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一灯大师和书生俱是一惊,书生更是走上前来,再次惊疑不定的问道:“当初大闹天龙寺的人是你?杀死荣枯的人是你?”

    岳子然不清楚荣枯是谁,但还是点点头。当初因为秦殇顽疾,岳子然与小六潜进天龙寺偷去秘药,但不小心被天龙寺僧人给发现陷入了重围之中。当时小六为了救他,自己身死在了天龙寺中,天龙寺的僧人更是死了不少,仇恨也就这样结下了。

    “师父?”书生扭过头来看着一灯大师,眼中满是愤恨。

    一灯大师沉吟半晌,最后淡淡地说道:“因果随缘,天龙寺与他之间的恩怨便由他们去了结吧。我佛慈悲,又怎么能见死不救?”

    “可是……”书生还要再说,却见一灯大师摆了摆手,说道:“很久之前,我便因为见死不救而自责半生,今日,你若想让我在佛门中能够潜心向佛的话,便不要再劝了。”

    书生听一灯大师声调虽然和平,但语气却极坚定,顿时知道无可再劝,只得垂头站起。

    一灯大师扶着黄蓉进了厢房,向岳子然招手道:“你也来。”岳子然依言跟着进房。

    一灯大师将门上卷着的竹帘垂了下来,点了一根线香,插在竹几上的炉中。房中四壁萧然,除一张竹几外,只地下三个蒲团。

    一灯大师命黄蓉在中间一个蒲团上坐了,自行盘膝坐在她身旁的蒲团上,向竹帘望了一眼,对岳子然说道:“你守着房门,别让人进来,即令是我的弟子,也不得放入。”

    岳子然知道一灯大师此时最忌讳被打扰,因此点头答应了,守到了门口。

    一灯大师闭了双眼,忽又睁眼说道:“他们若要硬闯。你就动武好了。关系你未婚妻的性命,要紧,要紧。”

    岳子然应了一声,心中自然明白,将宝剑取了出来,坐到了门前,紧握着剑柄,只要一有人进来便会出手,将对方逼出去。

    岳子然见一灯大师扭头对黄蓉说道:“你全身放松,不论有何痛痒异状。千万不可运气抵御。”

    黄蓉笑道:“我就算自己已经死啦。”

    一灯大师一笑。道:“女娃儿当真聪明。”当即闭目垂眉。入定运功,当那线香点了一寸来长,忽地跃起,左掌抚胸。右手伸出食指,缓缓向黄蓉头顶百会穴上点去。

    黄蓉身不由主的微微一跳,只觉一股热气从顶门直透下来。

    一灯大师一指点过,立即缩回,只见他身子未动,第二指已点向她百会穴后一寸五分处的后顶穴,接着强间、脑户、风府、大椎、陶道、身柱、神道、灵台一路点将下来,一枝线香约燃了一半,已将她督脉的三十大穴顺次点到。

    岳子然见一灯大师他出指舒缓自如。收臂潇洒飘逸,点这三十处大穴,竟使了三十般不同手法,每一招却又都是堂庑开廓,各具气象。心中颇觉诧异,他知道这便是传说中的一阳指了,一灯大师正在以毕生功力替黄蓉打通周身的奇经八脉。

    岳子然其实对一灯大师点穴的招式也颇感兴趣,他点过的各处穴道都是武学中内力需要疏通的穴道,岳子然九阳神功若想大成的话,也是需要将这些穴道通过自身内力打通的。

    督脉点完,一灯大师坐下休息,待岳子然换过线香,又跃起点在她任脉的二十五大穴,这次使的却全是快手,但见他手臂颤动,犹如蜻蜓点水,一口气尚未换过,已点完任脉各穴,这二十五招虽然快似闪电,但着指之处,竟无分毫偏差。

    岳子然惊佩无已,心道:“郭靖昔日曾经通过一灯大师这手点穴功夫,悟出了《九阴真经》中许多武学道理,自己虽然不曾学过《九阴真经》,但早已经牢牢记在心中了,更何况《九阳神功》并不比九阴真经弱。”

    待一灯大师点到阴维脉的一十四穴,手法又自不同,岳子然只见他龙行虎步,神威凛凛,虽然身披袈裟,但在岳子然眼中看来,哪里是个皈依三宝的僧人,真是一位君临万民的皇帝。

    阴维脉点完,一灯大师径不休息,直点阳维脉三十二穴,这一次是遥点,他身子远离黄蓉一丈开外,倏忽之间,欺近身去点了她颈中的风池穴,一中即离,快捷无伦。

    岳子然心道:“当与高手争搏之时,近斗凶险,若用这手法,既可克敌,又足保身,实是无上妙术,大理段氏的武学虽然已经逐渐没落了,但还是不容小视啊,随便一种武学都堪称神技。”

    再换两枝线香,一灯大师已点完黄蓉阴蹻、阳蹻两脉,当点至肩头巨骨穴时,岳子然突然心中一动,已经是将《九阴真经》与《九阳神功》内的武学道理,结合一灯大师的出招收式,逐渐开始明悟了。

    一灯大师此时宛如现身说法,以神妙武术揭示《九阴真经》和《九阳真经》中的种种秘奥,连带着一阳指岳子然也清楚了许多,至少在招式上已经学会不少了。

    最后带脉一通,即是大功告成。那奇经七脉都是上下交流,带脉却是环身一周,络腰而过,状如束带,是以称为带脉。这次一灯大师背向黄蓉,倒退而行,反手出指,缓缓点她章门穴。

    这带脉共有八穴,一灯大师出手极慢,似乎点得甚是艰难,口中呼呼喘气,身子摇摇晃晃,大有支撑不住之态。

    岳子然吃了一惊,见一灯大师额上大汗淋漓,长眉梢头汗水如雨而下,要待上前相扶,却又怕误事,看黄蓉时,她全身衣服也忽被汗水湿透,颦眉咬唇,想是在竭力忍住痛楚。

    忽然刷得一声,背后竹帘卷起,一人大叫:“师父!”抢进门来。

    岳子然正注意一灯大师一阳指的指法,一时没有听到来人脚步,但反应也不慢,手中的宝剑唰的抽出,直取对方的面门。

    渔人被岳子然打晕在瀑布旁边,苏醒后正好又遇见一些人,在知晓岳子然曾经所作所为之后,心中自然很是愤慨,因此他匆匆的上了山,在被书生告知师父已经在为黄蓉疗伤以后,更是急忙闯了进来。

    渔人只觉寒光闪过,心中暗自叫糟,急忙后退,而后便觉鼻尖有几丝毛发,却是岳子然削断了他额前的头发。渔人被逼着踉跄退后两步,正欲再上,樵子、农夫、书生三人也已来到门外。

    一时之间,厢房门前剑拔弩张起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