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华大学的校园是有专属员工停车位的,除了老师的车不收费以外,其它的车辆每个小时都要收取费用的。

    曹帆将他的车停放在商务管理系的停车区域,因为来晚了标准车位已被全部占满,所以只能停在道路的旁边,衡静和吴昕燕分别从车上下来,早上八点二十几分是上学的高峰时刻,人流如织,所以她们一下车就引起了路过男同学们的眼光。

    很快有同学认出了衡静和吴昕燕,一时间她们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

    因为她们站在曹帆的新车旁边,等待曹帆下车,所以引起了其中两位同学的议论。

    “看!~是校花衡静和系花吴昕燕,她们果然被富豪包养了。”一个个子不到一米六的男同学和他旁边另一个高个男同学议论道。

    “自古有一句话是形容女人拜金的行为。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高个男同学用这句话讽刺衡静和吴昕燕。

    “自古,我看你实在电视上看到这句话的吧。”矮个男同学取笑高个男同学。

    “谁说的都一样,别太较真。”高个男同学尴尬笑道。

    “不过你说的话很有道理,这个社会爱钱的女人多不可数,很正常不过,哪有什么忠贞不渝、海枯石烂。现实社会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女神都是富人的玩物。”矮个子同学很不满意这个社会,典型的吃不着葡萄,说葡萄是酸的。

    “你听说过一句话没有:穷人的女神、富人的精盆。”高个子同学看着衡静和吴昕燕的身材,吞咽口水后想到了这句话,说了出口。

    “服服服,就服你,这句话理糙话不糙,高部长您说得有根有据,很有自己的一番见解。”矮个子同学伸出大拇指给他点了一个赞。

    衡静和吴昕燕无语,她们离这两个人很近,不过三米的距离,冲着这两个人嚼舌根的男同学,就是一个死亡凝视。

    曹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的身后,拍了一下他们肩膀,等他们转头过来,曹帆才讲道:“两位同学,背后嚼舌根不太好吧?这辆车是我的,有什么问题吗?我并非什么富豪,她们也不是我包养的,她是我的女朋友,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曹帆一边把衡静拉到跟前,和她十指紧扣、勾肩搭背说出了上面这几句话。衡静没做丝毫的抵抗,而是全力的配合曹帆,也顺势搂着曹帆的腰,给了那两位同学一个下马威。

    吴昕燕也走到曹帆的旁边,做了一个想笑却又没有笑不出来的表情。

    两个同学背后嚼校花系花的舌根被曹帆抓了现形,都同时认出了曹帆,他们俩想起之前校园里流传的一句话:曹帆和校花衡静正在处朋友,现在看果然是真的。

    矮个男同学是计算机科学工程系的,他能认出曹帆,是因为曹帆他也是文学社社员的缘故,他本身只是文学社的预备社员。而曹帆和衡静是文学社的骨干,不由冲着曹帆和衡静说道:“对不起,学长学姐,我们没有意见,我们以后不会乱说话了,您们就别跟我们一般见识了。”

    高个男同学看着曹帆,脸上也是略又变化,只问出了一个问题:“这台车是你的?”

    曹帆拿出钥匙,按了一下锁车键,那台宝马车就自动锁上了,曹帆此举就当回复了高个男同学。

    高个男同学认识曹帆,他是广华大学学生会的成员,而曹帆是文学社的成员,多少有些交集,所以他很了解曹帆,也是憋了一眼衡静。发现衡静目光干净、根本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这才相信了之前的传言,他们是真的在处朋友。

    高个男同学看到曹帆都买上宝马了,不由心里一阵难受,都是大三,论官位高个男同学还是学生会的部长。而曹帆呢?只是一个文学社的普通成员而已,现在的差距也太大了吧?曹帆开好车、左拥右抱、还是系花校花级别的大美女,他想到这里,心里不由更加难受,不忍待在此地,默默走远了。

    曹帆也认出了他,这高个同学是学生会宣传部的部长,见他识趣的走开,没有为难他。

    矮个男同学又给曹帆衡静赔礼道歉,这件事情才算了结。

    但因为这件事情发生在校园里,所以目击者不在少数。

    曹帆开着奔驰载校花系花去上学的事情,还是不知不觉间就在校园传开了。

    校花衡静和曹帆在一起这件事情,被坐实是真的。

    第一节课,南玲玲直接和曹帆坐到了一桌去了。

    两个人心照不宣,没有讲话。

    今天张海龙没来上课,曹帆留意到这一点,他准备等会给鲁四海打电话问问是不是他在找张海龙的麻烦。

    八仙过海群里。

    “曹帆,听说你拉着我家静静又出风头了?”刘大格在群里问道。

    “是啊,我也听我们部门的人讲了这件事情,我们学生会的宣传部部长高涵天,直接被打击得怀疑人生。”甘心凌马上也回了一条消息,因为她也是学生生宣传部的一名成员,了解一些实情。

    曹帆回应:“是他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我才反击的,不关我事。”

