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尘就锁定一个目标,目标就是对方四人的中的女子,为何?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对方四人,苏尘更愿意逐个击杀。

    四人都必须死,从四人因为自己得知了月灵石的秘密而要自己死的一瞬,就已经注定一切了。

    而要在四人中选择一个第一个诛杀,自然是四人中的那个女子,因为,此女子是四人中实力最强的。

    无影无踪身法施展,苏尘丝毫没有留手,三力转化+神力压缩+神秘兽骨,全都启用了。

    十亿龙之力浩浩荡荡的汹涌入古尘剑,不屈剑韵飘洒,绝天剑诀沸腾。

    除此之外,苏尘还在短时间内缔结了《诸天星辰大阵》,在自己的体内构建。

    顿时,星辰之力荡漾,大阵坐落于苏尘的体内,疯狂的提升苏尘的力量、肉身防御力等等,让他的战力继续狂暴提升。

    苏尘这是用尽全力了,甚至可以说是搏命了。

    对于对方四人,他是绝对不会有一丝丝的轻视的,毕竟是来自太初大陆。

    而且,就算是在太初大陆,这四人应该都属于不简单的那一类。

    他接触过太初大陆的修武者,如赫月霓裳、蓝红妆等人,但她们都没有对方四人强横,甚至还差不少。

    所以,苏尘怀疑,此四人背后的势力很恐怖,四人的实力应该也很恐怖。

    “岂敢动手?!”也就是那一秒,看到苏尘竟是突如其来的率先动手,女子的脸色彻底的冷了,冷到没有情绪流露,冷到要冻结一切的心神、思维一般。

    她一声低喝,双眸如电,突然抬起葱葱玉手,白色衣袖凶猛,竟是从上一秒的软、柔、轻变成了这一秒的锋利、尖锐、坚硬。

    那衣袖就像是一根长枪标剑一般,陡然攒动,划破空气,携带无尽银芒,锁定苏尘,爆然而去,速度极快,堪比瞬移。

    百万分之一个呼吸间。

    绝天剑剑芒一下子与之那白色衣袖狭路相逢、正面遇到了。

    绝天剑剑芒还是那样的不屈、傲然、一往直前,白色衣袖同样,透露着一缕高傲、冷漠、杀意。

    嗤……

    略有一丝刺耳的声音突兀响起。

    白色裂开了!!!

    就像是白布遇到了剪子一般。

    什么?女子美眸狠狠闪烁,收缩到了极点,无比无比的震撼、不敢相信。

    在她心中,苏尘就是蝼蚁中的蝼蚁,是下等人。

    即使苏尘在神武大陆上的表现非常的惊艳,又能怎样?

    他怎么敢和自己动手?又怎么能做到力压自己?

    不过,绝天剑剑芒虽然能够划开白色衣袖,看似占据优势了,划动的速度很慢,显然,那白色衣袖的攻击和本身的强横,也是非常震撼人心的。

    苏尘的神色凝重了三分。

    他这一剑,几乎是他最强的招式了啊!

    在他心底,应该是碾压之的完胜才是。

    而不是眼前这样。

    “魂湮!!!”不过,苏尘没有过多的思维停留,而是猛地抬起头,三力转化,神魂咆哮,骤然奔腾,狂暴冲击。

    神魂凝聚,宛若一头雷兽一般,朝着女子扑去,雷兽嘶鸣,声势浩大,荡漾在空气中,仿佛能够摄魂一般。

    “滚!”但,女子似乎对苏尘很了解,早已经有了防备,苏尘施展魂湮的瞬间,她的手中就多了一把伞,一把七彩色的伞,很美的伞,伞撑开,七彩光芒荡漾,形成了一股淡薄的炫彩防御。

    但,就是这层炫彩的防御,竟……竟然轻松的就挡住了‘魂湮’的攻击。

    “天魂器!”九幽同时开口:“好宝贝,极为罕见,能够抵挡绝大部分的魂修的神魂攻击,对方的来头,真的不简单。”

    “苏尘,你倒是让我惊讶了。”女子收敛七彩色的伞,手中,多了一条绳子,绳子呈现金黄颜色,就好像绳子一直在燃烧一般,绳子被女子拿在手里,给人一种心神寒冷的味道,苏尘的神色更加凝重了,因为,绳子能让他感受到危险。

    “苏小子,那绳子是命器!”九幽的声音凝重起来了:“苏小子,小心,再小心。命器很恐怖。”

    “唰!”九幽刚说完,女子的手腕稍稍一动,那金色的绳子就动了。

    恐怖的是,那金色的圣子荡漾波动的时候,竟……竟……竟然没有任何的一丝丝的空气波动和声音痕迹。

    诡异,太诡异了。

    在苏尘的认知中,使用任何兵器,都应该有空气波动和声音痕迹的,只是波动幅度大小、声音大小的区别。

    毕竟,只要动,就会带来空间上的涟漪,也会产生摩擦的声音,终究不能避免吧?

    修武者之间的战斗,太快,快到无法用眼神捕捉兵器的兵器的运行路线的时候,就需要用神魂捕捉空气波动和声音痕迹,来判断兵器的运行路线。

    可现在,当兵器运行的时候,真的没有一丝丝的空气波动、声音痕迹,那就太恐怖了。

    苏尘完全不知道那金色绳子攻击自己的方向、位置等等。

    电光火石之间,正当苏尘心神震颤的时候。

    啪!!!

    清脆刺耳的声音一下子出现。

    那金色绳子落在了苏尘的脖子、肩膀、胸口前,一道两尺左右的痕迹。

    苏尘整个人被抽的倒飞出去,皮肉完全的崩裂,肩骨、肋骨都断裂了。

    鲜血淋漓,好不残忍。

    更令人胆寒的是,那金色的绳子上绝对有致命的毒!

    “蹭蹭蹭……”百米之后,苏尘落在地上,生生停下,脚下的一大片地面,都湮灭成为粉末,他脸色惨白,咬着牙,嘴角都是鲜血,眼神中的凝重和战意在燃烧。

    远处。

    女子却是眨了眨眼睛,依旧的淡漠,依旧的冷,但,多了一丝丝的兴趣:“百毒不侵吗?”

    苏尘没有瞬间就死亡,出乎了女子的预料。

    以往,任何一个被这金色绳子抽中的人,都会第一瞬就死亡,因为金色绳子上有致命的毒,苏尘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例外。

    苏尘没有回答,他舔了舔嘴唇,杀意森然:“你会死,我保证。”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