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尘埃落尽,岳子然将打狗棒插在腰间,淡然地说道:“丘道长,承让了。”

    丘处机咳嗽几声,挣扎着站起身子来,抓起在自己面前颤抖不休的宝剑,便要继续上前与岳子然再战,不过却被身后的一人给喝住了。

    “住手。”丹阳子马钰上前一步拉住了丘处机的衣袖,对岳子然拱手说道:“岳帮主,丘师弟脾气暴躁,多有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岳子然回了一礼,说道:“马道长言重了,我与丘道长只是互相切磋一番罢了。”

    马钰颔首说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岳公子现在的身手,比在中都的是时候可要长进许多了,我们师兄弟几个一起上也万万不是对手的。”

    不待岳子然谦虚,马钰继续说道:“先前在进来时,我听岳公子说丝毫不将裘千仞的本事放在眼底,我想这不是在打诳语吧?”

    岳子然迟疑的点点头,不知道马钰问这番话的意思。

    马钰见岳子然点了头,顿时心中一喜,接着便将先前他们商量好的主意说了出来。

    “比武?”岳子然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喜,他其实是想将铁掌帮彻底铲除不留后患的。毕竟丐帮以后的大部分精力都将放到北方,南方将成为丐帮的大后方,不仅要提供人力物力,长时间的经营也可以让丐帮在倘若事败的时候,有一处容身之地,可以东山再起。

    铁掌帮不灭,到时候在丐帮背后捅刀子找麻烦的话。那对丐帮来说绝对是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马钰见岳子然迟疑。急忙说道:“郝师弟与岳帮主的关系。整个江湖的人都是知晓的,这次我们全真教被江湖好友抬爱,站出来主持公道,便表明整个江湖好汉都站在丐帮这边。”

    “只是铁掌帮百年基业,就这样被毁于一旦的话,着实让人可惜。更何况我相信铁掌帮还有一些兄弟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辈,即便是某些恶人想必也是受了裘千仞教唆,还望岳帮主三思而行。不要滥杀无辜。”

    王处一又将洪七公抬了出来,说道:“洪前辈一生杀过二百三十一人,那二百三十一人个个都是恶徒、贪官污吏、土豪恶霸,大奸巨恶、负义薄幸之辈。洪前辈生平从没杀过一个好人,最让我师父敬佩。岳公子如果这般杀上铁掌峰的话,到时候一定会让洪前辈心寒的。”

    “不错。”郝大通也说道:“小乞丐,你师父一辈子的好名声可不能毁在你手里啊。再说,丐帮现在支援山东义军,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如果在铁掌峰折不少好手的话。对丐帮可是很大的损失。”

    岳子然这时已经从思考中清醒过来,他含笑请全真七子进了议事厅。不急着表态,先让青衣侍女沏了好茶,才坐在首座笑道:“话虽如此,但裘千仞行事卑鄙,岳小子也是怕遭暗算的。”

    马钰信誓旦旦的说道:“岳帮主放心,只要你答应了,裘千仞那里自有我等去说。到时候整个江湖站在岳公子背后,裘千仞若敢有什么小动作的话,不劳丐帮动手,我等便会出手教训他的。”

    岳子然挥了挥手,满面笑容的说道:“千万别岳帮主岳帮主的叫,我是郝师父的徒弟,各位道长便叫我岳小子吧。”

    待众人点头同意之后,岳子然又用颇为真诚的语气说道:“不瞒各位道长,我也是非常不希望丐帮在铁掌帮折损人手的,只是山东形势紧张,迫切需要我们快速解决铁掌帮问题,同时将铁掌帮收敛的财物用作义军军资。”

    “财物?”丘处机脸显怒相:“难道你们丐帮攻打铁掌帮便是要取铁掌帮的财物?”

    岳子然暗中翻了个白眼,心道你不当家当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了。

    他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道长的师父,全真教祖师爷王重阳前辈曾经领兵抗金,即使事败在终南山创立全真教之后,也是志向不移,一直在暗中筹划着抗金的大计,这些事情各位前辈应该清楚吧?”

    “不错。”全真七子各自点了点头,师父的这些经历他们还是知晓的。

    “既然知晓,各位前辈也应该明白,战争是需要花钱的。当初王前辈为了筹措银两可没少劳心劳力。”岳子然不急不缓的说道:“铁掌帮这些年贿赂官府,代替朝廷横征暴敛、欺压良善,霸占别家产业的恶行可没少做,财物更是积攒了不少。各位道长,你们说这等不义之财,我应该不应该取之?以便我丐帮继承起重阳前辈的遗志,继续扛起抗金的大旗?”

    “其实换一种说法,这也是一种劫富济贫,不是吗?”岳子然最后扫视众人一眼,笑道。

    钱乃身外之物,取之应有道,这是许多江湖客都认可的道理,即便是贪财的小人在当着众人面的时候也会冠冕堂皇的说出这一套。但岳子然直截了当的告诉众人,丐帮此行不仅为了报仇,更是为了取铁掌帮多年攒下的财物,着实让全真七子无话可说。

    半晌之后,马钰说道:“抗金乃是义举,铁掌帮这些年来投靠金国,干下不少恶行,也是该他们为抗金做出一些贡献的时候了。”

    岳子然听马钰这般说,顿时拱手说道:“既然道长都已经如此说了,我便听道长的,与那裘千仞比武解决私人恩怨,绝不将其他无辜人等掺和进来,只是到时候铁掌帮若有其他卑劣动作的话,可别怪我丐帮破坏规矩。”

    全真七子还在思考让铁掌帮出血的事情呢,却没想到岳子然居然如此干脆的答应下来。

    丘处机狐疑的看了岳子然半天,都有些怀疑他这次围攻铁掌峰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铁掌帮的那点家底而来。”

    错愕一番之后,马钰拱手说道:“岳帮主放心吧,到时候若裘千仞当真如此不讲江湖规矩的话,我等也无话可说,但凭岳公子说了算。”

    岳子然点点头,稍后笑道:“马道长,丐帮近些天来在山东战事颇为吃紧,刚才我又听说在襄阳的兄弟也加入反抗金国的队伍中去了。全真教作为江湖各大门派推举出来的话事人,还望道长也能够带领江湖同胞对我丐帮帮衬一些。”

    马钰笑道:“那是自然的,说来惭愧,师父他老人家一辈子的心事便是驱除鞑虏还我河山,我师兄弟几个却痴迷在了武学道经中不可自拔,比起岳公子来……”

    他话没说完,便见白让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拱手对岳子然说道:“师父,归云庄少庄主陆冠英带领太湖群雄前来助阵了,随他们跟来的还有石大家和木青竹木姑娘。”

    “石大家也来了?”岳子然站起身子来,他倒没想到这件事把石大家也给惊动了,他听瘸子三说过,石大家轻易是不出太湖自在居一步的。(未完待续。。)

    ps:  朋友来北京了,在陪着玩,昨天没顾上更新,抱歉。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