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终,除开任务的收获和被唐洛尽数吃掉的疗伤丹药。

    唐洛他们从欢喜寺这边得到了一些修炼功法,还有几件不是装备的法宝。

    让孔明颇为可惜,如果是装备的话,对他们神魔行走而言,价值就截然不同了。

    但只是法宝,价值就大大降低,大家可用而已,发挥出来的威力,只在修士手中的八成上下。

    毕竟他们也不是正儿八经的修士,并没有真正意义上修炼出来的真元力量。

    催动法宝,消耗的是自身的力量,体力气血内力什么的。

    就额外收获而言,算不上有什么惊喜。

    不过总归是完成了一个在大任务中,应该算是比较重要的分支任务,距离完成整个任务又进了一步。

    在唐洛接到任务的时候,孔明也接到了任务。

    但他的任务不是单纯削弱欢喜寺,削弱为辅,维护稳定为主,算是一个跟唐洛任务连动的维稳任务。

    现在还在完成的边缘疯狂试探着。

    距离欢喜寺覆灭,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

    这三天时间,表面上的变化可以看到的是大幽直接把欢喜寺打成邪教,毫不留情的那种。

    以前欢喜寺的支持者,该查办的查办,革职的有之,下狱的有之,秋后问斩的也有一两个。

    都是一些尸位素餐,乃至鱼肉百姓之辈毕竟这种人跟欢喜寺合得来。

    一身正气的朝廷命官,也看不上欢喜寺。

    欢喜寺未死,剩下的一百多内门外门弟子,尽数成为了大幽皇朝的通缉犯。

    整个大幽范围内,下发海捕文书,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在未来的一段时间,要知道,传播也是需要时间。

    再加上龙涯道门发自内心地加入到追捕行列中,欢喜寺的余孽,基本没有掀起什么风浪的可能。

    而欢喜寺这些年搜刮来的大量财富,没有产生“欢喜跌倒,皇帝吃饱”情况。

    这些钱财没有进入到内库中,而是进了国库,专款专用,用于赈灾(妖魔之灾等),修桥补路等各种基础建设,为强盛整个大幽而用。

    由几个朝廷中的官场不倒翁共同监督。

    这些人一个个老奸巨猾,不是贪官,但比贪官更“阴”。年纪也大了,不求利,只追求一个名,希望日后在史书上留下好名声。

    敢顶着皇帝的怒目仰天长啸:“先帝啊,老臣无能……”啸完就要一头撞死在太和殿(早朝之地)的盘龙柱上。

    皇帝恨不得这老货一头撞死,却又不得不拉住他:“x公何至于此?是朕不对。”

    这些人不可能保证一分都绝对不挪作他用,但至少也是强有力的保障。

    不会出现层层盘剥,上面拨下一千两,最后只有一百两真正用于用途的情况。

    欢喜寺倒下后,就是一场饕餮瓜分的盛宴。

    然而,能“吃”的人“吃”得都有些提心吊胆。

    原因不在其它,就在那个让欢喜寺这尊庞然大物倒下之人玄奘法师身上。

    “诺,你要的疗伤丹药。”孔明把好几瓶丹药交给唐洛,“龙涯道门这次算是出了一次血。”

    按照唐洛的意思,从欢喜寺内拿到的法宝,还有一些功法秘籍,都跟龙涯道门换成了这些丹药。

    而龙涯道门给出丹药的价值,要超过唐洛他们给出之物价值一半不止。

    所以孔明才说龙涯道门出了一次血。

    “这瓶给你。”唐洛分了孔明一瓶,他只管度化,孔明忙前忙后,理应拿到。

    孔明也不客气,直接收起,这些丹药不少都是“道具”,可以自由带出入任务世界,十足的硬通货。

    “今天龙涯道门又在试探,另外右相也在问你愿不愿意为左国师,你有什么想法?”孔明说道。

    单手灭寺后,大幽朝廷,还有龙涯道门都在等唐洛的下一步举动。

    这位深不可测的玄奘法师,接下来要干什么?

    大幽朝廷方面,正如孔明所说的,绝对不会因为欢喜寺的覆灭而对唐洛复仇,只会拉拢唐洛。

    他们希望唐洛出任大幽左国师。

    所谓左国师,就是比龙涯道门掌门玉玄子,地位还要高一些的国师。

    类似于左相和右相,在大幽,左比右高一些。

    原本国师自然没有左右之分,大幽朝廷这一举动地意思也比较明显,想要继续压制龙涯道门,形成制衡之势。

    算是比较基本的操作了。

    妖魔鬼怪出世,大幽朝廷跟龙涯道门通力合作,遏止妖魔之灾发生蔓延。

    后又放任欢喜寺成长,力图压下龙涯道门。

    当欢喜寺有尾大不掉趋势的时候,又想要压一压欢喜寺。

    现在欢喜寺覆灭,大幽朝廷当然寄希望于唐洛。

    不管怎么说,那位玄奘大师是个真正的“方外之人”,毫无传教布道之心,说不定哪一天突然就重新出世归隐了。

    绝对是一个好选择,更何况,以对方的实力,就算大幽不愿意,他想要当,大幽也不得不同意。

    除非有勇气来一场“单人对国”的惨烈战争,还不如干脆一点,请玄奘大师上位。

    制衡和妥协的“艺术”在这一刻充分发挥。

    然而唐洛兴趣缺缺,让大幽朝廷那边有些慌,左国师都不要?你想要什么?

