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骨尸站祭台上低头看着白雨珺,沙哑低语声回荡……

    “畜牲就是畜牲!你以为你是那威武神龙?错了,不过是一条长虫而已,还是一条为纯阳宫看门的长虫。”

    “认清你自己的身份,孽畜永远都是孽畜!”

    “龙又如何?照样魂飞魄散尸骨无存,可笑愚蠢的畜牲罢了!”

    白雨珺愣了愣,没想到这时候对手居然还有心情来几句台词,难道冰冻年数太久迫切想要说出憋了几万年的废话?

    “呵,看样子你的来头不小,不过……畜牲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头盔内黑漆漆虚无面孔似乎愣住,还未等反应过来,一根巨木狠狠砸下将黑骨尸拍在祭台上!

    巨石法阵碎裂,直刺苍穹光柱晃动越来越不稳定!

    血红色晶石诡异红光剧烈闪烁似乎想要强行完成开启,另外有高阶尸怪赶过来拖住狂暴的猴子,白雨珺冲上祭坛,距离一人高血红色晶石很近。

    黑骨尸冷漠起身,并未受到太大伤害。

    “畜牲!你拦不住我!”

    “没错,我是个畜牲也是一条长虫,而且是看门的,说句心里话,我真的非常怀念当初看大门无忧无虑生活,哦,对了,你不会明白那种感觉。”

    某白耸耸肩神情无所谓。

    黑骨尸忽然觉得哪里不对,神识剧烈波动看清真相……

    “狐妖!”

    眼前哪有什么白蛟,自己对空地说废话,狐妖用幻觉干扰判断力而白蛟已经在另一边举起龙枪刺向血色晶石……

    叮~

    硕大血红色晶体表面裂纹散发刺眼亮光,越来越亮!

    呆在云层的于蓉师徒三个看见尸海发生爆炸,射向苍穹的光柱消失,笼罩在所有人头顶的压迫力消散,隐隐的似乎还听见一声不甘哀嚎惨叫……

    地面,剧烈爆炸后白雨珺趁机退到妖皇一伙身旁。

    祭台崩碎遍地残骸断肢,黑骨尸抬头,缓缓站起身,右手拎着一柄狼牙锤兵器,铁柄,长三尺,前端铁骨朵,植锋利尖刺铁钉遍布于其上,形似狼牙,故得名狼牙锤。

    左手却是一条漆黑铁索,哗啦啦响……

    白雨珺后退一步站在猴子和狐狸中间,开始考虑后撤。

    “我说……我们是不是把它惹毛了?”

    “吱~一定很过瘾~”

    猴子兴奋激动,暴力狂好不容易遇到个强大敌人非常高兴,也不知道是不是继承了猴类生物无法无天优秀品质,谁也不怕。

    妩媚狐妖看了黑骨尸一眼后决定早早退走,回到众多妖兽当中避险。

    “小女子受不得打打杀杀,先走一步~”

    白雨珺和几个妖皇跟狐妖一起后撤,准备汇合其他高手一起对付这黑骨尸,谁曾想那家伙盯紧了某白不放,拎着狼牙锤和铁索冲过来!

    说心里话,某白觉得这个不化骨一定是被龙骨镇压数万年心有怨气,然龙魂重归天地骸骨崩毁,怨气只能撒在自己这条蛟身上。

    还猜到另外一件事,这货肯定不是此方世界生物,极有可能来自‘外面’。

    能把神龙称作畜牲口呼孽畜,至少是神龙敌人。

    死后怨气不散被镇压北境冰原之下,龙骨神力压制令邪祟动弹不得,不管生前多厉害死后必定大幅削弱,怨气聚而不散诈尸罢了,与原本身躯魂魄没有什么干系,总不可能死了之后尸体与活着一样厉害,那样的话杀与不杀有甚区别。

    铁索如蛇般游走延展伸长欲索魂!

    龙枪直刺铁索,同时法术乱炸飞剑呼啸,白雨珺打斗时从不会粗心大意。

    嗯?

    漆黑铁索似活物想要缠住龙枪,急忙收枪,锋利枪刃在铁索表面留下一道痕迹,利刃划过火星四溅,抽回时急忙斜着抬起左臂厚盾,以盾牌辅以斜面抵挡狼牙锤打击……

    当的一声,白雨珺只觉得耳朵嗡鸣左臂麻木,看也不看直接右手举枪斜刺然后爆发瞬间加速后退,待离开一段距离才发现盾牌表面凹痕,眼瞅着不能用了。

    对面黑骨尸低头,腰间黑洞洞破损伤口冒黑气。

    龙枪太过锋利,对邪物有很强克制作用,可惜某白还无法发挥龙枪全部实力。

    铁索再来,另外几个妖皇出手打退诡异铁索,猴子则用自己的巨木与狼牙锤来了次硬憾,同样震得手臂发麻。

    或许对手也麻,只不过未表现出来而已。

    白雨珺忽然想起自己亦会玩索链,毫不犹豫高举左手……

    猛地,许多低阶尸怪魔物感到惊恐,忍不住恐惧纷纷远离某可怕凶兽,竟然令众妖皇四周为之一空。

    轰隆隆~!

    天空降下一道闪电被小手抓住,电芒闪烁滋啦乱响,抓在手里并未一闪即逝。

    刺眼闪电照亮世界,除了闪电,周围所有妖魔鬼怪面相闪电一侧覆盖白炽光芒,手里电蛇噼里啪啦乱响胡乱扭动不肯安分,旁边的猴子发觉身上猴毛根根竖起……

    黑骨尸漆黑虚无面孔发出嘶哑咆哮!挥舞铁索攻击!

    白雨珺手掌发出蜿蜒游走闪电劈向漆黑铁索!白的刺眼,黑的沉闷,狠狠碰撞火花四溅噼啪乱响!

    可惜没时间提前聚集风雨雷电,临时拉下来的又因为天气原因不够强悍。

    闪电消散,铁索似乎受到重创缩回黑骨尸手里,漆黑虚无面孔无声嘶吼,手持黑铁狼牙锤气势汹汹大步靠近,如恶鬼索魂!

    锈蚀头盔铁甲,如同刚刚从地下挖出来的破破烂烂黑披风,某种未知凶兽造型狰狞手臂护甲,像是一个从墓里挖出来的怪物……

    “白蛟!”

    “吾必喝你的血吃你的肉!让那条死龙看看长虫死得有多惨!”

    声音似嘶哑低语,传播恐惧情绪……

    白雨珺手持电芒闪烁龙枪不屑冷笑。

    “知不知道有句古话叫做入土为安,不老老实实躺在地下到处乱跑,区区一口怨气化生也敢大言不惭!今日便送你一程!”

    被说破本质令黑骨尸恼羞成怒,它确实只是一口咽不下去的怨气而已。

    僵尸大多都是这种东西,怨气晦气或执念聚而不散,借助不朽躯体爬出来作乱,为天地所不容。

    漆黑虚无面孔发出刺耳尖锐嘶鸣!

    。妙书屋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