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先和食死徒交战的是皮皮鬼。

    由于英国空军投下的epm炸弹的缘故,猪头酒吧底下密道的防护魔法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一队食死徒走进密道里,一边破解着防护魔法,一边向霍格沃茨的方向走去。

    当他们走到了密道大约位置的时候,得到了其他鬼魂通知的皮皮鬼早已在这里等了好一阵子。

    在密道旁新建没多久的密室里,皮皮鬼打开了一个个罐子上的阀门,罐子里的气体通过一根根铜管进到了密道里。

    待密室里墙上的沙漏里最后一颗沙子落下后,皮皮鬼用力地合上一个闸刀,然后头也不回地钻进了地下。

    在蜂蜜公爵糖果店的密道里,还有另外一队食死徒等着他。

    两条密道里的食死徒们先是以前所未有的高温热了一会,然后就彻底的凉透了。

    在霍格莫德火车站出站口,一群食死徒来到了往年新生登船的地方。

    一条条粗糙的木船被食死徒们放进了水里,这些木船将把这些食死徒运到湖对岸霍格沃茨里的湖畔冰雪花园。

    在霍格沃茨一侧食死徒即将登陆的冰雪花园里,尤里一口闷完了瓶子里的伏特加。

    没多久,一条巨大的触手突然从水中升起。在食死徒们反应过来之前,一条木船连带着船上的食死徒都被触手圈进了湖底。

    紧接着几条触手同时重复了刚才的动作,沉没的木船很快就变成了漂浮在水面上的木片,而跟着沉下水里的食死徒却没有一个再浮上来。

    湖里的乌贼在尤里的控制下不停地对湖面上的木船发起偷袭,不是把木船卷入水底,就是把船给顶翻。

    最后湖面上的食死徒们不得不把船聚成一团,然后用各种办法把木船连成一体。

    达到目标的尤里让乌贼先到水底休息一下,然后对身边的巫师们做了一个进攻的手势。

    一旁的娜塔莎和英国政府军的几个巫师已经做好了准备。

    水上的食死徒们发现,岸上的巫师魔咒射程比自己远了很多。自己的魔咒没有办法击中岸上的巫师,但是那些巫师很轻松的就能用魔咒将在水上聚成一团的自己射杀。

    进退两难之下,食死徒们只能转个弯绕到另外一个地方登陆。

    当几个食死徒尝试着从禁林和草坪交界处登陆的时候,他们就在突然冒出来的蓝色火墙中灰飞烟灭。

    一位光头巫师站在岸边,冷冷地看着水面上的食死徒们。

    不远处一条小木船上一个上了年纪的法国来的食死徒看清了对方的模样后顿时热泪盈眶。

    “格林德沃阁下!”

    “滚!”

    格林德沃包含着无限杀意和怒气的声音在食死徒的耳边炸开。

    不敢触怒上一代黑魔王的食死徒们只能再次另外寻找登录的地方。

    在远处看到这一切的尤里不禁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然后打了个冷颤。

    不过湖面上的食死徒们很快就不用再为登陆地点而烦恼了。

    罗恩带着几个霍格沃茨的学生骑着飞天扫帚从他们的头顶上飞过,同时朝着他们扔下了几个刚浇了咖啡的毁灭菇。

    还没等食死徒们从爆炸中回过神来,穿着张旭提供的单人水面直立行走系统的胡德等人从他们后边围了上来。

    湖面上的食死徒在水陆空三方力量的绞杀下,已经进入了全军覆没的倒计时。

    在霍格沃茨城堡的后门,一大群从霍格莫德过来的食死徒们向这里发起了进攻。

    只是这里突然出现了浓浓的迷雾,任谁在这里都不会认为这片覆盖了整条通道的白色迷雾是正常形成的。

    负责指挥这队食死徒的奥古斯特卢克伍德皱着眉头看着这片魔法制造出来的大风都无法将它们吹散的迷雾,思考着突破的方法。

    他让几个人组成了一个探路小队,然后这队人小心翼翼地向迷雾之中走去。

    探路的食死徒们走进迷雾后立即就迷失了方向,他们在里面走了五分钟,结果转了一圈后又从进去的地方走了出来。

    这时两年前毕业的前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队长格拉哈姆蒙太向奥古斯特卢克伍德说道:“我在当年的三强争霸赛的时候就见到过这样的迷雾,它被设在迷宫里用来干扰勇士们的方向感,而且还能在一定层度上隔绝内外的声音。后来迷宫开放的时候我们也尝试过挑战它,只是我们没有太多的办法。”

    卢克伍德看着面前的这个四肢发达的年轻人,然后说道:“你的意思是办法还是有的?”

