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到琴音乍响,裘千仞心头便闪过一丝不妙,待看到在夜空中闪过两道寒芒的宝剑之后,整个心更是沉到了心底。

    他,终究是大意了。

    岳子然双剑在手,剑速比先前更快,根本不给裘千仞亡羊补牢的机会,双鬼拍门封住裘千仞的退路,一把宝剑更是在裘千仞的胳膊上留下一道伤痕,血如泉涌一般染红了他的衣袖。

    岳子然一击得手便步步紧逼,连绵不绝的剑招快速的挥洒出来。

    远处举着火把的群雄只能看见道道残影,很少有人能够看清岳子然的招式。

    不过,洛川看了一眼岳子然的出招之后,也知道岳子然此时根本没有招式。

    裘千仞虽然落了下风,还受了伤,但终究姜还是老的辣,一阵措手不及之后很快便稳定住了阵脚,小心翼翼地对付着岳子然,只盼岳子然的内力没有那么夸张,在抢攻后懈怠的时候他可以出敌致胜。

    裘千仞却不知,他先前凭借掌力来与岳子然对打还是很有效果的。

    毕竟九阳神功的内力再强,也不可能让岳子然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便赶上苦练几十载的裘千仞,只不过九阳神功讲究的是“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所以才迷惑了裘千仞。

    算计别人,是岳子然最在行的事情。

    寻找机会的裘千仞完全不知道岳子然九阳神功的绵绵不绝,轻易不会枯竭,所以招架了半天的功夫。却发现岳子然攻势丝毫不见减弱。他知道在这样下去。自己恐怕要凶多吉少了。所以拼着受伤,猛然上前一步,双掌齐出,用尽了全身百分之二百的力气,向岳子然打去。

    那双掌未到跟前,一阵劲风已到,卷起岳子然的衣袖,让他禁不住后退了一步。

    不过刚后退一步。岳子然便闷哼一声,踏步向前,手中双剑顿时慢了下来,如在切豆腐的刀具一样,轻缓地向裘千仞切去。

    洛川与石清华同时上前一步,她们知道,这恐怕是两人目前最强的一击了。

    其实高手过招,真正的胜负只在一线之间。

    先前的过招只是试探与消耗罢了,消耗人的精气神,消耗人的体力。然后在对方失误的时候给予致命一击。

    清风吹过,刹那间的光芒盖住了漫天的月光。漫天的星辰掩住了颜色,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半柱香时间,月光与星辰才恢复了平常的颜色。

    群雄再看向岳子然时,眼中都掩藏不住震惊的神色。

    先前的月落星沉不是错觉,而是岳子然的那一剑,着实震惊了所有人,让群雄刹那间失神,忘记了时间的流转与沧海桑田。

    回过神来的众人这时才一阵惊呼,只见裘千仞此时面对岳子然半跪在地上,小腹中插着一把宝剑,岳子然的另一把宝剑则横在他的肩头,随时可以取他的性命。

    岳子然抬头仰望星空,此时的圆月虽亮,却丝毫掩藏不住星辰的光芒,他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声音低沉的说道:“欠下的,总是要还的,包括你,也包括我。”

    裘千仞闭上了眼睛,面色死灰,没有答话,倒是裘千丈突然上前几步,举起手中黝黑精钢打造的筒子,大声喝道:“岳小子,我今日便取你的性命。”说罢,猛然拉动手中旁边的拉环,钢筒顿时射出一片暗器来,那暗器细如牛毛,通体黝黑,在火光中根本看不清楚。

    岳子然早已经料到裘千丈此人不会不留后手的,所以在快要击败裘千仞之前,他的余光便一直紧盯着裘千丈,此时见裘千丈祭出了暗器,心中却是不慌,但在看清裘千丈下手的对象后,他的心却是沉了下去,暴喝出声,声振寰宇:“尔敢!”

    正如岳子然了解裘千丈,裘千丈同样也了解岳子然,所以他的下手对象是黄蓉。

    裘千丈说话出手只在刹那间,显然此人已经是精心练习过与算计过了,旁边的洛川与石清华反应虽然快人一截,但刚迈出身子便被早候在一旁的欧阳锋和轿内女子给拦下了。

    岳子然舍了裘千仞,身子急忙后退,催动全身的内力,将漫步云端的轻功运到极致,在空中留下几道残影了,起落间落到了黄蓉身边。但此时暗器已到身后,他来不及躲闪,整个身子将黄蓉挡住,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形势陡转,先前黄蓉还在为岳子然赢得了比武而高兴,没想到转眼间就成了这幅模样。她急忙扶住岳子然,焦灼的问道:“然哥哥,你怎样了?有没有事?”

    入体的是一根根细针,像锋针一般将岳子然的后背蛰痛,但面对黄蓉急切的表情,岳子然一面暗运内功,将身后的经脉封住,以免有毒,一面强颜欢笑地说道:“没事,没有事。”

    此时的洛川、石清华早已经与欧阳锋和轿内的胖女子缠斗在了一起,无暇分顾岳子然这边,他们打斗的动静比岳子然还要打,各种精妙的招式尽出,让在场的江湖群雄看了,大饱眼福。

    裘千丈见岳子然中针,心中一喜,顿时觉着自己的算计是对的。他正要开口说话,与岳子然做一个交易,却见裘千仞突然如老鹰一般飞跃起来,一只势大力沉的铁掌猛然拍向岳子然的后背。

    “不要。”裘千丈吼道,同时出声的还有白让等人。

    岳子然此时背后剧痛,正在用内力封住经脉,因此一时之间没有觉察到裘千仞的袭击,但面对裘千仞的黄蓉却看见了,她猛烈地推开岳子然,自己却未来得及避让,让裘千仞的双掌打在了她的肩头。

    黄蓉身不由主的往后摔去,人未着地,气息已闭。

    你知道心疼的滋味吗?心疼是心底不由自主的会泛起一股莫名的味道,拉长了时间,撕扯了空间,毁灭了世界,忘记了痛楚。

    错愕不及的岳子然看着黄蓉倒地,心中闪过一丝的悲凉,心血上涌,喉咙泛甜,一股鲜血喷了出来。

    “啊……”充满内力宣泄的凄凉的声音刹那间响彻天地,震的本事低微的江湖客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