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师哥,我们不把丘师兄追回来?”玉阳子王处一在一旁问道。

    马钰摇了摇头说道:“由他去吧,就让他试探一下岳公子的态度,到时候我们也好做其它打算。”

    清净散人孙不二站起身子来,插口说道:“要我说,这裘千仞的确该杀,他当初犯下那么多的错也是时候了结了。不过这岳公子心也太狠了些,当初上官帮主精忠报国闯下的好名声本来就已经被裘千仞败坏的差不多了,现在他竟要彻底毁掉铁掌峰的基业。”

    郝大通为自己徒弟辩解道:“只怪裘千仞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当初几乎灭了衡山派满门不说,甚至襁褓中的孩子也不放过。”

    马钰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都停下,稍后说道:“裘千仞该死,这的确不错。或许我们可以想一个折中的法子。”

    “什么?”其他人齐齐看向马钰。

    “岳公子既然要报仇,我们也不拦着。但这般大规模攻上铁掌峰,对于双方的人来说都会造成很大的损失,尤其现在丐帮在山东需要大量的人手,我想若有其他法子解决的话,岳子然一定不会拒绝的。”马钰分析道。

    “什么法子?”郝大通迫不及待的问道。

    “摆擂台,让岳公子与裘千仞公平决战。”马钰一字一顿的说道。

    “不行,那不行。”郝大通拼命的摇头,说道:“裘千仞当年好歹也是几乎与师父同名的人物,现在过了二十多年,一身的本事估计更加出神入化了。岳小子再天才,恐怕也不是裘千仞对手。”

    马钰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不见得。岳小子当初在中都的时候,实力已经是惊人了,一身剑术更是惊天地泣鬼神,现在有了黄岛主与七公两位前辈的教导,他的武艺恐怕不比裘千仞差。”

    “再者。你们注意到他旁边跟着的那位女子了吗?”马钰问道。

    “注意到了。”也许是女人天性,清净散人对于洛川格外的记忆深刻,“那人给我的感觉很强,这种感觉我只在当年师父身上感觉到过。”

    “不错。”马钰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种感觉,可见岳小子身边是不缺高手的。所以我们也不必担心他会被裘千仞伤到。”

    最后,马钰站起身子来大声说道:“男子汉,父母血海深仇便需要自己去报,我们给岳小子一个机会,也给天下群豪一个交代,至于岳小子答应不答应。便看他有没有这种气度了。”

    王处一点点头说道:“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法子。”

    ……

    丘处机见到岳子然的时候,丐帮各长老、舵主正好散去,岳子然将他们送出之后,扭头便看见了站在一旁的丘处机。

    岳子然拱手说道:“岳子然见过丘道长。”

    丘处机点点头,说道:“岳公子,我有话要对你讲。”

    “哦。”岳子然目光含笑,略一思索后问道:“可是铁掌峰的事情?”

    “不错。”丘处机应道。

    “哦。”岳子然应了一声笑容冷了下来。说道:“既然如此,富贵,送客。”

    “是,师父。”站在岳子然身后的孙富贵走上前来,嬉笑的道:“丘道长,请吧。”

    丘处机没想到岳子然一言不合便要赶人,丝毫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顿时有些愠怒,打落孙富贵恭请人离开的手臂,朗声说道:“岳子然。你身为丐帮帮主,理应维护江湖和平,怎么能够为了一己私利挑起两大帮派之间的争斗?”

    岳子然冷笑着说道:“当初裘千仞铁掌歼衡山一役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出面?现在我要报父母之仇了,你们却又假惺惺的冒了出来。”

    丘处机怒道:“当初家师正与西毒欧阳锋等人齐聚华山论剑,为了平息由《九阴真经》带出来的江湖祸端而努力。那裘千仞先是托病不参加论剑。接着又行事极为诡秘的歼灭了衡山派武师,待家师知道后,已经是晚了。”

    岳子然淡淡地说道:“那后来呢?裘千仞照样不是横行江南,肆意妄为,为非作歹?你们或许惧怕裘千仞铁掌威名与铁掌帮的实力,我丐帮可不怕,裘千仞这次我是非杀不可了。”

    丘处机脸色变的铁青,怒道:“凭你的本事也想杀掉裘千仞?我劝你是为你好,铁掌帮这次可是纠结了不少江湖高手,更有许多江湖门派是不希望你们灭掉铁掌帮的,到时候他们一定会站出来阻挠你的,那时丐帮损失的兄弟可不是几只手就能数过来的啦。”

    “裘千仞的本事我早不放在眼底了。”岳子然说道。

    岳子然的确是有说这这话底气的,当初在桃花岛的时候,他的剑法已经是给欧阳锋造成很大麻烦了。后来他在洪七公、黄药师以及老顽童的教导下,武功更是精进,再加上他身居九阳神功这等高深的内家绝学,早已不同凡响。

    要知道之前岳子然最大的弱势便是内力不足,现在短板补足,岳子然早已经与裘千仞有一战之力了。

    或许,上次他能够凭内力接下裘千仞一掌便是明证,

    “狂妄,我今天倒要试试你的本事。”丘处机说罢,转身抽剑,直取岳子然面门,剑势凌厉,显然是动真怒了。

    岳子然显然没想到丘处机说动手便动手,眼睛微眯,直直盯着丘处机那灿若星辰的宝剑划过自己的眼角。

    待及胸的时候,岳子然先前还挂在腰间的打狗棒被他一拨一挑挡开了宝剑,尔后迅捷的向丘处机劈去。

    丘处机反应也快,一击不成,立刻脚蹬身边的墙壁,身子如俯冲的老鹰一般,躲过岳子然的打狗棒,居高临下向岳子然双目刺来。

    岳子然脚步不动,仍然是一拨一挑,再次将丘处机的攻击当下。他接着上前一步,碧绿的打狗棒瞬间化为了万千影子,将丘处机所有的落脚点都给封住了。

    丘处机万般无奈,只能使出全真教的轻功绝学,身子再次踩着墙壁拔高,手上的宝剑化作一道流星,以万夫不当之勇,直刺向岳子然的左肩。

    岳子然冷哼一声,手中的打狗棒瞬间加速,只在丘处机的瞳孔中留下几道残影。丘处机只觉自己手上的宝剑受到一股猛力,震的虎口发麻,禁不住松开了剑柄。那把宝剑像脱线的风筝,直直插在地上,兀自颤抖不休。

    丘处机正惊愕不已,却感觉到腰间受到一股巧力,一时把握不住平衡,跌落在了地上,荡起一片尘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9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