    “没错。”蒙太点了点头,“这片迷雾能混淆人的方向感,能干扰定位的魔咒和物品,但是它不能影响存在的东西。”

    “那么就带上你的人去破解它。”卢克伍德向蒙太下令道。

    在食死徒之中,有很多这几年从霍格沃茨毕业的年轻人,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来自斯莱特林学院。因为曾经当任过学院魁地奇队长的缘故,所以蒙太的手下也聚集了一群年轻的食死徒。

    接着蒙太把自己的人分成两组,每一组食死徒们肩并肩地排成一线横队,然后两组人排成前后相隔很近的两条兵线横着压了上去。

    只要能通过左右两边的人确定好自己的前进方向,那么就不容易在迷雾之中走错路了。

    只是白色的迷雾给了守护神们绝佳的掩护,一众霍格沃茨的学生在迷雾的另一面施放“呼神护卫”后,他们的守护神在三只大熊猫的带领下把食死徒的队形冲撞得七零八落。

    卢克伍德在迷雾的另一头等了十多分钟,就在他开始不耐烦的时候,前方的迷雾突然开始变淡了。

    先是魔咒声和叫喊声从迷雾之中传了出来,然后食死徒们逐渐能看到一群黑色的影子正在战斗。

    不到一分钟,迷雾就消散成了薄薄的一层青烟。卢克伍德这边看到蒙太他们正在前方奋力地抵抗具有人数优势的霍格沃茨学生们的进攻,在他们的脚边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躺下了。

    于是卢克伍德当即下令全体进攻,他身后的食死徒们立即和他一同向霍格沃茨的后门冲去。

    就在他们即将赶到交战位置的时候,浓浓的迷雾再次突然出现,与此同时蒙太他们也转过身来。

    “!快停火,是友军!”

    “他大爷的是友军!”

    “停火,友军!”

    “是友军啊,傻!”

    “你瞎了啊,友军!”

    一时间迷雾之中喊声四起。

    十多分钟后战斗结束了,张旭和一群人从迷雾中走了出来,他的手里还拖着一个鼻青脸肿而且昏迷的家伙。

    “我们的人都在这里了?”张旭问左眼圈被打肿了的蒙太。

    蒙太一边给自己的眼圈上药一边指了一圈比一开始进迷雾时人数少了三分之一的队伍说道:“基本上都在这里了,就是法拉尼尔、奥尼茱斯和马斯基诺他们三个在凌晨的时候被派出去了,我们没有他们的消息。”

    “他们已经先一步回来了。”张旭说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

    食死徒之中的卧底并不是只有斯内普、马尔福父子和法拉尼尔、奥尼茱斯、马斯基诺这几个人。一套完善的情报组织除了进入高层外,还需要渗透到基层的方方面面。

    在这次行动前,正是蒙太他们巧妙的消极怠工拖延时间,才把伏地魔这次进攻的时间不着痕迹地推迟了好几天。

    现在最后的战斗已经打响,他们也不在需要继续留在食死徒之中。所以在法拉尼尔和蒙太的一番操作之下,他们这群卧底就以熟悉霍格沃茨内部情况为借口集结起来编成一队。

    刚才他们“自告奋勇”地进入迷雾侦查,在迷雾之中和张旭他们联手真正的食死徒处理掉之后,又和张旭他们演了一出戏。结果卢克伍德就上当了。

    张旭踢了踢地上他拖回来的人,向蒙太问道:“这家伙是什么回事?”

