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ent>

    春节前夕。

    圩镇上人流如织。

    庙宇前也聚积了如潮般的香客,先前庙宇闹鬼的事情早在乡里传唱间不攻自破。新年新气象,哪怕是不信佛的人也愿意来讨个好彩头,祈盼明年能够安生度日。时局太乱了,尽管还至于到民不聊生的地步,但隔三差五的死人也闹得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发生厄难的是谁。

    鬼神之说,信则有,不信则无。走夜路碰多了鬼,自然也就开始信神。当然,信奉自我信奉武力通神的人也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

    凌白让妙光忽悠....

    让妙光引导着香客上香祈愿,进了宝殿敲响了木鱼。

    “阿弥陀佛。”

    后殿响起一声佛号,随后一个胖大和尚摸着光滑的脑袋走了出来。见到凌白,他先是一愣,随后笑嘻嘻的上前,谄媚笑道:“是住持吗?果然是万中无一的高僧,小僧戒财前来报道。”

    凌白探查了下他体内的气息,发现和妙光一样,均是普通僧人,不由有些失望。他心里还是想要有几个武僧能在寺里看场子的,这样的话,可以当个甩手住持坐在花店喝茶看报,不时看看银行卡余额。

    可惜了。

    “哟,咱庙里的香客不少啊。只是,庙宇稍稍简陋了些。小僧不才,愿为一寺监院,管理寺庙大小事宜。”戒财腆着笑脸,毛遂自荐道。

    凌白指了指门外。

    “住持是想看小僧的能力?”戒财心领神会,理了理衣襟,大步向外边空地走去。

    凌白随后跟了上去,也想看看这个看似圆滑的胖和尚有什么特殊之处。

    正在引导香客上香的妙光看到戒财,楞了片刻,皱眉道:“师兄?”

    “师弟也在?嗯,果然如此,你果真和师兄一般与佛有缘,不错。”戒财推了把妙光,挤到人堆前,笑眯眯说道:“诸位,小僧烂陀寺监院,这厢有礼了。”

    胖和尚油光满面,笑起来如沐春风,让人情不自禁就对他生起好感。

    烧香拜佛,香客们第一眼看的是庙里和尚,和尚油光满面,此庙就灵性;和尚面黄肌瘦,一派苦行僧模样,庙宇则不灵。戒财无疑就像是那种被佛主庇佑的僧人,不然哪能这么肥头大耳?

    烂陀寺在凌白几次除魔下已然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见到戒财更是坚定了心中所想。

    佛主能庇佑僧人,自然也会庇佑他们。

    话不多说,上香。

    香客莫名的兴致高涨,看的凌白一楞一愣的。妙光站在一旁,则是一头黑线。戒财曾经是他师兄,在半年前因为蛊惑香客捐赠香油钱被住持逐出寺院。他,怎么也来了?难道他也与佛有缘?带着满肚子的疑惑看下去,果然,戒财师兄又开始了。

    “金身蒙尘,佛法不显。诸位施主,烧香拜佛讲的是个心诚则灵,大家自愿捐献香油钱,让佛主看到你们的诚心,心中困惑、愿望自然能得到解决。”戒财双手合十,说的头头是道。

    “小师父所言极是,我代表朱家村人捐献香油十万,用以修缮寺庙,修塑金身。”人群中,朱族长在两个年轻人的搀扶下走到近前大喊道。

    哗,

    人群哗然。

    “阿弥陀佛,老寿星与佛有缘啊。”戒财不知道十万是多少,但看其他人的反应也知道不低,脸上顿时笑开了花。

    朱家村的事情百姓们都略有耳闻,当下也纷纷慷慨解囊,只求在佛主面前留下个好印象。

    凌白和朱族长交谈叙旧,说了几句互相祝福的话后,绷着脸回到宝殿坐下。

    哈哈哈哈哈哈.......

    拿出手机,银行卡余额十二万,加上朱家村人和零零散散的香油钱,还有从祁彭勃手上捞到的两万劳务费,总财产应该在二十五万左右。

    一日暴富,

    如果每一日都可像这样,他真想每天都一日。

    心情舒畅之下,他拿起放在长岸上的毒打师兄走到后殿,随后一抛,把他丢了出来。

    “可敢同阶一战?”

    自信的话语传到双手合十的铜人耳中,他的瞳孔中似乎泛起一丝神采。有疑惑,有不解,有淡淡的鄙夷。

    凌白心情大好,浑不在意毒打师兄的小眼神。气血圆满的状态下,自信心的确爆棚,而且他的境界压制在小星位一阶一直没突破,呵呵,同阶一战.........他要把铜人打爆。

    “可敢同阶一战?”他再次问道。

    毒打师兄点头行了一礼,拉开架势冲了上来,平凡无奇的一拳轰出。

    凌白不退不让,气血如龙,同样打出一拳。

    嘭!

    毒打师兄直接被轰飞。

    “哈哈,今日,我要翻身做主,反攻师门的毒打。”凌白长笑一声,向前冲了过去。

    铜人就地一滚,反应迅速。

    凌白紧跟着贴上,一脚踹起,随后攥住他的手臂往地上猛的一摔。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在同阶情况下,毒打师兄已经完全跟不上节奏。

    砰的一声闷响,地上的青砖被砸的开裂。

    毒打师兄身形陡然加快。

    凌白脸上的笑意渐渐凝滞。眼前一黑,身体已如断线的紫鸢倒飞而出,身上接着就受到如暴风骤雨、劈头盖脸般的拳打脚踢。

    完全反应不过来。

    “你作弊!”

    ........

    铜人面无表情,抽出短棒,一顿猛砸,专门朝着身上脆弱的地方敲。金刚不坏神功一层完全不够看,天知道这傀儡人是提升到了什么境界,总之,肯定强压他一头。

    噼里啪啦一顿闷棍,打了足足半个小时。

    凌白躺在地上痛苦呻吟,极为凄惨。

    毒打师兄目光柔和,远远行了一礼,化作卡哇伊的大头娃娃,安静的躺在地上。

    呵,

    呵呵。

    凌白咬了咬牙,尽管全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但心里的创伤却是怎么也不能愈合了。就像走在路边被人捅了一刀,对方说“对不起,捅错人了,我送你去医院。”一样,虽然最后的结果是被救治好了,但还是留下一道伤疤无法抹去。

    一次殴打,修为飙升。

    此刻,他的修为直接拔高到了小星位四阶。像是水到渠成一般,自然而然的就突破了。当然,他的突破点还得加上师门的毒打。越过三阶,如龙吟虎啸般的气血羸弱了下来,但身体各方面的素质都幅度提升了,尤其是内功方面,生生不息,运转自如。

    嗡嗡,

    裤兜里的手机忽然颤动起来。</content>

    最快更新

    最快更新,阅读请。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