    龙涯道门这边也是差不多的情况,想要摸清楚唐洛的想法。

    正如玉玄子的疑惑,唐洛在北原立下的泼天大功,完全可以进入到大幽中枢,获取高位,获得玄气来辅助修炼。

    如果说一开始秘而不宣是为了引蛇出洞,覆灭欢喜寺。

    现在也应该承认,收获果实了吧。

    为什么还是“按兵不动”?

    你这样我们很慌啊,是敌是友,倒是表个态啊。

    其实,特殊玄气辅助,对唐洛还真没什么用。

    在他眼中,什么左国师,哪有功德重要?

    唐洛可没有留在中都,跟人勾心斗角,压制龙涯道门的意思。

    这事不适合他,他更加喜欢和擅长莽过去后你死我活。

    这几天他正在根据孔明收集到的相关资料,想要规划出一条又好又快的度化路线。

    一旦规划完毕,就可以出中都开始度化之旅,要个便宜行事的幽衣缇骑身份令牌就够用了。

    “没什么想法啊,过两天我就开始度化之旅。对了,龙涯道门是不是有什么难以解决的妖魔鬼怪,我去一趟,可以助人为乐。”面对孔明的问题,唐洛说道,想到了龙涯道门可以发挥的“更多作用”,就要兴冲冲地去承天阁。

    “那左国师呢?”孔明拦住唐洛,行动力要不要这么强啊。

    “要不你来当?”唐洛说道,他没什么兴趣,但这个位置好处可不少。

    孔明双眼微眯,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就好像龙涯道门的掌门、国师一样,本身实力不是最强,背后的龙涯道门才是强大的势力。

    孔明也可以作为唐洛的代表,身居高位,而且名正言顺,对大家日后的行动肯定会有所帮助。

    “是个不错的选择。”双方一拍即合,孔明干脆地点头答应下来,“来,跟我走。”

    “去哪?”唐洛问道。

    “去面圣。”孔明说道。

    “面圣”的过程很顺利,身上真龙玄气缭绕,眼眶略微凹陷,看上去有些疲惫的皇帝,还有一起的重臣们都对唐洛、孔明礼遇有加。

    双方在御书房进行了重要会谈。

    大幽皇帝指出,要加强双方之间的友好交流合作,增进友谊。

    玄奘法师对大幽各项增强国力的新举措表示了高度的肯定,认其有明君之姿。

    双方就当前大幽新格局以及孔明出任左国师一事交换了意见并达成共识。

    大家一致认同,秉承友好合作精神,实现大幽长治久安,健康可持续发展是彼此间共同的责任。

    会谈过后,伴随着热烈的欢送掌声,玄奘大师及其代表离开皇宫,并没有入餐厅用餐。

    因为只有两个人的代表团还要对龙涯道门进行友好访问。

    “想不到你也会这一套。”去承天阁路上,孔明走在唐洛身边说道。

    “我以前是演技大师的事情。”唐洛说道,“难道没有告诉过你吗?”

    “没有。”孔明说道。

    “那你现在知道了。”唐洛说道。

    “那承天阁那边我就不去了。”孔明趁机撂担子,说出这话的时候,有一种通体舒泰的愉悦。

    偷懒的感觉,真棒!

    “嗯。”唐洛说道,“那你帮我把路线图再规划一下吧,我从龙涯道门那边拿到‘疑难杂症妖魔鬼怪’的相关情报后,你再添加一下。”

    “好。”

    孔明本能地点头答应后,突然发现不对!

    怎么回事,他明明是想要回去摸鱼休息一下的,为什么又往自己身上加担子了?

    难不成真的是命格的影响?

    可是,他的命格虽然是诸葛孔明,却不是《三国演义》中那位过劳死的丞相大人,而是更加偏向和贴近三国战纪街机中的诸葛亮。

    然而,他忘记了街机才不能暂停,要从头打到尾。

    命中注定劳碌命。

    承天阁。

    “是你!”一个看上去好像在哪里见过,颇为年轻的男子看着唐洛,脸色颇为复杂。

    “正是贫僧。”唐洛先认了再说,才看向玉玄子问道,“这位是……”

    “你不认识我?”玉玄子刚要介绍,男子脸色一沉,开口问道。

    “贫僧知道道长是无涯派的弟子。”唐洛说道,“但具体是哪位,就不清楚了。”

    毫无疑问,这个人肯定是以前无涯派的弟子。

    “贫道昊天。”已经出关的昊天太上长老说道,这回该想起来了。

    当初怂恿几个弟子去试探你的人,就是我当然,这是不能说出去的。

    “哦。”唐洛点点头,叙过旧,该办正经事了,“国师,龙涯道门在大幽这么多年,有没有遇到过强大、难以对付的妖魔鬼怪?不如交给贫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再度被无视的昊天出离了愤怒,如此目中无人的态度,这和尚的意思是要打架咯?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