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三十二章  一直在等着

    今晚这场交锋,不管是秦升还是吴永川的态度看起来都很强硬,只不过秦升是真的强硬,根本不给吴永川讨价还价的机会,反正已经有了老和尚的承诺,秦升并不用把吴永川太过重视,到时候就算是杀不了吴三爷,吴三爷那边也会被杭州的事情所牵制。

    如果吴永川这边有本事给吴三爷设局,他们顺利杀了吴三爷,那就再好不过了,直接省去了很多麻烦,彻底解决了吴三爷这边。

    所以,秦升开出一成的筹码已经是给足了吴永川面子,何况这本就是空头支票,到时候怎么兑现还不一定了,就算是兑现了,最后吴永川还得面前独孤家和老和尚以及其他势力的介入,他有那个本事吃得下么?

    秦升完全可以答应吴永川的两成要求,可是他就是看不惯这男人太过嚣张的样子,真以为他是什么不可或缺的人物?所以秦升咬死不给,就是让他要摆清楚自己的位置,不然后面合作肯定会有不少矛盾。

    至于吴永川这边,完全就是在演戏,外强中干的纸老虎而已,他哪有实力和底气和秦升讨价还价?只不过这是他最后一次放手一搏,输了就会倾家荡产什么都没有,更是搭上身家性命,所以必须能要多少是多少,这是他以后东山再起的资本。

    所以,一成家业已经足够他的胃口了,应该说比他所想的更多,两成不过是随口说说,更是想试探秦升这边的底线是多少,没想到这男人根本不给他机会,直到最后差点撕破脸皮也依旧毫不妥协,吴永川无奈只能认输了。

    “合作愉快”吴永川收起刚才的强势,换成一副很随和的态度道,主动伸出手道。

    这时候的吴永川不再像是装出来的,秦升自然感觉到了微妙,他调侃道“吴老大就是吴老大啊,今天算是给我上了一课了,虎死不倒架啊”

    吴永川也阿谀奉承道“哪里哪里,秦少才是真的给我上了一课,没想到当初见到的那个平淡无奇的年轻人,如今已经是参天大树了”

    “人生如戏,吴老大怕是也没想到会这么起起落落吧”秦升笑眯眯说道。

    吴永川意味深长的说道“人生起起伏伏不怕,就怕倒下了再也站不起来,我吴永川绝不希望自己如此,所以这次我会全力以赴,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希望秦少以后多帮衬,更希望我们还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那肯定的,我这边就等着吴老大的好消息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秦升若有所思的说道。

    至于吴永川所说以后更多的合作机会,秦升心里摇头,能一次两次背叛自己的义父的男人,谁敢相信?当初吴三爷没有杀吴永川,估计将是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也许这就是命吧,成也吴家败也吴家。

    “一旦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秦少,也希望秦升这边做好准备,我们尽量都不耽误时间”吴永川比秦升更着急,他现在已经受够了这样被放弃的滋味,整个圈子里其他人都瞧不起他,毕竟任何圈子都是以实力论资排辈的,曾经的他不可一世,除过义父就是他了,但现在早已经是天壤之别,谁把他还当回事呢?

    今晚的事情就这么定下了,还算顺利吧,双方就此别过,吴永川率先离开,最后秦升才带着常八极和杨大牛离开。

    回去的路上,秦升坐在常八极的车上,跟常八极还有些事情要商量,询问道“吴三爷大张旗鼓的进入上海,严家早已是迫不及待,薛科和顾永宁出了车祸也憋着怨气,他们这么安静,有点反常啊,老常,我们要注意啊”

    “已经盯着那边了,可却是没有什么动静,我也在纳闷”常八极如此回道。

    秦升皱眉道“越是如此越是担心,不过先不管这些了,还有件事情要说,那就是吴永川这边到时候真要找到了机会,我们这边人手也未必够啊,真正可以放心的,也就你和大牛了。吴三爷那边卧虎藏龙,其他人怕不是对手,而且我们还得在最快的时间里解决麻烦,所以我在想该怎么办?”

