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梁上云雾笼罩,望不见尽处,周围一片寂静,唯有那书生朗朗的读书声,先前他故意不理岳子然,此时听黄蓉的话,却忍不住停了下来。

    书生愕然止读,抬起头来说道:“甚么微言大义,倒要向姑娘请教。”

    黄蓉打量那书生,见他四十来岁年纪,头戴逍遥巾,手挥折叠扇,颏下一丛漆黑的长须,确是个饱学宿儒模样,于是冷笑道:“阁下可知孔门弟子,共有几人?”

    书生笑道:“这有何难?孔门弟子三千,达者七十二人。”

    黄蓉问道:“七十二人中有老有少,你可知其中冠者几人,少年几人?”

    书生愕然道:“‘论语’中未曾说起,经传中亦无记载。”

    黄蓉道:“我说你不明经书上的微言大义,岂难道说错了?刚才我明明听你读道: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五六得三十,成年的是三十人,六七四十二,少年是四十二人。两者相加,不多不少是七十二人。瞧你这般学而不思,嘿,殆哉,殆哉!”

    岳子然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般牵强附会胡解经书的言语,闻言低声问道:“你这些歪理从哪儿学来的?不会是和岳父大人学的吧?”

    黄蓉骄傲的昂起头,轻声道:“当然不是,小时候爹爹逼我读书的时候,我胡想出来的,当时爹爹听了都辩不过我呢。”

    书生听了黄蓉的解释,也是不由地哑然失笑,心中暗服她的聪明机智。笑道:“小姑娘果然满腹诗书。佩服佩服。你们要见家师。为着何事?”

    黄蓉心想:“若说前来求医,山下的渔人说过纵然七公他老人家受伤至此,他们也不会通报的,想必这书生也会多方留难。可是此话又不能不答,好,他既在读‘论语’,我且掉几句孔夫子的话来搪塞一番。”

    于是黄蓉从岳子然背上挣扎的下来,深怕岳子然站在石梁上会劳累。

    岳子然搀扶着黄蓉。听她说道:“圣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君子者,斯可矣。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书生破觉有趣,仰天大笑半晌方止,说道:“好,好,我出三道题目考考你,若是考得出,那就引你们去见我师父。倘有一道不中式。只好请两位从原路回去了。”

    黄蓉道:“啊哟,我没读过多少书。太难的我可答不上来。”

    书生笑道:“不难,不难。我这里有一首诗,说的是在下出身来历,打四个字儿,你倒猜猜看。”

    黄蓉道:“好啊,猜谜儿,这倒有趣,请念罢!”

    岳子然见那书生捻须吟唱,心中不由地一阵苦笑,命运总是惊人的相似,虽然他们上山时经历了一些不同,但书生出的问题还是与书中相同,被黄蓉轻易的解了出来。

    三题解罢,书生大惊,他本以为这三道题颇为难猜,纵然猜出,也得耗上半天,在这窄窄的石梁之上,这两人武功再高,只怕也难以久站,要叫二人知难而退,乖乖的回去,岂知黄蓉竟似不加思索,随口而答。

    书生不由地站起身来,长袖一挥,向黄蓉一揖到地,说道:“在下拜服。”,

    黄蓉回了一礼,笑道:“见谅了。”

    书生若有若无的苦笑一声,转身纵过小缺口,道:“请罢。”

    岳子然站着静听两人赌试文才,心中早已经知道黄蓉会胜了,因此见那书生让道,心中没有丝毫的惊讶,背起黄蓉稍微一提气便越过了缺口,在那书生先前坐处足尖一点,又跃过了最后那小缺口。

    书生见岳子然负了黄蓉履险如夷,心中也自叹服:“我自负文武双全,其实文不如这少女,武不如这少年,惭愧啊惭愧。”侧目再看黄蓉,只见她虽然脸色惨白,但却洋洋得意,想是女孩儿折服了一位饱学的状元公,掩不住心中的喜悦之情。

    书生心想:“我且取笑她一番,好教她别太得意了!”于是说道:“姑娘文才虽佳,行止却是有亏。”

    黄蓉道:“倒要请教。”

    书生道:“‘孟子’书中有云:‘男女授受不亲,礼也。’瞧姑娘是位闺女,与这位小哥并非夫妻,却何以由他负在背上?孟夫子只说嫂溺,叔可援之以手。姑娘既没有掉在水里,又非这小哥的嫂子,这样背着抱着,实是大违礼教。”

    黄蓉闻言顿时心中有些无言,她心中原本是没有这些礼教大防概念的,不过因为与岳子然之间羞人的事情做的多了,此时听书生打趣反而不知道怎么辩驳了。

    岳子然闻言为黄蓉解围道:“‘嫂溺援之以手’尚且谓之从权,何况未婚妻乎?况且孟夫子最爱胡说八道,他的话怎么也信得的?”

    书生显然受儒家文化荼毒颇深,受不得别人说儒家亚圣孟夫子半点不好,闻岳子然言顿时怒道:“孟夫子是大圣大贤,他的话怎么信不得?”

    “呃。”岳子然略微迟疑,他来自千年以后,《论语》之类的儒家典籍读之甚少,到这个世上后更是没有读过几天书,能够识得繁体字书籍,写出一手别人看得懂的繁体字已经是很努力了,哪有什么可以引经据典为自己辩解的话。

    黄蓉最见不得别人对岳子然生气,笑吟道:“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得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

    书生顿时怔住了,呆在当地,越想越对,半晌说不出话来。

    黄药师对圣贤传下来的言语,挖空了心思加以驳斥嘲讽,曾作了不少诗词,这首诗便是黄药师所作的用来讽刺孔孟的。

    孟子讲过一个故事,说齐人有一妻一妾而去乞讨残羹冷饭,又说有一个人每天要偷邻家一只鸡。黄药师就说这两个故事是骗人的。

    这首诗最后两句言道:战国之时,周天子尚在,孟子何以不去辅佐王室,却去向梁惠王、齐宣王求官做?这未免是大违于圣贤之道。

    书生心想:“齐人与攘鸡,原是比喻,不足深究,但最后这两句,只怕起孟夫子于地下,亦难自辩。”又向黄蓉瞧了一眼,心道:“小小年纪,怎恁地精灵古怪?”又看了岳子然一眼,心道这小子的福气倒是不小,看这姑娘的样子,护短的很。

    书生当下不再言语,引着二人向前走进庙内,请二人在东厢坐了,小沙弥奉上茶来。那书生道:“两位稍候,待我去禀告家师。”(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