    吴昕燕立马也发言站在曹帆一边:“我支持曹帆,这个高涵天的嘴巴太臭了,曹帆用实力让他闭嘴、狗带,活该被打击得怀疑人生。”

    衡静在群里发出了一个害羞的表情,之前曹帆的所作所为,有让她心动。

    “高涵天的品性能当上学生会的部长,真的是扯狗蛋,没天理。”钱通出来骂了一句。

    “狗比当个芝麻小官,有些膨胀了啊。”陶龙复议。

    “虽然他说话确实很嘴臭,但据说高涵天的一手毛笔字写得出神入化,还获得过国家级别的奖励,你们说他逼格够不够高?”甘心凌突然想起这件事情。

    “写得一手好字就能当学生会的部长么?”张华插入一句询问,毕竟他现在已经是王羲之的高徒,他的人生又再度燃起一股战意。

    “我也想问现在写得一手好字,有这么吃香吗?”曹帆也问出了这句,他和张华两个人出发点是一样的,毕竟王羲之的高徒不是谁都能当的,不能被一个高涵天给比了下去。

    衡静回复:“据说毕业以后找工作,一手好字是关键。”

    吴昕燕跟着也说道:“如果写得一手好字,肯定是大大加分的。”

    其余几人也都纷纷复议,认可一手好字的关键。

    张华突然发出一条信息:“各位先生女人们,容我打个广告,现在都说高涵天是我校第一书法家,我张华有信心,今年下半年的第一书法家的名头会是我!请你们做个鉴证。”

    曹帆看完以后对张华无语,还没开始学就开始吹牛,不过他在群里却回复了一个笑脸加上一段文字。

    “呵呵哒,加油,祝你早日成为第二。”

    “我要成为第一的书法家,不是成为第二,你要搞清楚。”张华赶紧回复曹帆。

    “因为我要成为第一,所以你只能成为第二,而那个高涵天只能当第三。”曹帆回复这句后,群里又炸开了。

    “凭什么?这个第一书法家的头衔我是当定了。”张华斩钉截铁的回道。

    “那就各凭本事吧,实力面前我们刚一波正面。”曹帆就差下战书了。

    毕竟跟王羲之学习王派书法,他们两个都有机会成为当世的书法大家。

    吴昕燕挖苦道:“你们两个别吹牛皮了,先拿了国家级奖项再说吧。”

    刘大格看热闹不嫌事大,回复:“我帮你们查了一下,下半年有个国家级书法大奖赛,名叫华夏杯。第一名可以获得一百万人民币的奖励,报名网址和投稿地址我发到群里,你们现在赶紧去报名。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加油。两位要成为第一书法家的同志。”衡静第一个发表支持的言论。

    “看好你们,不要让我们失望。”钱通打气道。

    “有志者事竟成,我去给高涵天下战书,你们加油。”甘心凌马上给高涵天发消息去了。

    “我押一百块高涵天胜出,你们快买定离手。”陶龙真的拿出一百块放在桌子上。

    正在上课的曹帆、钱通、南玲玲同时看到这个举动,看来钱通是当真了。

    “我也押高涵天一百块,我看到过张华和曹帆的真实毛笔功力,用一个词语形容,那就是:惨不忍睹。”钱通做为曹帆张华的室友以及同班同学,狠心拆台。

    “我押高涵天,五百元。”刘大格突然加价,她看到钱通发出来的讯息,提高了赌注金额。

    “我押曹帆,五百元。”衡静毫无疑问,支持曹帆。

    “我押曹帆,一千元。”吴昕燕也支持曹帆,没来由的支持,就是直觉告诉她,应该支持曹帆。

    “我押高涵天五百元吧,我看过他写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写出的字非常的具有气势,而且还好看。”甘心凌在宣传部是看到过高涵天写毛笔字的,她最有发言权。

    张华看完各位各抒己见,没有一个押他获胜,不由心生一计:“我押一万,张华胜。”

    “自己押自己,这都行。”

    “表脸。”

    “牛气。”

    “一万块已进入我等的腰包。”

    “这可是一万块啊,有钱人。”

    张华看到她们这种姿态,不由在群里发了一句:“你们输定了。”

    “切,你恐怕是要输得很惨。”甘心凌回复。

    “有信心是好的,可不要盲目。”吴昕燕也是不相信张华能在书法比赛中获胜。

    “真是钱多烧得慌。”刘大格无语。

    “张华到时候你要兑现哈,别到时候不掏钱。”陶龙最关心这个话题。

    “牛气的人,我觉得你的胜算不大。”陶龙也不看好张华。

    曹帆没有押自己也没有押别人,保持了沉默。

    就当大家还在为张华押下这么多钱而暗自心喜时,一条消息的出现,彻底的将群里各位三观和认知轰炸得渣得不剩,一时间群里也鸦雀无声,噤若寒蝉。

    那条信息只有八个字,却带有无穷的魔力,充满无尽的吸引力,让人都怀疑这几个字是否都是真实的?

    如果是,这个赌注就显得很有意思了。

    那八个字是……

    “我押一百万,曹帆胜。”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