    “不如我再出去一趟?”常八极思索片刻道,这些年走南闯北的经历,确实遇到过不少世外高人,其中还有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可以去试试,说不定他们会出山帮忙。

    秦升摇摇头道“太麻烦了,而且太耽误时间,远水解不了近渴,所以我这边已经想好了对策”

    “什么对策?”常八极不解道。、

    秦升笑呵呵说道“老和尚啊,老和尚能和吴三爷平起平坐,下面肯定养了不少高手,到时候借几个用用就行了,毕竟我们如今是盟友啊,不用白不用”

    常八极听完这话,哑然失笑,秦升这还真是不客气啊,也不知道老和尚那边知道了会作何感想?不过老和尚那边真要派人过来帮忙的话,确实比较粗暴简单,这个问题直接就解决了。

    一路上,常八极和秦升又聊了很多,比如在严家这个问题上怎么解决?秦升给出的答案是,他不管怎么对严家,严朝宗的结局只有死路一条,其他人他不管,严家反扑再说。

    秦升回到陆家嘴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最近这段时间林素睡的都比较晚,因为加班回来就已经很晚了,不过今晚林素却是一直在等着秦升,老太太送了这么贵重的礼物,她怎能不给秦升说声?还有那位哥哥的事情,林素也得和秦升聊聊了。

    秦升回来以后自然心疼几句怎么还不睡,已经洗完澡只穿着睡衣的林素笑着说道“等你啊,有些事情要给你说,不过你先去洗澡吧,一身臭汗的”

    秦升感觉林素今晚有点怪怪的,不过也没说什么,先去洗澡了,等到你洗完澡出来又给老常那边回了电话,说起刚才洗澡时想到的一件事。

    忙完以后,秦升才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搂着正在看书的林素道“小宝贝,有什么好事啊,你看起来心情不错么”

    林素躺在秦升的胸口,主动将右手放在秦升眼前,故意露出那只翡翠玉镯道“发现什么了?”

    秦升自然看见这只玉镯了,林素以前可从来没有戴过,不过秦升倒是见过别人戴过,估摸着这是林素新买的手镯,有意让他欣赏呢。

    “呦,新买的玉镯啊,看起来挺漂亮的,仔细想想,我好像很久没有给你买过礼物了吧,我这个男朋友有点不称职啊,改天陪你好好逛次街”秦升长叹口气道,这倒是实话啊,也不知道是老夫老妻还是怎么了,确实很久没有给林素送过礼物了,前段时间还想过给林素送枚戒指,谁让林素的手上光秃秃的。

    “买什么礼物啊,我又不缺什么,还是把钱省着吧,以后我们还得过日子呢”林素半开玩笑道,其他朋友要是听到这话,估计得鄙视几眼了,你们两口子还缺钱么?一个是长安系商业帝国未来的继承人,一个是如今拥有林家四成家业的富婆,你们要是缺钱的话,那这个世界有几个有钱人?

    林素这会的心思都在玉镯上,笑道“这玉镯不是我买的,是今天去看外婆的时候,外婆送给我的礼物”

    秦升并不知道这只玉镯的故事,诧异道“额,外婆送你的?看来外婆很喜欢你啊,你看吧,我当初就说了,外婆肯定会喜欢你的,你那会还挺担心的”

    “你不知道这只玉镯么?”林素皱眉问道。

    秦升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啊,也没听外婆说过,怎么,这只玉镯还有什么故事?”

    林素很是认真的坐了起来,然后把外婆所说的那些话告诉了秦升,林素这才知道,这是他妈妈的遗物啊。

    此刻,秦升终于不再那么随意,摸着玉镯良久没有说话,看起来有些伤感,他这才明白外婆将这只玉镯送给林素意味着什么,也知道了这只玉镯的份量。

    “我们所经历的那些事情,我想不管是我妈还是你妈,在天之灵肯定都在看着,也许我们能有今天,也是她们在保佑着我们”秦升抱着林素有些感慨的说道。

    林素默默点头道“嗯,妈妈肯定保佑着我们”

    “媳妇,对不起,答应陪你回去看妈妈和奶奶,又耽误了这么久了”秦升有些愧疚道。

    林素浅笑说道“等你忙完这些事再说吧,我想她们能理解的”

    “嗯,等最近的事情结束了,我就陪你去宁波,然后再带你回北京,我们的事情也该定下来了”秦升很是郑重的说道。

    林素听到这话,自然明白秦升在说什么意思,她何尝不是一直在等着呢?更等着嫁给秦升那一天,只是有些事情,她并没有给秦升压力而已,顺其自然就行。

    聊完这件事情后,林素又说了今天林泽找她的事情,林素说完以后回道“老公,你说我这个哥哥,这次又是唱的哪出戏?”

    秦升并不意外,也懒得去猜测林泽是出于真心还是假意,随口道“不管他唱的哪出戏,时间长了以后,自然就知道了”

    林素笑着点点头,日久见人心啊,何况这个哥哥并没有那么强的耐心,所以用不了多久就知道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