剑自佩之,青釭剑令夏侯恩佩之,那青釭剑砍铁如泥,锋利无比,当时夏侯恩自恃勇力,背着曹操,只顾引人抢夺掳掠,不想撞着赵云,被他一枪刺死,夺了那口剑,看靶上有金嵌“青釭”二字,方知是宝剑也。

    当然这里还有其他的宝物,每一个宝物都是价值连城的存在,如果被罗士信给毁了那就太可惜了。

    罗士信终于耍累了,他收枪而立,身体站的笔直,像是一颗青松。

    徐乾赞叹道:“好男儿。”

    罗士信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谢谢陛下夸奖。”

    徐乾道:“希望你能像赵子龙一样一身是胆。”

    为什么这把枪叫做龙胆亮银枪?

    赵子龙!

    一身是胆!

    龙与胆,所以取名为龙胆亮银枪!

    历史中的龙胆亮银枪原本叫做亮银枪,之后才被赵云取名为龙胆亮银枪!

    罗士信拍着自己的胸脯道:“我一定会像赵云一样成功的。”

    接着他又摸了摸手中的长枪:“我不会辱没这杆枪的。”

    徐乾。。。。。。。。。

    同时他心里也微微有些得意,终于收服秦琼和罗士信了。

    这两人可都是未来李二的爱将,他这也算是截胡了,若李二本身又气运的话,随着这二人的脱离,他的气运应该会少很大一部分。

    接下来徐乾又给秦琼和罗士信两人封官。

    秦琼获封骠骑将军,别小看这个官,这是正四品的武官。

    罗士信获封城门校尉,这是从四品的武官。

    徐乾赏的官职不算太高,也不算太低。

    徐乾也不可能一下子把罗士信和秦琼给提拔起来,毕竟他们曾经投降过李密,身上有黑历史,若是一下子把他们提拔起来肯定会让那些忠心耿耿的人寒心。

    他们肯定会想,我们这么忠诚竟然还不如两个投降的。

    不患寡而患不均呀,虽然徐乾有三尸脑神丹操控一切,但人心是最莫测的东西,他也要讲究最基本的规则。

    并且徐乾相信以罗士信和秦琼两人的能耐,他们两人很快就会脱颖而出,有一句话不是说的好嘛,有本事的人,在人群中,就如锥子放在布袋中,尖儿立刻露出来。

    秦琼和罗士信没有任何的不满,两人本来就是厚道的人,他们甚至觉得这官位给的有些高了,他们应该从底层做起。

    对于秦琼来说,能够见到母亲,能够尽孝已经是让他非常的满足了。

    至于罗士信,他正抱着龙胆亮银枪在那傻笑,根本就没有听到徐乾说什么,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这杆枪。

    这两人还真的是对名利地位这些没有直观的概念,或许也正因为这样,这两人才能够青史留名吧。

    目送着秦琼和罗士信两人离去,徐乾想着何时能够见到其他凌烟阁的臣子,他可是很想把李二的心腹都给一网打尽。

    此时他的目光又飘向了远方:“不知道李密会如何对待沈落雁?”

    提到沈落雁徐乾又想起了李天凡,他把李天凡赏给了香玉山当坐骑,不知道香玉山该怎样折磨他?

    徐乾对此还是非常好奇的,他走到香玉山的房门口,就听见里面各种惨叫声,还有皮鞭的声音,接着就是床晃动的声音。

    徐乾一脸懵逼:“这两人在干什么?”

    他现在已然是宗师,能够察觉到周围千丈之内的风吹草动,只要他想,他闭着眼睛都能知道房间内正上演着什么事情。

    不过徐乾并没有这么做,他又预感,如果自己真的让自己的阴神出窍,自己肯定会后悔的。

    “一定会非常的辣眼睛,甚至辣耳朵。”

    徐乾就这样悄悄的离开。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