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是什么?一步相距便是天涯,半步别离便是沧桑。

    起风了,不知吹来何处的云朵掩住了圆月,扯动了旗幡,撕碎了流年,带着长啸声漫过了原野,越过了大河,穿透了空间,回荡着久久不歇的悲凉。

    人若能转世,世间若真有轮回,那么,我爱。

    我们前世曾经是什么?

    你若曾是东海仰望星空的女子,我必是你眼角划过的那一颗流星;你若曾是那个离家出走小女孩,我必是在你前进路上客栈的老板,在故作漫不经心间,看着你留下或者毫不知情地远去。

    你若曾是一段传奇,我必是轻声诵读你万人瞩目而心中欣喜的人;你若曾是佛前修行千年的白狐,我必是殿前的那一炷香,焚烧着,陪伴过你一段静穆的时光,然后在佛前苦求千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因此,今生相逢,总觉得有些前缘未尽,却又很恍惚,无法仔细地去分辨,无法一一地向你说出,只到痛过之后,险些失去之后,才知道原来爱是一步的天涯,半步的沧桑。

    打斗中的洛川、石清华等人皆被岳子然悲凉啸声震住,情不自禁的住了手,忍不住向场内看去。

    却见岳子然缓缓地站起身子,嘴角鲜血未尽,目光却在火光中变的通红,背上的疼痛早已经变的麻木,任由针上毒素慢慢地钻进心口,让他的心如刀剜般的疼痛,他的手中紧握着打狗棒,一步一步的向裘千仞走去,步伐很轻,却是一步一个脚印。

    裘千丈此时早已经愣住了,他身边的裘千尺也是满脸的惊骇。

    岳子然中了毒,他们再清楚不过了,那针上的毒正是裘千尺由绝情谷带来的情花毒,中毒的人心中一动情便会剧痛。

    毫无疑问。岳子然现在是动情的,然而,他此时的表情却是冷漠,没有丝毫因为疼痛而表现出来的肌肉冲动。

    裘千丈本来便是想算计岳子然中毒,然后以解药做筹码与岳子然做交易的,但这一切计划都被裘千仞愚蠢的打乱了。

    岳子然缓缓地走到裘千仞面前,猛然的举起来一棒子向裘千仞的脑袋敲去。

    如果说先前岳子然的一招月落星沉惊天地泣鬼神的话,那么岳子然用打狗棒使出的这一招便无法再用言语可以形容了,这一招达到了岳子然一直所追求的“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的境界。

    然而这一切付出的代价却是岳子然所付不起的。秋风漫过原野。卷起他的衣衫。也让他眼角的泪水轻轻滑过。

    裘千仞掌心与黄蓉猬甲尖刺一触,也已受伤不轻,双掌流血,心下惊怒交集。看到岳子然的一击之后本想闪避,却发现这一招他是无论如何也闪不开的。

    岳子然的打狗棒恨恨地砸在了裘千仞头上,让他眼前的山河刹那间失去颜色,然后岳子然一脚又是踹在裘千仞肚腹上,先前插着的听弦剑顿时穿了过去。岳子然继续上前一招踹在裘千仞的命根上,接着连出四招,打断了裘千仞的腿脚。

    群雄只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看岳子然像看一头恶魔。

    岳子然拿起宝剑,裘千丈急忙喝道:“住手。岳子然,你中了情花毒,若还想要命的话,赶快住手。”

    岳子然抬头看了裘千丈一眼,“哈哈”大笑起来。面若癫狂,声音中充满着悲凉,让周围闪烁着的火把光芒都减弱了许多,半晌如泣如诉的笑声停歇下来后,岳子然轻轻地擦拭干净脸上的血迹,淡淡地说道:“他想死?我便让他生不如死。”

    说罢,一脚提起身前落着的听弦剑,伸手接住,在裘千仞身上连砍数剑,将他的四肢都斩了下来,尔后几脚踢到裘千仞身上,骨头碎裂的声音不断传来,每一脚下去都让痛昏的裘千仞苏醒过来后再痛昏过去。

    江南七怪中的越女剑韩小莹不忍的将头扭过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终于知道当初黑风双煞在提到小乞丐这个名字的时候,为何会害怕成那个样子了,他简直是恶魔。”

    另一旁,这时却是石清华与洛川在拦着欧阳锋两人。

    岳子然最后一脚踹罢,目光在裘千丈、裘千尺、公孙止、欧阳克等人的身上缓缓地掠过,淡淡地说道:“我发誓,你们这些人都得死。”

    说罢,岳子然转身提起裘千仞扔给白让,声音低沉的说道:“踏平铁掌峰,鸡犬不留。”

    铁掌帮违背道义在先,所以在场的江湖客都没有言语,却听裘千丈在身后怒吼道:“我用解药唤我妹妹的性命。”

    岳子然俯身抱起黄蓉,仔仔细细的查看她的伤势,将脸挨过去和黄蓉脸颊相触,觉

    到尚甚温暖,稍感放心,叫了几声,黄蓉却仍不答应,忙将右手放在她后心“灵台穴”上,助她顺气呼吸。

    约莫过了一盏茶时分,黄蓉“嘤”的一声,悠悠醒来,见了岳子然低声叫道:“然哥哥,我胸口好疼。”

    岳子然微微一笑,轻声安慰道:“蓉儿别怕,我现在便带你去寻一灯大师,他可以治好你的伤。”

    黄蓉想起什么来,虚弱的问道:“你的伤?”

    岳子然笑道:“我没受伤,你别担心,我现在便带你去治伤。放心,只要有我在,你一定会没事的。”

    黄蓉轻轻地拭过岳子然的眼角,突然苍白无力的笑道:“你哭了。”尔后又摇摇头,说道:“不要去,你和天龙寺有仇,他们不会救我的。”

    岳子然俯身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劝慰道:“傻丫头,只要有我在,他一定会救你的。”说罢,岳子然抱着黄蓉站起身子来。

    裘千丈仍在大声吼道:“我用解药唤我妹妹的性命,她还怀着孩子呢!”

    岳子然没有答话,缓缓地走到白让身边,嘴中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杀!”然后走出人群,对孙富贵吩咐道:“备马,我前往西南,你去请瑛姑。”

    吩咐完这些后,岳子然运转轻功,抱着黄蓉兔起鹃落间,留下一道身影,向山下飞奔而去。

    而在他的身后,这时的铁掌峰已经是喊杀声漫天。

    全真七子遥遥望着岳子然消失的背影,呆愣半晌之后,马钰抽出宝剑,大声喝道:“铁掌帮违背江湖道义,陷我等于不仁不义,杀。”顿时,整个围观的江湖人群也动起手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