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夜,军方的车队停下来宿营,如秦戈他们这样的零散车辆自然也是如此。

    只不过军方由于运力充足,所以野战帐篷什么的,都是豪华得很。

    秦戈,王子临他们就只能每人抱着一个睡袋,围着火堆凑合了。

    这里的天气很冷,比大风市的温度至少降低十几度左右,是真正进入了冬天一样,几个人之中,也只有王塔山最舒坦,甚至还有心情光着膀子冲了个冷水澡。

    秦戈披着睡袋,对着篝火,用一块干净的布不断擦拭着那把锈迹斑斑的半自动步枪,他原本有很多疑问想问王子临的,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这不是他不想知道更多的情报,而是尝试着让自己适应焦躁乏味等待的心情,毕竟,这么一个大型的任务,他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知道太多情报信息又有什么用,随时准备逃跑还是准备来一场夺目的表演?

    没意义的,趁这个时间,他还不如多了解下自己,了解一下自己的武器,调整自己的状态,以便随时随地,只要有需要就是巅峰状态。

    王子临他们几个人的话也很少,一路上几乎没说过几句话,倒是杀毒二队那边很热闹,嗯,他们也有几辆老旧的柴油汽车,所以能够运载着三十多名杀毒猎人跟上大部队,剩余的都在后面做蒸汽卡车呢。

    “王处长,柳团长那边让我们出一部分守夜人,从现在到明天凌晨六点,十个小时分成五个时段,一三五团会负责五个时段内的所有明哨和营区巡逻队,我们则负责暗哨与夜游人。”

    有人过来喊道,却是杀毒二处的一位杀毒小队的队长,杀毒二处有十个小队的,阵容很豪华。

    “我知道,我们负责两个时段的暗哨与夜游人,剩下的三个时段你们负责。”

    王子临也不意外,迅速给出答案,好像这规矩例行如此,很快,杀毒二处那边就同意了。

    杀毒一处负责第一个时段和第四个时段,其余时段由杀毒二处负责。

    “曾韵,你和我负责第四个时段,你做夜游人,我做暗哨,而第一个时段是最简单,从现在起到晚上十点钟,基本不会有什么问题,小秦,你来做暗哨,老唐,你经验丰富,你去做夜游人。”

    王子临也很快分配起任务,夜行者曾韵选择默认,毕竟她的职业非常适合夜晚,倒是资深队员唐森愁眉苦脸地道,“王处,能不能换我做暗哨?我这些年受的伤不少,老寒腿,风湿病,关节炎,股骨头生锈,一身的赘肉,做夜游人实在不够格,不是我怕辛苦,而是怕影响大伙儿休息。你看小秦年纪小,人也机灵着,他做夜游人最好。”

    王子临不说话,只是盯着唐森,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转头对秦戈道:“小秦你知道什么是夜游人吗?”

    “知道,没事,我来做夜游人吧。”

    秦戈也没有多说什么,夜游人,暗哨,明哨,巡逻队,这四种配置是在这个时代野外宿营必须要有的,尤其是大团队。

    像是小团队就可以舍弃明哨和巡逻队只留下暗哨和夜游人即可。

    一般来讲,像是这次的大团队宿营的话,巡逻队是在宿营区内进行移动巡逻,巡的是内部,防止有自己人搞事情并随时应对外部突发情况。

    明哨,则是在宿营区边缘最显眼的位置,附近配备探照灯或者篝火,最差也要有火把,作用是接应暗哨,并及时发出警报。

    然后是暗哨,差不多都是在宿营区之外大约五十米的地方,反正是明哨一眼就能看到的位置。

    最后是夜游人,需要在宿营区外差不多三百米的距离到一公里的距离内进行游走巡逻,一方面是负责提前发现警兆,另外一方面就类似排头兵一样的性质。

    所以夜游人这个职位,一般人都不愿意担当,而且还必须得有些实力,经验丰富的人来担任。

    秦戈卷起睡袋,也不多说什么,先去军方的夜巡指挥部找一位值班连长要了夜游人身份证,又得了夜游人第一时段的口令,最后领了三十发7.62口径的步枪弹。

    这是夜游人的特有福利,可以要金币,也可以要食物,还可以要等量的武器弹药。

    秦戈现在手中有三十发适合步枪的诛魔子弹,另有上次小城任务时剩余的二十七发子弹,王子临发放的二百发子弹,算上此刻这三十发,其实真不多。

    如果可以,秦戈倒是想整晚都做夜游人呢,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整个宿营地是依托公路旁的一座几十米高的小山包形成,山脚下靠近公路的位置停放的是油罐车,弹药补给车,自行榴弹炮车还有团指挥部。

