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月十五,中秋节,圆月挂梢头,照亮了整个大地,宛如青天白日一般。唯一不同的是,洒在台阶下凉如水的月色将夜空蒙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朦胧,似烟像雾又像纱。

    小镇所有的人家此时正沉浸在一种团圆的气氛之中,即便是客栈、小巷也挂起了喜庆的红灯笼。各家都准备了可口的饭菜,各种各样的饭香弥漫在一起,在小镇的上空组成了一股诱人的味道。

    然而,令小镇居民颇感惊讶的是,早上还繁华的小镇此时彻底安静了下来,前些日子在他们这里住宿的江湖客,早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了镇子,登上了铁掌峰。有居民在谈论起最后见他们情景的时候,都说他们的脸上一片凝重,丝毫没有节日的气氛。

    当岳子然要与裘千仞单打独斗的消息放出来以后,顿时在整个小镇的江湖群体中炸开了锅。裘千仞是谁?当年被王重阳邀请参加华山论剑的人物,成名江湖二十载,从不曾听闻他遇到过敌手。

    岳子然是谁?大半年前在江湖猛然蹦跶出来的丐帮俊彦,虽然坐到了丐帮帮主的位置,但更多人认为那是他作为洪七公弟子的身份得到的,而不是因为他的实力。

    在几个月前,初任丐帮帮主的岳子然并不被江湖好汉认可,但短短几个月内,君山一役歼灭铁掌帮大半精锐,将裘千仞逼到了铁掌峰上,不敢下山半步,在山东更是扛起了抗金的大旗。被大金领军王爷所忌惮。只能与之暂时和解休战。这些足可见岳子然的手段,所以并没多少人认为是岳子然狂妄自大。

    跟随岳子然他们上山的江湖客大都认为,岳子然还有后招,他这样的人,绝不会做赔本买卖的。裘千仞自然也是这样认为的,他从不认为岳子然会是一位讲江湖道义的人,正如裘千丈对他的评价:不要用任何道德高尚的形容词来描述岳子然,他只是一匹狼暂时披上了羊的外衣。一旦真正怒起来,他可以用一千种酷刑折磨死一个人。

    一些人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久了,他们会给生死一个重新的定义。裘千仞脑海中清晰记着裘千丈当时怅惘的说道。

    不过裘千仞这次也有充足准备,到时候岳子然若敌不过耍诈的话,他有许多高手可以帮衬,不仅有欧阳锋,还有裘千丈请来的那位让欧阳锋都忌惮不已的高手。

    比武场地选在铁掌峰顶,铁掌帮禁地之前。

    此时,这里被围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火把不计其数。将整个天空都烧红了。

    月光洒在地上早已经不见了踪影,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只有红彤彤的火光,这让岳子然一阵可惜,他遥望天空半晌之后,扭过头来对黄蓉说道:“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中秋节不能好好地赏月,当真是可惜了。”

    黄蓉神色间有些紧张,但又不想让岳子然看出来,因此轻轻地说道:“以后有的是机会。”

    岳子然微微一笑,将身上的长衣披到黄蓉身上,低声问道:“软猬甲穿着没?”

    黄蓉点点头。

    岳子然见状,对站在他身后的白让吩咐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保护好她。”

    白让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师父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师母的,倒是您,千万要小心。”

    “是啊,帮主,千万要小心啊。”身后的丐帮弟子齐齐说道。他们是铁掌峰顶上,最为人多势众的群体,占据了半个场地,声音混在一起,如雷般作响,将其他势力说话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一人声突然从远处传来,冷冷地说道:“小乞丐?没想到岳子然是你,小九也是你。洛师姐当真是找了一个好相好,好传人啊。”声音听着不大,但清晰的响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耳际,将先前嘈杂的场面压了下来,一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心中在惊骇说话人是谁。

    谜底很快被揭开了。

    所有群豪纷纷转身向身后看去,只见六个穿红戴绿的仆从,抬着一辆比平常轿子宽上许多也高上许多的轿子,走向裘千仞所在的方向。

    洛川听到这人的声音,先前还是平静无波的脸色,顿时皱起了眉头,她樱唇轻启,正要开口说话,却听岳子然淡淡地说道:“老妖怪?没想到你也来了,看来裘千丈为了对付我,把他自己做下的丑事都揭开了,也许当年在烟柳巷我就不应该救下他。”

    轿子被抬到了裘千丈身旁,六个仆从小心翼翼地将轿子放下,但饶是如此还是响起一阵沉闷的声音,荡起一股子灰尘。

    轿子内的人说道:“做丑事?他未娶,我未嫁,既没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没有违背伦常,男欢女爱,怎么便是丑事了?倒是你,我早应该想到你是小九的,毕竟这世上会耍剑的人不多,却没想到被你给瞒过去了,让你苟且多活了几年。”

    “拜裘帮主所赐,我岳子然在生死边缘不知道走了几回,但想要我死?没有那么容易。”岳子然接着讥讽道:“再说,男欢女爱本是常情,但他裘千丈若与这世上丑的比死还要恐怖的女子做苟且之事的话,那岂不就是做丑事吗?”

    “伶牙利嘴,你就这么和前辈说话的?”轿子内的女人没有被激怒,声音冷了下来,说道:“听说你把摘星令都偷出来了,没想到现在还活着,看来灵鹫宫越来越没规矩了,亏某人常以灵鹫宫守护者自居。”

    岳子然伸手止住洛川,淡淡地笑道:“灵鹫宫有一条规矩,丑女人质疑美女任何决定的时候,都将永远被逐出灵鹫宫。”

    轿子内的女子冷冷地问道:“谁规定的?”

    岳子然轻轻地竖起自己的手指,说道:“我刚刚规定的。”

    轿子的门帘猛然被掀开来,一双矍铄的目光投向岳子然手指上的宝石指环,惊讶的说道:“掌门指环?怎么会在你手上?”

    接着她又看到了石清华,又是一怔,半晌之后冷静下来,冷笑道:“原来你已经执掌了太湖自在居,果然好本事。”(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