    “不知道。”蒙太摇了摇头,“要不是你在食死徒里面发现了他,我还以为他在美国呢。”

    现在不是处理地上的德拉科马尔福的时候,他让两只大熊猫守护神把小马扛到礼堂那里交给麦格教授他们,接下来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们还可以继续战斗吗?”张旭问蒙太他们。

    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张旭对身边的人们说道:“走,去迎接我们的下一批客人!”

    禁林里,不计其数的动物正在向霍格沃茨方向飞奔而去。

    只是林地里的地形很复杂,不少动物一不小心就会被绊倒。那些摔倒的动物们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被后面蜂拥而至的八眼蜘蛛给分而食之。

    被赶出禁林好几年的八眼蜘蛛们并没有死绝,它们在马人部落的势力范围外休养生息了一段时间,现在它们的种群又慢慢地增加了。

    只是这一次八眼蜘蛛们被食死徒从栖息地里赶了出来,作为从禁林方向进攻霍格沃茨的炮灰。

    在蜘蛛们的后面,是一群大步向前的巨人和奔跑的狼人。如果这些蜘蛛跑得慢了点,就会被巨人踩成肉泥。

    马人们已经全部收缩到了自己的村子里面。

    现在马人村子周围已经建起了一圈让画风崩坏的防御工事。

    在马人代表们看到了霍格莫德的惨状后,在生存的压力之下,他们不得不暂时放弃了传统,让人类帮助自己修建一条包围村庄的防线。

    一道宽而且深的壕沟把整个村庄围了起来,壕沟底下插满了用钢管斜切而成的尖刺,只有一条能供三个马人并排行走的弯曲道路能通向外面。在壕沟外围和原有的木墙顶上,是结实地固定着的几层铁丝网。再外一层,地上满是涂上了马人特制的毒药的铁蒺藜。

    这样的防御工事对巫师来说是力有未遂,但是对八眼蜘蛛和狼人而言就是难以逾越的障碍,就算是巨人也能阻挡一下等待援军的到来。

    再加上村子里已经储备了大量的食物,现在的马人们要做的就是用乌龟流来躺过这场战争。

    好在直到这场战争结束,能到达马人部落面前的也只是少数八眼蜘蛛和狼人,让马人们担忧的巨人根本没能靠近村子一步。

    因为英**方在禁林里布置了一道钢铁防线。

    早在英国政府开始与邓布利多接触的时候,贝尔格里尔斯他们就得到了进入禁林的许可,然后贝尔就带着人在禁林里开展地形地貌的勘察测绘工作。

    当年张旭在和斯拉格霍恩、哈利去禁林里找土生羊的时候,就遇到过正在从事这项工作的贝尔他们三人。//详见第4https://.qu.la/book/81456/4868115.html

    2章

    通过航空遥感和实地勘察,霍格沃茨周围的详细地形早已在英**方的掌握之中。

    有了地形情报的支援,再加上参谋部认同了张某人做出的这里是巨人和狼人进攻方向的判断,英**方最终在几个敌人可能行进路线上的适合位置布下了伏击圈。

    早在一个多星期前,作为骨干力量的特种空勤团的全部三个团和特种舟艇团早已通过直升机机降部署完毕。

    与此同时,大批英军工程兵从霍格莫德的重建工作之中抽出身来,在禁林里清理射界,修建了简易道路网和临时后勤营地。

    英**方研究了禁林里的地形限制和敌人的特点后,用可外挂差不多十吨货物的支奴干运输直升机运来了一大批重量在八吨左右的装备了3https://.qu.la/book/81456/4868115.html

    mm机关炮的“弯刀”式装甲侦察车。最后他们甚至学着食死徒空袭霍格莫德时的做法,运来了一个排的“武士”步兵战车作为简易道路网上的突击力量。

    据曾偷偷去防线参观了一下的苏赫巴鲁对张旭说,这道防线的布置即可抵挡进攻霍格沃茨的敌人,也可以调转枪口作为进攻霍格沃茨的前进基地。

    布洛克朗姆洛看着出现在自己瞄准镜之中的白色身影,不由得惊叹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独角兽啊。”

    “真漂亮。”格兰特沃德的注意力同样集中在兽群中那几头独角兽身上,“要是能在后院养一只就好了。”

    “沉住气,别开枪。”这支小队的队长亚历山大皮尔斯向他们几个传达了上级的命令,“先把这些放过去,我们的对手在它们后边。”

    没多久,众人的耳机里传出了约翰加略特有些恐慌的声音:“!那是什么鬼!它们是吃什么长大的?!”

