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渔人见黄蓉对金娃娃鱼的习性如此知之甚详,当下不再怀疑,忽地向她与岳子然连作三揖,叫道:“好啦,算我的不是,求你送我一对成不成?”

    回过神来的黄蓉疑惑的问道:“你要金娃娃何用?又何必一定要抓住它们呢,任由它们在这河流间畅游岂不是更好?”

    那渔人皱着眉头,迟疑了一番,最后无奈的说道:“实不相瞒,我师叔是天竺国人,前几日来探访我师父,在道上捉得了一对金娃娃,十分欢喜。他说天竺国有一种极厉害的毒虫,为害人畜,难有善法除灭,这金娃娃却是那毒虫克星。他叫我喂养几日,待他与我师父说完话下山,再交给他带回天竺去繁殖,哪知道……”

    黄蓉接口道:“哪知道你一个不小心,让金娃娃逃入了这瀑布之中!”

    那渔人奇道:“咦,你怎知道?”

    黄蓉小嘴一撇,依靠着岳子然微笑道:“那还不易猜。这金娃娃本就难养,我先前共有五对,后来给逃走了两对。”

    那渔人双眼发亮,脸有喜色,道:“好姑娘,给我一对,你还剩两对哪。否则师叔怪罪起来,我可担当不起。”

    黄蓉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送你一对,那也没甚么大不了,可是我的家远在千里之外,现在身子又受了重伤,怕是来不及给你了。?”

    那渔人听了顿时懊丧起来,根根虬髯竖了起来,唉声叹气一番之后便要回去继续钓那两条金娃娃鱼。

    “喂。”黄蓉喊道:“你不是说那金娃娃聪明得很。吃过一次苦头。第二次休想再钓得着吗?”

    渔人没好气的说道:“钓不到也得掉。不然我怎么想师叔他老人家交差哦。”话语说罢,渔人想起什么事情来,扭头望着岳子然黄蓉二人上下打量,眼中满是怀疑神色。

    岳子然心中虽然不耐,但还是恭恭敬敬的打了一躬,说道:“不曾请教大叔尊姓大名。”那渔人不答,却道:“你们到这里来干甚么?是谁教你们来的?”

    岳子然扶着黄蓉,语气愈加恭敬的说道:“晚辈有事求见一灯大师。同时也想帮他了却

    几桩昔日的恩怨。这几桩恩怨不了,我想一灯大师无论如何也不可等得窥大乘佛法,看破红尘的。”

    岳子然知道如果自己直言要请一灯大师出手救人的话,这渔人一定会阻挠的,索性将其他事情也搬了出来,反正他这次来便做好了九死一生的打算。

    但饶是如此,那渔人仍是厉声道:“我师父不见外人,你们找他干么?你们是如何找到这里的?”他打量了黄蓉半晌,又是喝道:“你们想要我师父治病,是不是?”

    岳子然点点头。没有否认,而是轻声笑道:“当时一灯大师出家之时。我师父便在跟前,因此在下知道一灯大师隐居在此。”

    岳子然这是满口胡言了,洪七公压根没有向他提及过一灯大师的隐居之地,不过岳子然知道七公的面子在一灯大师师徒面前是最好使的,因此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

    “你师父?”渔人疑惑。

    岳子然只能再次介绍自己:“在下岳子然,新晋丐帮帮主,洪七公是我师父,这位是桃花岛黄药师之女黄蓉,乃在下未婚妻。”

    听罢岳子然的介绍,那渔人“啊”了一声,道:“原来如此。你们来找我师父,那是奉九指神丐之命的了?”

    岳子然点点头,毫不羞愧的说道:“正是。”

    那渔人低头沉吟,显然有些为难。

    黄蓉心想,乘他犹豫难决之际,快下说辞,又道:“师父命我们求见一灯大师,除了请一灯大师治病外,也有为段皇爷了却俗世恩怨的主意。”她先前是听岳子然这般说的,因此强调了一遍,至于什么恩怨她却是没想那么多。

    渔人抬起头来,直着眼睛问道:“什么恩怨?”

