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卯时三刻,天色刚凉,天边绽出红霞,如血一般铺满整片天空。

    皇宫正门丽正门门前足有百人并行之宽的丽正门大街上,策马而行赫连廷带着上百亲卫赶至,他不需带太多人马,因为宫中数千羽林卫全是他的人,只需他一声令下,便能将整个皇宫掌握在手中。

    云师骑马跟在赫连廷身侧,今日如此重要的时刻,他必须随侍。

    丽正门守卫森严,一如往常,赫连廷携兵器和亲卫进宫,此事虽有违宫规,但如今整个皇宫都被赫连廷控制在手,侍卫们自然不敢说什么,只能乖乖打开宫门。

    赫连廷一路行至晨晖门,晨晖门的侍卫都已经换成了埋伏刺杀赫连昀的人,赫连昀还未到,赫连昀给侍卫头使了个眼神,并吩咐亲卫全都去四周埋伏起来,身边只留下云师和两名贴身侍卫。

    赫连廷准备在此等候赫连昀,没想到刚停下,便见赫连昀远远策马而来,而他身边只跟着东黎特使秦千聆和贴身侍卫流风二人。

    还带着东黎特使来,看来是来作证的,不过恐怕她没机会给你作证了。

    赫连廷看着马背上渐渐靠近的人,露出一个嗜血的微笑,赫连昀,你马上就要变成一具尸体,一具尸体还如何做太子?今日的太子受封大典,会照常举行!

    “皇兄来得可是有些晚了。”赫连廷朗声笑道。

    赫连昀在晨晖门外勒马,全然没有察觉周围的异常,依旧如往日一般带着假面般的微笑,道:“是三弟太急了吧。”

    身侧的霍清然面无表情,眼神放空,似乎在走神似的,浑身散发出冷漠如寒冰的气息。

    赫连廷道:“不是皇兄要求对峙的吗?父皇正在殿内等着我们呢,皇兄快些进来吧。”

    赫连昀夹了夹马腹,马儿哒哒地向晨晖门内走去。

    “三弟如此急切,难不成想在此地刺杀本宫?”赫连昀语气平淡的问。

    赫连廷却是一噎,脸色憋得极为难看。

    赫连昀看看穿过晨晖门,云师见势不对,猛地一挥手,道:“关门!”

    侍卫立刻关上了殿门。

    赫连廷阴狠地笑道:“太子逼宫!动手!清君侧!”

    话音未落,赫连廷身边的两名亲卫突然举箭射向赫连廷和霍清然,而霍清然早已做好准备,两箭搭弓,与对方同时出箭,箭矢激射而出,势如破竹,直接将对方的两支箭击落,同时去势不减,以奔雷之势直击两名亲卫!

    两名亲卫同时中箭落马。

    “杀太子,清君侧——”赫连廷喊道。

    晨晖门的侍卫应声而起,拔刀冲向赫连昀,与此同时,晨晖门周围埋伏好的羽林卫和王府亲卫冲了出来,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赫连昀。

    霍清然和流风拔剑,翻身下马,剑光闪过,八名侍卫血溅当场。

    霍清然侧目,目光对准马背上的赫连廷。

    赫连廷注意到这一目光,不禁为之一颤,莫名地有些恐惧,手里勒着缰绳后退了两步。

    数百埋伏的羽林卫和王府亲卫疯狂地冲向赫连昀,而赫连昀却一脸平静地坐在马背上,淡笑着看着赫连廷,似乎此时不是在数百敌人的围堵之中,而是在闲庭信步。

    云师眼角微颤,看着赫连昀,再环顾四周,突然脸色大变,惊喊道:“不好!有诈!保护王爷——”

    话还没说完,突然从四面八方涌来一阵密密麻麻的箭雨!

    “保护王爷!”云师高喊一声,同时拉住赫连廷就一旁倒去。

    那些冲向赫连昀的羽林卫和亲卫还没能冲到赫连昀马前便被上千支箭穿了个透心凉,仿佛正在被收割的麦田,从前到后,随着箭雨落点的移动,成片成片地了下去,霎时间鲜血横流,哀嚎遍起。

    云师拉着赫连廷摔下马,两人躲在马下,那马几乎被扎成了刺猬!

    混乱之中所有人都在逃命,根本没有人保护赫连廷,随着马倒下,赫连廷大腿中了一箭,他捂着大腿倒地惨呼。

    “王爷!啊——”云师惊呼,来不及去护住赫连廷,自己腰上也中了一箭。

    箭雨停了,有些侥幸没有被箭雨射中的人,还来不及逃,霍清然的剑已经到了眼前!

    清理完最后几个人,周围所有赫连廷的人都已经倒下,遍地是鲜血,倒插着的箭矢如芦苇一样郁郁葱葱,只是,它们的土地是仍旧淌着热血的尸体。

    上千弓箭手从周遭出现,涌向晨晖门,将遍地尸体和尸体中央的赫连廷团团围住。

    而赫连昀自始至终都高坐在马背上,淡笑着看着这场杀戮,甚至他胯下的马从停步起便再也没有移动过分毫。

    那个男子的笑容清明又温润,跨坐在马背,高贵而从容,仿佛这场杀戮从来与他无关。

    一切只发生在短短的数息之间,局势便已天旋地转,猎人变成了猎物,猎物成了真正的猎人。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是这黄雀是以自己为诱饵。

    云师环顾周围的人,不可置信地道:“京……京军卫?京军卫是你的人?!”

    他还以为京军卫效忠的是陛下,却原来,竟是太子的人!千算万算,却是万万没有算到这一层!

    “云师,我们该怎么办?”赫连廷慌乱地爬向云师。

    赫连昀并不理会他,道:“睿王,弑兄、囚父、逼宫、谋逆!当斩!”

    “不可!你们不能杀了王爷,赫连昀,长平王就要到了,长平军就要兵临汴安,你若敢杀睿王,长平王定不会饶你!”云师虽慌,但还尽力保持着大家风范。

    赫连廷一听,似抓到救命稻草,说道:“没错!我外公就要到了,你敢将本王如何?”

    赫连昀讽刺道:“本宫不杀你们,长平王就不会杀本宫吗?”

    赫连廷有些怕了,道:“皇兄,别杀我,你饶了我,我会让我外公放过你的。”

    “王爷勿惧,他不敢杀你的!”云师拉着赫连廷,阻止他继续哀求,道:“赫连昀,若你还有几分聪明,你应该知道,杀了我们,不如用我们做人质,你还有条活路!”

    赫连昀冷冷道:“聒噪。”

    霍清然穿越尸山血海,来到场中二人面前。

    “你想做什么?”云师颤抖着质问。

    “你不能杀我,我是睿王!是大凉的三皇子!我的母后是皇后,外公是长平王,你不能——”

    噗嗤——长剑洞穿了身体,拔出!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