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华马车在官道上疾驰而过,带起一阵灰尘,惊醒了凌晨还未睡醒的布谷鸟。它们扑棱着翅膀,好奇的盯着远去的马车,尔后表达着自己的不满,连叫了几声“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嘤咛”一声,马车内的人苏醒过来,似乎是不放心的喊道:“然哥哥?”

    正在赶马车的岳子然闻言,勒住健马,转身掀起门帘进了车内,看着脸色黑气若隐若现的黄蓉有些心疼,轻声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黄蓉摇了摇头,强颜欢笑道:“我们现在到哪里了?”

    岳子然放了一个抱枕在她身后,尔后扶着她坐起来,笑道:“刚到黔南地界,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就可以寻到一灯大师了。”

    黄蓉看着岳子然满是血丝的眼珠子,说道:“歇一歇吧,我被颠簸着有些累了。”

    “好。”岳子然点点头,将车帘放下来,并将一件貂裘遮住黄蓉的身子。

    “你早知道一灯大师出家后所在的地方是不是?”黄蓉问道。

    岳子然点点头,笑道:“瑛姑当时与我说过,我只知道他所在的大致位置,但具体在哪座山头还是需要瑛姑来指点的。”

    黄蓉苦笑着说道:“你当初受了裘千仞的铁掌都强撑着没有求到一灯大师的门前,现在却因为我去求他……”

    岳子然急忙打断她,安慰道:“傻瓜,我与天龙寺之间的事情迟早是要有个了断的,那事情是我们不对,理应向一灯大师认罪才是,这次正好还可以救治你的伤势,一举两得。”

    他这理由说的勉强,不过黄蓉没有揭穿他,而是转移话题,好奇的问道:“当初你怎么是撑过来的?我们必须要去求一灯大师吗?或许我们可以回桃花岛找我爹爹。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千万别,如果你这副模样回去的话,你爹爹一定会杀掉我的。”岳子然用手为黄蓉打理了一下落在额头前的秀发,继续说道:“当初我也不是撑过去的,而是算计裘千仞一次罢了。”

    “你怎么算计他的?”黄蓉好奇的问道。

    “利用裘千丈趁机接近裘千仞,然后偷袭他,并在肩头藏了一块铁,当我刺杀没有成功,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便将肩头凑过去,然后趁他疼痛之际逃脱了。”岳子然说道。“所以那次虽然也受了一些内伤。到我还是挺过去了。没有伤及生命,只要慢慢依靠内力休养就可以了。”

    黄蓉不解的问道:“那我也穿着软猬甲,为什么非得要去寻一灯大师呢?”

    岳子然接过她的右手,探入内力查看她的伤势。口中答道:“你虽然穿着软猬甲但还是被裘千仞拼命使出的一掌给结实伤到了,受到了极厉害的内伤,必须用一阳指再加上先天功打通奇经八脉各大穴道,方能疗伤救命。”

    “自从全真教主重阳真人仙游,当今唯有一灯大师身兼一阳指与先天功两大神功,所以我们只能去寻他为你疗伤。”

    黄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半晌后问道:“你中了裘千丈的暗器,现在没什么大碍吧?”

    岳子然笑笑,安慰道:“你放心吧。我没事的,你只要照顾好你自己便可以了。”

    周围鸡鸣声响,天边开始翻起了鱼肚白,岳子然喂黄蓉喝了一些水,让她再躺下休息之后。才转身出了马车。在车帘落下的刹那间,岳子然先前强撑着的脸色,顿时惨白起来,豆大的汗珠不住地从他额头落下来,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打湿了岳子然的衣襟。

    盘坐在马车上,岳子然运起九阳真气,将情花毒素压制住后,方才轻舒了一口气,继续驱车向前。

    他们在中午时分的时候才进了一座小镇子,丐帮的弟子早已经等在那里了,给岳子然换了马车,尔后从怀中取出一张地图,对岳子然说道:“岳帮主,这是白公子命我交给您的,瑛姑她老人家随后便赶到,让您到桃源县境内后再把地图打开。”

    岳子然接过,问道:“铁掌峰现在怎么样了?”

    丐帮弟子恭敬地说道:“裘千仞已经按您的吩咐被抓起来了,裘千丈兄妹被轿内的胖女子救走了,裘千尺的丈夫死在了全真七子的手里。”

    岳子然点点头,说道:“让兄弟们抓紧查询裘千丈兄妹的位置,到时候我会亲自找他们算账的。”

    “是。”丐帮弟子点点头,尔后皱着眉头说道:“帮主,西毒欧阳锋当时乱战一开始,便带着他的侄子逃脱下山了,长老怀疑他是找您麻烦来了,让你行事千万要小心一些。”

    “恩。我清楚了。”岳子然说罢,上了马车,又是马不停蹄的向目的地赶去。

    又行了一天一夜,再到中午,两人在路旁一个小饭铺中打尖休息的时候,黄蓉胸口疼痛,只能喝半碗米汤。岳子然一问饭铺的小二,知道当地已属桃源县管辖,忙取出地图,见图旁注着两行字道:“依图中所示路径而行,路尽处系一大瀑布,旁有茅舍,自有路径上山。”

    岳子然见路途已近,更不耽搁,上马而行,依着地图所示奔出七八十里,道路愈来愈窄,再行**里,道路两旁山峰壁立,中间一条羊肠小径,仅容一人勉强过去,马车前行不得,岳子然只得解开马套,留健马在山边啃食野草,自己背负起黄蓉迈开大步径行入山。

    循着陡路上岭,约莫走了一个时辰,道路更窄,有些地方岳子然须得将黄蓉横抱了,两人侧着身子方能过去。

    这时正值八月秋天时节,落叶纷飞,满目苍凉,路旁山峰插天,让岳子然徒增一些悲凉沧桑之感。又行了一阵,岳子然腹中饥饿,从怀中取出干粮炊饼,撕了几片喂在黄蓉嘴里,自己也不停步,边走边吃,吃完三个大炊饼,正觉唇干口渴,忽听远处传来隐隐水声,当即加快脚步。

    空山寂寂,那水声在山谷间激荡回响,轰轰汹汹,愈走水声愈大,待得走上岭顶,只见一道白龙似的大瀑布从对面双峰之间奔腾而下,声势甚是惊人。从岭上望下去,瀑布旁果有一间草屋。

    岳子然拣块山石坐下,取出地图查看一番之后,知道是到山头了。他抬头远眺,很快便看到了上山的小径,伸手将黄蓉再次抱起,安慰道:“蓉儿,你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便可以见到一灯大师了。”

    说罢岳子然背负起黄蓉继续向前,抬头间却见远处瀑布旁柳树下坐着一人,头戴斗笠,岳子然知道他便是一灯大师的徒弟了,当下决定不理会他,准备径直路过,直接朝山上前进。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