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声轰轰,铁舟随着瀑布即将流至山石边缘,若是冲到了边缘之外,这一泻如注,自非摔得粉身碎骨不可,岳子然左手铁桨急忙挥出,用力一扳,铁舟登时逆行了数尺。他右手扶着黄蓉,铁桨再是一扳,那舟又向上逆行了数尺。

    黄蓉见他吃力,满头大汗不由地说道:“将我放下来吧,我在舟里没事的。”

    岳子然全神贯注的扳舟,哪里听到她说话,双膀使力,挥桨与激流相抗。那铁舟翘起了头鼓浪逆行。

    此处水流虽不如瀑布般猛冲而下,却也极是急促,岳子然划得面红气促,好几次险些给水冲得倒退下去,但都在千钧一发之际透过内力运到掌上,将铁舟推了回来,宛似顺水而行一般。

    又行一阵,划过两个急滩,一转弯,眼前景色如画,清溪潺潺,水流平稳之极,几似定住不动。那溪水宽约丈许,两旁垂柳拂水,绿柳之间夹植着无数桃树,若在春日桃花盛开之时,想见一片锦绣,繁华耀眼。

    这时虽无桃花,但水边生满一丛丛白花,芳香馥郁,不由地让黄蓉一阵心旷神怡,料想不到这高山之巅竟然别有一番天地,因受伤而惨白的面庞也恢复了几分血色。

    这会儿铁舟缓缓向前驶去,绿柳丛间时有飞鸟鸣啭,黄蓉赞道:“没想到这高山之上还有这样一块桃源之地,与我们在太湖的家丝毫不差呢。”言罢,似乎又想起了与岳子然在太湖时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那片竹林,那片芦苇,还有他们洒在长堤上的欢声笑语,

    想到这里,黄蓉叹道:“若是我的伤难以痊可,那就葬身到太湖吧,那里是我们的家,有我今生见到的最美风景。也有着我这辈子最欢快的时光。”

    岳子然正想说几句话相慰,铁舟忽然钻入了一个山洞。

    洞中香气更浓,水流却又湍急,只听得一阵嗤嗤之声不绝,岳子然正想问那是什么声音,却见眼前斗亮,铁舟已然出洞,两人不禁同声喝彩:“好!”

    原来洞外是个极大的喷泉,高达二丈有余,奔雪溅玉。一条巨大的水柱从石孔中直喷上来。飞入半空。嗤嗤之声就是从喷泉发出。那溪水至此而止,这喷泉显是下面溪水与瀑布的源头了。

    片刻之后,岳子然回过头来,笑道:“说什么傻话呢。有我在你身边,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否则你爹爹绝对不会放过我的。”说到这儿他叹了一口气,似乎也想起了昔日的时光,说道:“太湖这会儿正是池塘挖藕,芦苇枯竭,黄牛耕田的收获时节,你现在回去,那里的景色一定没有这般美丽。”

    黄蓉不服气。说道:“渔人唱晚,大雁归巢,这种景色也是一种美,万物有理,世事兴衰。只有经的起起落衰败与繁华的景色才是最美的,而不是如眼前的景色一般,入秋之后没有秋景,景色始终不变如一,仿佛梦境,待的时间长了却只惹人厌烦。”

    两人这会儿已经上了岸,手携着手,并肩坐在岸边石头上歇息,看着水柱在太阳照耀下映出一条眩目奇丽的彩虹。

    黄蓉话音刚落,一人声便传了出来,赞道:“不错,城池俱坏,英雄安在?云龙几度相交代?想兴衰,苦为怀。唐家才起隋家败,世态有如云变改。疾,也是天地差!迟,也是天地差!”

    接着说话人从彩虹后转了出来,左手提着一捆松柴,右手握着一柄斧头,原来是个樵夫。他怔怔地盯着黄蓉,片刻之后笑道:“姑娘能够明白万事兴衰的道理,而不悲春伤秋,当真让人刮目相看。”

    说罢,那樵夫理也不理岳子然,继续唱道:“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踟蹰。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当听到最后两句,黄蓉想起父亲常道:“甚么皇帝将相,都是害民恶物,改朝换姓,就只苦了百姓!”不禁喝了声彩:“好曲儿!”