    “哇喔,厉害了!”朗姆洛夸张地喊到,“你们谁带有杀虫剂了吗?”

    皮尔斯此时紧张地拿着手里的起爆器,等待着耳机里倒计时的结束。

    当八眼蜘蛛的前锋冲到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后,无数的爆炸声同时响起,一道近百米宽的“阔剑”定向地雷雷场被引爆后,在八眼蜘蛛群里制造了一条百米长二十米宽的死亡地带。

    爆炸过后,后边幸存下来的八眼蜘蛛有的四散逃走,有的则踏着同类的残骸继续向前冲去。

    随后禁林里枪炮声大起,巨大的八眼蜘蛛固然让人感到害怕,但是用枪往它们的身上扫射却是另一种感受。

    5.56mm的弹头穿透了蜘蛛身上的外壳,然后失稳的弹头在柔软的肌肉和内脏中不断地翻滚,在蜘蛛的体内留下了一道道永久性的血肉隧道。

    最惨的还要数那些被m2老干妈盯上的蜘蛛们,12.7mm的弹头直接让它们的身上炸出一团团血雾。在如此近的距离上,一梭子子弹同时干掉两只挨得很近的蜘蛛屡见不鲜。

    “我觉得我们是在玩游戏。”刚才被蜘蛛们吓了一跳的约翰加略特一边换着弹夹一边喊道,“我觉得我一个人可以弄死一百只。”

    “那我帮你在你的床底下养一只。”一直没怎么做声的贝尔说道,“注意它们后面的那些大家伙,我想你们不想被他们用大树砸第二次。”

    加略特不由得缩了缩脖子,那个晚上差点被巨人扔过来的大树砸中,让他回来后做了好几晚的噩梦。

    “谢谢了。”加略特说道,“我觉得还是在沃德的后院里养最合适。我想最好在那里养上一对,名字我都想好了,分别叫菲兹和西蒙斯。”

    “下次坐飞机时我会把你和菲兹、西蒙斯一起从飞机上踢下去。”沃德回答道。

    八眼蜘蛛对具有强大攻击力的远程兵种并没有太好的反制措施,当年它们拿四处丢火球的张旭没有任何办法,在失去了数量优势后又被马人的弓箭给赶走。现在,它们在火力网前更加不堪一击,以至于士兵们还有说笑的时间。

    “那些大家伙来了,小心!”皮尔斯没有参与到队员之间的斗嘴,他一直在仔细地观察着战场上的形势。

    一个巨人从树林中现身,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棵大树当做木棒使用。

    “咚咚咚……”

    两辆“武士”步兵战车从不远处通过林间的简易道路驶来,同时使用车上的3https://.qu.la/book/81456/4868115.html

    mm机关炮对巨人射击。

    没有一个巨人能够以血肉之躯顶住两门机关炮两个三发点射,一个个巨人倒在了战车之下。

    现在给步兵战车们造成麻烦最大的是防线前没能在短时间内清理掉的巨大的树木,它们阻碍了步兵战车的视线和射界。因此这些步兵战车只能不断地在简易道路上机动,寻找射击的窗口。

    禁林里的简易道路并不止防线后面的这一条,在防线前几公里的区域里,英军的工程兵已经修建了由几条横纵交织的简易公路组成的路网。

    在确定了敌人的进攻方向后,其他地方的守军步兵搭乘着轻便的“弯刀”式装甲侦察车通过路网快速地向对方的两翼包抄过去。

    和脑子一根筋的巨人不同,后边狼人们的脑子更好使一些。

    他们没有跟着巨人一股脑儿的向血肉磨坊一般的防线撞上去,而是开始向两边移动,企图从侧面绕过去。

    只是他们很快就遇到了包抄到位的英军士兵,当头就挨了一场密集的弹雨。

    饶是狼人们的身手矫捷、力量强劲,而且还能借助地形和障碍物发起突击。但是他们在火力网前只能变成扑火的飞蛾。

    打到这个时候,巨人和狼人们已经开始害怕了,撤退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就在此时,四架战机飞过禁林的上空,它们投下的凝固汽油弹制造出的火墙挡住了巨人和狼人的退路。