    “刘贵妃,鸳鸯织就欲双飞……”岳子然淡淡地说道。

    渔人对于段皇爷后宫的事情并不清楚,毕竟被戴了绿帽子的事情谁也不会到处宣扬的,因此完全不懂岳子然在说什么,只能皱着眉头问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岳子然微微一笑,说道:“你不用懂,只要告诉一灯大师我可以帮助他了却这些因果便可以了。”

    渔人半信半疑,忽地逼近黄蓉,左手一拂,右手横里来抓黄蓉肩头。见他突然发难,岳子然有些惊讶,但身体反应却不慢。当渔人右手离黄蓉身前尺许之际,岳子然左掌圆劲,右掌直势,使招“见龙在田”,挡在黄蓉身前。

    若依着岳子然往日的脾气,渔人敢对黄蓉动手,岳子然找教训他一番,即使不死也是半残了,但这一招却纯是防御,显然岳子然还是不想与渔人为难,深怕黄蓉的伤势不能及时得到救治。

    这一招是在黄蓉与渔人之间布了一道坚壁,敌来则挡,敌不至则消于无形。

    那渔人见岳子然虽然出掌,但势头斜向一边,并非对自己进击,心中微感诧异,五指继续向黄蓉左肩抓去,又进半尺,突然与岳子然那一招劲道相遇,只感手臂剧痛,胸口微微发热,这一抓立时被反弹出来。

    他只怕岳子然乘势进招,急忙跃开,横臂当胸,心道:“当年听洪七公与师父谈论武功,这正是他老人家的降龙十八掌功夫,那么这人确是洪帮主的弟子了,倒也不便得罪。”原来这渔人深怕岳子然等人假冒身份,所以才逼迫的岳子然出手相试。

    那渔人脸上已不似先前凶狠,说道:“纵然九指神丐自身受伤至此,小可也不能送他老人家上山去见家师。区区下情,两位见谅。”

    黄蓉问道:“当真连洪七公他老人家也不能?”

    那渔人摇头道:“不能!打死我也不能!”

    听他说的如此坚决,岳子然仍然不甘心,用最为柔和的语气说道:“我不求你将我们两个带上去,只求你能够将刚才的那句‘鸳鸯织就’的诗带上去。”

    渔人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坚决的说道:“不可能,这句诗词带到的话,师父一定会见你们的,我可不是傻子。”

    闻言的岳子然心中冷笑,耐心终于尽失,他突然一掌劈下,那渔人反应不及,脸上满是错愕,尔后不甘的昏倒过去了,他却没想到岳子然说动手便动手,并且出手是如此的矫捷。

    岳子然做罢,扶着黄蓉淡淡地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恰在这时,岳子然感到眼前金光闪烁,水底有物游动。他定睛瞧去,只见一对金娃娃钻在山石之中,两条尾巴却在外面乱晃。

    岳子然叹息一声,说道:“这番本是求人来的,却没想到先得罪人了,这对金娃娃鱼便算作补偿吧。”

    黄蓉闻言劝道:“唏!那不成,水这么急,怎站得住足?别发傻啦。”

    岳子然微微一笑,将黄蓉扶稳,去草屋中取出一艘黑黝黝的小船,两柄铁桨,还有一个木桶来。

    他将这些东西放下,来到岸边,在看准那两条金娃娃后,身子迅捷的跃出,脚步如云朵一般轻浮,在水面上轻点几下后,俯身一手一条,已握住了金娃娃的尾巴轻轻向外拉扯。

    因为恐弄伤了金娃娃,所以岳子然不敢使力,双手内力附着将两条鱼吸住,任由那两条金娃娃挣扎,却不能挣脱。岳子然接着一跃,鞋子虽然被水打湿,但还是轻飘上岸来,将金娃娃鱼放到盛水的木桶中,他便带着黄蓉坐上黝黑的小船,

    “你知道怎么走?”黄蓉奇怪的问道。

    岳子然将她安置稳当,说道:“放心吧,天下少有我不知道的事情,现在把这渔人得罪了,上面我们也不用讲什么道义了,直接骗过去闯过去就是了,一灯大师不会见死不救的。”(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