    那樵子脸上喜意更增,把斧头往腰间一插,仿佛遇到了知己一般,呵呵笑着问道:“好?姑娘请说,好在哪里?”

    黄蓉欲待相答,忽然眼睛一转,当下微微一笑,低头唱道:“青山相待,白云相爱。梦不到紫罗袍共黄金带。一茅斋,野花开,管甚谁家兴废谁成败?陋巷单瓢亦乐哉。贫,气不改!达,志不改!”

    她受了伤中气不足,本是颇为豪迈的一首曲子唱出来却有些轻柔,但声音妩媚如歌,余音缭绕在心头,迟迟不散,让人听了心醉。

    这一首小曲儿果然教那樵子听得心中大悦,他见岳子然、黄蓉二人乘铁舟、挟铁桨溯溪而上,自必是山下那渔人所借的舟桨,心旷神怡之际,当下也不多问,向山边一指,道:“上去罢!”

    只见山边一条手臂粗细的长藤,沿峰而上。岳子然仰头上望,见山峰的上半截隐入云雾之中,不知峰顶究有多高。

    两人所唱的曲子,岳子然听不懂一半,不过那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却听得明白。因此在背起黄蓉,双手握着长藤,提气而上攀爬的时候,嘴中不屑的说道:“改朝换姓,苦了百姓不假,但从陈胜吴广伊始,哪次改朝换代不是由百姓开始的?也只有这些生活无忧的人才会说出这些话罢了。”

    黄蓉在他背上笑道:“怎么?感觉他刚才在讥讽你这个当代最大起义军了头目了?”

    岳子然微微一笑,说道:“你可别忘了,你还是这头目的未婚妻呢,亏你刚才还附和他。”

    黄蓉拨弄岳子然的鬓角,心中对他爱极,嘴唇轻轻吻着他的脖颈,轻声道:“甚么梦不到紫罗袍共黄金带,甚么陋巷单瓢亦乐哉,都是爹爹平常常念的诗词罢了。我信口说上来的,其实我只要和你在一起便很开心了。”

    岳子然心中一暖,感觉到黄蓉压在自己背上的软肉,轻浮道:“我感觉到我家小白兔又大了许多,待忙完这些事情后,你一定要好好犒劳我。”

    黄蓉嗔怒的轻咬住岳子然的耳垂,含糊不清的说道:“色胚,都这会儿了还想那些龌龊的事情。”说罢,眼珠子一转,在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真的?”岳子然顿时一喜,仿佛是获得了莫大的甜头,双臂交互攀援,爬得更是迅捷,黄蓉却听山下樵夫远远传来的歌声有感,轻轻唱道:“活,你背着我!死,你背着我!”

    随着黄蓉低宛的歌声,两人已钻入云雾之中,放眼白茫茫一片,岳子然越爬越快,突见那长藤向前伸,原来已到了峰顶。踏上平地,岳子然见山峰顶上是块平地,开垦成二十来亩山田,种着禾稻,一柄锄头抛在田边。此时正由一头牛一个人坐在田间喝水歇息。那人上身赤膊,腿上泥污及膝,显见他刚在在耘草。

    黄蓉放眼察看,心中琢磨此人的身份,却听岳子然问道:“你就是武三通?”

    那农夫正诧异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两人,听岳子然问,又是一怔,点点头说道:“正是在下,不知两位是?”

    岳子然不答而是问道:“你有位养女唤作何沅君?”

    武三通更是惊讶,他的确有位唤作何沅君的养女。当初他与妻子武三娘成亲之后,一直没有孩子,所以才收了这一养女,只是何沅君尚待字闺中,平时接触的人不多,却不知岳子然是如何知晓的。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