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本打算不理会一灯大师的徒弟,那位头戴斗笠额的渔人,径直沿着自己看到的那条小径上山的,但走到跟前才发现,那条小径消失在了瀑布旁的草屋之前。

    岳子然停住脚步,开始在脑海中思索上山的路径,半晌之后才从他那过目不忘的脑海中回忆起,一灯大师隐居的这座山峰光滑如镜,不能用寻常的法子上山。

    其实这座山峰从右首转过山角,已非瀑布,乃是一道急流,平时这位鱼人都是坐在铁舟之中,扳动铁桨在急湍中逆流而上,一次送一人上山的。

    岳子然也是这几日因为黄蓉的伤势给忙糊涂了,所以在思索一番后才想起来。他有心将铁舟拿出来带黄蓉直接上山,但知道之后还有请一灯大师出手救治蓉儿呢,本已经有了天龙寺那档子事,如果再与他的几个徒弟关系搞僵的话,便不好了。

    因此岳子然背着黄蓉走近柳树,只见柳树下那渔人身披蓑衣,约莫四十来岁年纪,一张黑漆漆的锅底脸,虬髯满腮,根根如铁,坐在一块石上,双目一动不动的凝视水中独自垂钓。

    黄蓉诧异的问道:“这瀑布水势湍急异常,一泻如注,水中哪里有鱼?就算有鱼也早被冲走了吧?”

    岳子然自然知道这渔人在做什么,不过没有说出来。

    他见这渔人正全神贯注的钓鱼,不敢打扰,扶黄蓉倚在柳树上休息。然而等了良久那人也不见回头,岳子然顿时急躁起来,蓉儿的伤势是拖不得的,况且他身中情花毒,指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因为内力压制不住而毒发,到时候便无法照顾蓉儿了。

    虽然岳子然修炼的九阳神功号称百毒不侵,但那是在神功圆满的时候。此时的岳子然九阳神功已经达到了一个瓶颈,想要突破变的圆满非常艰难。因为九阳神功若想圆满需要熬过全身燥热**之苦,打通全身所有几百个穴道。才真正练成,否则只是积存九阳内力。

    在岳子然的记忆中,张无忌所练的九阳神功能够水火相济,龙虎交会,大功告成,主要是借了布袋和尚那世间少有的宝物布袋。

    当时张无忌九阳真气外散体外,充斥在布袋内,但不消散。这些充沛的真气等于是数十位高手各出真力,同时按摩挤逼张无忌周身数百处穴道,内内外外的真气激荡良久。才将他身上的数十处玄关一一冲破。这等机缘自来无人能遇。

    岳子然想要九阳神功获得那样圆满的话。着实非常艰难,所以他的九阳真气暂时只能压制情花毒,而不能做到百毒不侵。

    岳子然上前几步,恭敬的说道:“在下丐帮帮主……”

    他话未说完。忽见水中金光闪了几闪,那渔人脸现喜色,猛然间钓杆

    直弯下去,只见水底下一条尺来长的东西咬着钓丝,那物非鱼非蛇,全身金色,模样甚是奇特。

    岳子然知道这渔人在钓娃娃鱼,因此没有感到惊奇,只见那渔人正要收杆。水中又钻出一条同样的金色怪鱼咬住钓丝,那渔人更是喜欢,用力握住钓杆不动。

    只见那钓杆愈来愈弯,眼见要支持不住,突然拍的一声。杆身断为两截。两条怪鱼吐出钓丝,在水中得意洋洋的游了几转,瀑布虽急,却冲之不动,转眼之间,钻进了水底岩石之下,再也不出来了。

    那渔人转过身来,圆睁怒目,喝道:“臭小子,老子辛辛苦苦的等了半天,偏生叫你这小贼来惊走了。”说罢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上前两步就要动武,不知忽地想起了甚么,终于强自克制,双手捏得骨

    节格格直响,满脸怒容。

    这渔人钓鱼不成将责任推到了他身上,岳子然倒也不恼怒,只是轻笑。

    不过向来护短的黄蓉却不依了,她挣扎的扶着柳树站起身子来,岳子然见状,急忙过去扶住,听黄蓉说道:“只是几条金色的娃娃鱼罢了,我家里便养着几对,有甚么希罕了?”

    那渔人听黄蓉说出他钓的那条金色怪鱼的来历,微感惊讶,骂道:“哼,吹得好大的气,家里养着几对!我问你,这金娃娃干甚么用的?”

    黄蓉不屑地道:“有甚么用啊?我见它生得好看,叫起来呀呀呀的,好像小孩儿一般,就养着玩儿,然哥哥,到时候回到家里我把它们从池塘里捞出来,让你见见,比这两条还漂亮许多呢。”

    那渔人听她说得不错,脸色登时和缓,道:“女娃儿,你家里若是真养得有,那你就须

    赔我一对。”

    黄蓉依着岳子然,语气有些喘,稍定之后才缓缓地说道:“我干么要赔你?”

    渔人指着岳子然说道:“我正好钓到一条,却给他莽莽撞撞的一声大叫,又惹出一条来,扯断了钓杆。这金娃娃聪明得紧,吃过了一次苦头,第

    二次休想再钓得着。不叫你赔叫谁赔?”

    黄蓉笑道:“就算钓着,你也只有一条。你钓到了一条,第二条难道还肯上钩?”

    渔人无言可对,搔搔头道:“那么赔我一条也是好的。”

    黄蓉摇摇头,神色低沉的说道:“若是把一对金娃娃生生拆散,过不了三天,雌雄两条都会死的。”心中却是想到自己与岳子然。

    这个世上最懂岳子然的人,非她莫属了。

    这几日岳子然强撑着的样子她其实早已经看出来了,尤其是在岳子然关心她的时候,那种因为疼痛而引起的胸部、背部以及手脚肌肉的僵直她都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在当时,凭黄蓉自己的聪慧,她便已经猜出岳子然了是中情花毒了。

    情花毒,岳子然曾经对黄蓉说起过,中毒者心中一动情便会剧痛,中毒深者会在情花毒遍布全身后死亡,而在念及心上人的时候,更会加速情花毒在体内散播和引起的疼痛。

    黄蓉心中虽然清楚,但却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帮助岳子然,她知道情花毒是有解药的,却也知道岳子然绝对不会现在抛弃她,去找寻解药。黄蓉在路途中也想过独自溜走,让岳子然安心的去取情花毒解药,但岳子然对她寸步不离的照顾,让她根本离不开。

    现在黄蓉只盼丐帮能够早日找到裘千丈,夺回解药了,如果真的撑不到那时候的话,黄蓉暗自心想,她便如金娃娃一般,随岳子然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