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着火把的光芒,在场的众人这时才看清轿子内女子的模样。

    她穿着一身类似于宫女的装扮,但却没有丝毫的媚态,身子几乎充满了轿子的整个空间,面色浮肿,眼睛被厚厚的眼皮和额头坠下来的肉给挡住了,只留下一条细小的缝隙,透出两道寒光来。

    很丑,简直丑的有些骇人听闻,所有的江湖客似乎都没有见过这样因为胖而丑成这样的人,如果用一个词汇来描述她的话,那便是肉球,一坨肉球。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在看向裘千丈时,都露出了怜悯的模样,他们实在无法想象,当一个沉重如山一般的女子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是如何下得去第三条腿的。

    岳子然轻笑一声,放下手指,淡淡地说道:“承蒙慕容前辈抬爱,将灵鹫宫宝石指环交给了我。”

    轿内女子冷哼一声说道:“一枚指环罢了,慕容老头在世的时候我都不把他放在眼里,现在你拿着一枚掌门指环便想吓倒我?痴人说梦,这枚指环理应姓唐,只有在唐家人手里,我才会承认。”

    岳子然针锋相对的说道:“吓倒你?我可没打这种主意,你这坨肉横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便已经被你吓倒了。至于它属不属于姓唐的,你得去问一下唐棠了,前提是你还有脸见到耕叔。”

    轿内女子似乎有些忌惮耕叔,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耕叔?我有什么不敢见他的?”

    “岳阳有人要杀可儿,若不是我及时出现的话,恐怕耕叔这会儿早已经杀到你门前。将你那满身肉祭奠唐先生了。”

    岳子然戏谑的看向裘千丈。说道:“当时我还奇怪你怎么不在可儿身边呢。原来是和你的老相好快活去了。你说耕叔要知道这件事的话,会不会生气?”

    “你去万花楼了?”轿内女子岔开话题,愤怒的说道:“你若再招惹我家可儿,可别怪我不客气了。”轿内女子这些天只顾着与裘千丈缠mian了,只知道救可儿的是唐棠,却没想到其中还有岳子然的份儿。

    “咳咳。”岳子然急忙咳嗽了几声,目光斜睨黄蓉,见小萝莉还是一副云山雾罩的模样。才坦然辩解道:“我和可儿是好朋友,为何见不得?倒是你,不知道把袭击可儿那群人的身份查清楚没有?”

    唐可儿的事情显然重要许多,轿内女子没有再多追究岳子然与可儿之间的事情,沉吟道:“查不到,要刺杀可儿的那些人身份虽然能查清楚,却着实找不到刺杀可儿的动机。”

    说到这儿,轿内女子才想起某事了,她冷笑道:“你师父十字剑客楚陕倒是落在我手上了,还抬出你的身份。央告我放掉他呢。”

    轿内女子有多残忍,岳子然自然明白。想到楚陕要将自己这个徒弟兼仇人抬出来央告对方,可想受到了什么酷刑,他心中都已经有些不落忍了。

    岳子然目光跨过她,放在裘千仞的身上,淡淡地说道:“要杀便杀,关我屁事。裘千仞,站出来吧,我们的事情今天应该了结了。”

    闻言的裘千仞走到了场边,声音低沉的说道:“我要等你好久了,上次让你跑掉,老朽已经有三年不曾睡过一次好觉了。”

    “多行不义的人都是这种下场。”岳子然说罢,上前几步,扭头见黄蓉紧跟在自己身后,显然小萝莉并不放心,想靠近点场内,以便有突发事情时,好帮助他。

    岳子然低声说道:“就在这里等着,我不会有事的,不然到时候我担心他伤到你而分心的话,可就得不偿失了。”

    黄蓉自然明白这些,强颜欢笑的点了点头。

    说罢,岳子然施施然的走到了场中间,拱手说道:“裘帮主,请了。”

    场内顿时安静下来,只有火把燃烧时的乍响声,所有人都努力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场内人动手的一招一式,原因无他,这或许是华山论剑以来仅有的高手对决了。

    裘千仞的眼睛微眯着,仔细打量岳子然一番后,缓缓地拱了拱手,吐出一个字:“请。”

    两人先前对话丝毫不像有深仇大恨的人,但随着裘千仞的“请”字一落,两人同时动手了。

    裘千仞的铁掌在空中划过直取岳子然中宫,掀起的动静“唿唿”作响,让人听了便不自觉会想起这一掌打在肉上的疼痛。但岳子然却丝毫不躲闪,腰间的宝剑被中指食指扣动,在火光中闪过一道耀眼的光芒,砍向裘千仞的手腕。

    裘千仞早已经领教过岳子然漫步云端的身法与剑法的精妙了,并没有想一击奏效。不过,他知道岳子然内力不足,是以这一掌使上了十层的掌力,即使碰不到岳子然,掌风也会伤到岳子然的。

    但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岳子然的内力早已经非吴下阿蒙,一剑逼退裘千仞之后,身形未动,显然裘千仞的掌风没有对他造成丝毫伤害。

    裘千仞一阵心惊,万万没想到九阴真经上的武功会有这么大的威力,让短时间内的岳子然的内力大增,竟然与自己数十年精修的内力不相伯仲了。

    但吃惊归吃惊,此番比斗关系到生死,裘千仞只能将心神沉淀下来,沉着的应对着岳子然的攻击。

    两人一人凭借双掌,一人凭借宝剑,一人沉重威猛,一人迅捷无比,一时之间倒也是半斤对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场下的人也不曾大饱眼福,原因是岳子然的剑实在有些太快了,裘千仞的双掌一招还没用尽,便只能退回去避开岳子然的利剑,精妙之处丝毫没体现出来。

    但事实上众人都认为这才是高手的比试,他们在一招之间便已经想到了千万种变化,并在刹那之间想到对策,将千万种变化带来的威胁消匿无形。

    半柱香的时间过后,有人惊讶一声,远远指着岳子然的剑,道:“岳帮主剑速慢下来了。”

    顿时有人感叹道:“岳公子剑速虽快,但消耗内力颇多,此时怕是支撑不住了。”

    他话音未落,便见岳子然的宝剑脱手而出,飞向裘千仞手掌,被裘千仞一掌给打飞到了一旁,插在土地上颤抖不休。

    “脱力了?”丐帮内有人惊呼,“快救岳公子。”

    裘千仞心中也是这般想的,心中大喜,上前一步,势大力沉的一掌向失去宝剑的岳子然砸去。

    只是不知为何,一声琴音断断续续响了起来。(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