    在留出三十米的机动区域后,外面就是坦克,装甲车,还有运兵车。

    再留出五十米机动区域,剩下的就是东风猛士,被摆放在山包和公路南北两侧,所有重机枪都被架起来,这三个点有六个明哨,三人一组,一个负责观察,传递警报,两个负责重机枪开火压制。

    当然军方肯定还会安排他们自己的杀毒猎人值班的,这么大的区域,光靠着一个暗哨和一个夜游人肯定不行的。

    可这事就轮不到秦戈操心了,走出宿营区,他就快速的没入黑暗之中,阴影隐匿天赋瞬间让他失去了全部踪影,至于和他配合的唐森,这个时候根本没看见影子。

    夜晚的荒原很安静,偶尔也会有一声沉闷的枪声,消散在夜色里。

    这种零星的枪声所有人都习以为常,毕竟夜晚的荒原其实是那些病毒宿主,病毒感染者最活跃的时候,夜游人负责的就是在外围清理这些试图靠近宿营地的东西。

    而营地中熟睡的人也不会因为这些枪声就惊醒,茫然无措。

    秦戈很快来到宿营地一公里之外的距离,这也是夜游人规定的最远巡逻距离,看了看天上的星空,他就在胳膊上扣住夜游人的身份标识,这是为了防止误伤的,虽然秦戈觉得他用不到。

    稍稍活动了一下身体,秦戈开始小跑起来,他的脚步声很轻,也很有节奏,基本听不到他的呼吸声。

    这样的夜晚其实是很惬意,很舒服的。

    头上那璀璨的星空虽然能让人感到梦幻迷失,可也能放空头脑,专心享受这世界的静谧,零下十七八度的气温让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有一种另类的新鲜。

    这种新鲜是极其纯粹的,无暇的,不像是春天里蕴含着淡淡花香的空气,夏天里糅合着浓郁的绿叶泥土的空气,秋天里弥漫着香甜成熟的植物果实的空气。

    估计也很少有人能记得这冬天的空气,只会记得那刺骨的寒冷。

    秦戈很愉快,如鱼得水的愉快,同时也很冷静,是这寒冷纯粹带来的冷静,游走在这夜色中,周围的环境仿佛触手可得,是夜的君王,不,我们本一体。

    秦戈还在小跑着,以精准的一公里直径绕着营地做圆周运动,但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心跳缓缓下降至每分钟四五下,体温也缓缓降至十几度,他的身体机能都好像进入了一个慢动作的状态,可他的动作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相反,他自己感觉非常好。

    直到,天光大亮,秦戈才陡然惊醒,心脏快速跳动了几下,短短几秒的时间内,一切恢复正常,只是不知为什么,他对四周的感觉更加亲切,五感也更加灵敏,隔着一公里,他都能看到一个坐在东风猛士上的明哨士兵正在剥开一个鸡蛋,无比享受的小口小口吃着。

    甚至那鸡蛋升腾的热气和独特的香味。

    “我这是怎么了?”

    秦戈一惊,眼前却再也看不清那个士兵的细微表情,也嗅不到鸡蛋的香味,彻底恢复昨天的状态,只是他的心脏在此刻跳动得厉害,每分钟超过了一百二十次,浑身的血液都在疯狂奔涌,好像刚做了一场非常非常剧烈的运动一样,甚至很疲惫。

    “这是,这是以心跳为媒介,或者是以剧烈消耗为媒介,换取的一瞬间五感爆发的代价吗?这是什么天赋?”

    秦戈迅速反应过来,

    “所以这是狂暴疫苗带来的力量变化?好像也只有这一种解释了,只有狂暴的力量才能够让我的鹰眼瞬间突破,而且是连升三级的那种,毕竟我这可是能用肉眼清清楚楚的看清楚一公里外的细节啊。”

    “但事情似乎有点歪了,狂暴疫苗肯定是符合a型血近战职业的定位的,但现在居然发生了异变,将大部分的力量扭曲到了我的五感上,这算什么?”

    秦戈很有些哭笑不得,并且有一种从一开始就被带歪了的无奈。

    “看来最关键的地方,还是那把木刀给自己带来的环境亲和天赋在发挥某种未知的作用啊。”

    如此想着,秦戈也开始回忆方才那短暂的五秒钟,是的,只有五秒钟,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的视力,听力,触觉,嗅觉,乃至味觉都产生了大爆发。

    然后毫无疑问的,他的动作,速度,平衡,稳定乃至枪法,近战等一系列状态都得到了爆发,不然的话,在刚才看到那个哨兵的脑袋的时候,他不可能产生一枪将其轰掉的念头,在那一刻,他感觉他甚至掌控了这一公里的所有环境因素,无论风速,重心,子弹的速度,一切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一枪,必中。

    简直梦幻。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