    至此,禁林里的战斗大局已定。禁林里部分没有跟随大部队行动的狼人和八眼蜘蛛难成气候,他们最后都倒在了马人部落的防御工事面前。

    从此,欧洲的纯种巨人只剩下了海格的弟弟一个,八眼蜘蛛在英国消声灭迹。

    今天战斗最惨烈的地方仍属霍格沃茨的正门。

    当其他三个方向上的战斗已经取得重大进展的时候,霍格沃茨的大门和旁边的围墙已经不见了踪,地面上四散分布着原来围墙的断壁残垣,各种蘑菇和豌豆的残骸,还有一具具人类的尸体和一滩滩已经发黑的血迹。

    此时霍格沃茨的学生和傲罗们已经退到了第二条防线。

    这里的高坚果们没有一颗是完好的,大部分高坚果只剩下了一半。豌豆们也好不到哪去,近八成豌豆已经倒在了地上。西瓜和玉米们因为布置在高坚果的身后而情况好一些,它们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

    可能是接到了其他三个进攻方向全部失败消息的缘故,食死徒们正在分批退出霍格沃茨的范围之外。

    尖叫棚屋里,一张桌子上摆放着霍格沃茨周边的地图。伏地魔正坐在桌子的后面,一群食死徒站在桌子的对面。

    亚克斯利正在向伏地魔汇报今天进攻霍格沃茨的战况:“敌人守住了防线线。”

    “在湖面上,我们的人没能突破水上的防御。”

    “霍格沃茨的后门,卢克伍德被一片迷雾和那里的守卫挡住了去路。”

    “禁林方向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巨人和狼人没有半点消息传过来。”

    “正门的战斗进行得很艰难,所有人都很疲惫了。”

    坐在椅子上的伏地魔举起老魔杖挥了一圈,同时说道:“法拉尼尔他们一在城堡离发起进攻一切就会好转起来的。”

    亚克斯利犹豫了一下,他说道:“主人……法拉尼尔他们……”他说不下去了,只能看了一眼一旁的塞尔温。

    塞尔温同样是很犹豫地说道:“法拉尼尔没有在城堡里发起进攻的迹象,我们已经联系不上他们了。”

    伏地魔闻言沉默了一下,然后用微微颤抖的手把老魔杖放在了桌子上。他用压抑着的平静语气说道:“以下的人留在房间里。亚克斯利、塞尔温、罗尔、加格森、高尔、克拉布。”

    其他人退出房间后,这六个人相互眼神交流了一下,但是不敢做得太过分。

    伏地魔看了看这六个人,心中不由得怒火中烧。当年他重新取得了身体之后,手下的核心班底是多么的人才济济。而现在,剩下的只有面前六个不堪重用的一直在打酱油凑数的人了。

    “那是个命令!”伏地魔突然站起来咆哮道,“让法拉尼尔在城堡里发动进攻是我亲自下达的命令!”

    “他以为他们是谁,竟然敢冒险违抗我的命令?”

    “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他们骗了我!每个人都骗了我,甚至是追随我多年的斯内普!”

    “所有的人不过是一群无耻不忠的懦夫!”

    “从一开始我就被背叛和欺骗!但所有的叛徒都会偿还的!他们会用自己的鲜血偿还的!他们要溺死在自己的血里!”

    老魔杖不知何时又被伏地魔拿回手中,当他吼得激动的时候,他狠狠地把老魔杖摔到了桌子上。

    就在食死徒们吓得瑟瑟发抖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从霍格沃茨发现传来,把尖叫棚屋的窗户震得灰尘一个劲的往下掉。

    “汤姆里德尔,可敢与我哈利波特决一死战!”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