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上岳子然刚与黄蓉甜**的用完早餐,丐帮各处的长老、舵主便已经都聚齐到会客厅了。.他踏入房门,只见在座的所有丐帮**起身,齐声恭敬的说道:“见过帮主。”

    岳子然点点头,说道:“都是自家兄弟,大家不用客气。”

    说罢,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在示意青衣侍女将每人面前的酒碗满上之后,岳子然才示意众人坐下,正经地说道:“我们丐帮对付铁掌帮从我开始接掌帮务的时候便开始了,其中原由有我的私利在内,这一点我不否认。“

    说到这儿,岳子然环顾四周,突然抬高声音问道:“我想问一下,各位需要一位有父母不共戴天之仇却不敢报的帮主吗?”

    “不需要。”众人齐声喝道。

    谢长老随后又大声说道:“帮主的仇恨便是我们大家的仇恨,况且杀人偿命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无论是谁都别想拦住我们。”

    其他人纷纷附和。

    岳子然示意众人停下,说道:”铁掌帮在两湖四川一带为非作歹,帮众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同时还拿钱勾结官府,贿赂上官,自己做起了官府,并且私通金国,干这里应外合的勾当,这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等此行,也是替天行道了。那些阻挡我等的人,无不是怀有一己私利,担忧我丐帮壮大后与他们为难的人。”

    丐帮众人无不一一点头。

    岳子然冷笑着说道:“我等北边山东兄弟在为抵抗金狗而浴血奋战,没想到在这里却遭到了小人猜忌,各位,曰后他们阻拦我等上铁掌峰,我等该如何办?”

    “杀上去。”众人激情被岳子然煽动起来,站起身子大声应道。

    岳子然也站起身子来,待众人都安静下来之后,才说道:“这近半年的时间来,我丐帮弟兄在铲除了铁掌峰各地的势力时,折损了不少兄弟,现在请各位拿起桌上的酒,让我们敬各位死去的兄弟一碗。”

    岳子然说罢,当先拿起桌子上的酒碗,上前一步洒在自己的身前,高声说道:“各位兄弟一路走好。”

    其他丐帮**也如岳子然那般将酒洒在身前。

    待青衣侍女将众人的酒碗又满上后,岳子然举起酒碗说道:“大家痛饮这碗酒,明天杀上铁掌峰。”

    众人随岳子然举起酒碗一饮而尽,而后将酒碗投掷到地上,摔个粉碎,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报冤仇,除歼邪,杀上铁掌峰。”

    众人顿喝一声,声震云霄,甚至惊动了住在其他院子内的全真七子、江南七怪和天龙寺僧人。

    江南七怪正聚集在一起,尝着岳子然命白让送过来的黄蓉熬的鸡汤,在听到丐帮群雄喊的话后,柯镇恶叹息一声。

    “大哥,怎么了?”妙手书生朱聪见状问道。

    柯镇恶笑道:“当初不经意救到的一个小乞丐,谁知道十几年后会成为这般模样,我大哥在天有灵的话,也许会感到欣慰吧。”

    “时也命也。”朱聪也是感叹地说道:“也许正是因为他小时候经受过了常人所不能经受的事情,所以现在才有了这般了不得的成就吧。”

    稍微一顿,喝了一口鸡汤,颇为享受的咂摸一番后,朱聪又说道:“倒是我们,大哥,到时候我们当真要随岳公子一起杀上铁掌峰吗?现在可是全真七子都要阻拦岳公子歼灭铁掌峰呢。”

    柯镇恶冷笑一声说道:“当初王重阳王真人,抗金失败后建立了全真教,出手抢到了《九阴真经》,化解了江湖的血雨腥风,更在华山之上挫败了其他四位高手,登上了天下第一的宝座,俨然成为了江湖中的泰山北斗,武林盟主级的人物。”

    “王真人武艺、人品都无话可说,大家也都尊敬他,任由他执江湖之牛鼻,慢慢地全真教也有了江湖第一大派的样子,否则当初丘处机丘道长在见到我们后,也不会那般盛气凌人了。我估计现在武功被他放在眼里的,也只有黄药师那样的人物了。”

    “在王真人仙去之后,全真七子没有完全继承王真人的衣钵,武艺相差甚远,全真教的名望他们也是在勉强支撑着。这次他们来阻拦岳子然上铁掌峰,可能有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不想看到丐帮变强,但大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全真七子受江湖各大帮派的抬爱,推举为了主事人,他们不便推辞,也想要借这个机会维护全真教在江湖的地位罢了。”

    越女剑韩小莹说道:“没想到马钰马道长会有这般复杂的心思。”

    柯镇恶叹一口气说道:“这也不怪他,身为门派的话事人,他们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利益、名望,这些即使他们不在乎,但也要去争取,因为他们的身后还站着许多人,可不像我们几个,闲云野鹤,每天自己喝饱吃足便成。”

    众人信服的点点头。

    全真七子可没有江南七怪的待遇,他们早上都是吃着自己带来的一些干粮。

    在晨练时他们都听到了丐帮的喊声,此时都聚在大厅内,仔细商量对策。

    “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们又何必劝说岳子然与铁掌帮握手言和呢?况且,那裘千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郝大通在一旁底气不足的说道。

    “你不懂。”王处一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师父他老人家闯下的名声不能在我们七个手中给衰落了。”

    “即便是裘千仞当初做的不对,他丐帮也不能将铁掌帮几代的基业给毁了吧?”丘处机说道:“不如我先过去劝劝那岳子然。”

    马钰皱紧眉头,说道:“你去?到头来只能打起来。我们这里劝说岳公子最好的人选只有郝师弟。”

    “我?”郝大通一顿。

    “不错,凭借你们之间师徒的情谊,他想必不会怠慢你的。”

    “凭岳小子那能说会道的嘴巴,估计到时候被说服的是郝师弟。”丘处机哈哈笑道:“我看岳公子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我想我可以劝说他成功的。”说罢,不听马钰再说,他便提剑走出去了。

    “师哥,我们不追回来?”王处一问道。(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