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落月升,铁掌峰下。

    赶了长时间的路,许是乏了,院子里一片安静,静寂无声,偶有虫鸣也很快淹没在凉如水的月色中了。

    一阵清风吹来,翻动一池皱水,将近枯黄的荷叶在池塘上微微作响,让人只觉凄凉。

    岳子然将长衣披在黄蓉身上,说道:“天气凉了,以后记着要多穿点衣裳。”

    时近中秋,近乎圆满的月盘挂在树梢头,随着清风微微摆动,倒影在台阶上,就像水中的细草,在轻轻摆动。

    月色迷人,岳子然端坐在月光下,自酌自饮,就着小菜,别有一番闲适。

    听黄蓉答应了一声,岳子然伸手抓住她的右手,轻轻把玩着,抱歉的说道:“本来说好我们八月十五便回桃花岛成亲的,却没想到因为这么多事情给耽搁了。”

    黄蓉一身白衣,宛如仙子一般在月色中轻轻绽放。

    她抿嘴一笑,凉风拂鬓,低声说道:“那只是一道形式罢了,我只要和你可以在一起,便是高兴的,又何必在意那么多世俗规矩呢?”

    岳子然闻言,感谢的一笑,目光向月,眼神有些深邃,让黄蓉有些看不透彻。

    “你在想什么?”黄蓉只能开口问道。

    “我在想,这一辈子无论结局如何,只要与你在一起,我便是成功的。”岳子然吞了一杯猴儿酒,轻柔地说道。

    黄蓉虽然受用,但还是忍不住挠了挠他的手心,说道:“整天说一些不知羞臊的话。也不知道你都和谁学的?”

    “当然是和我自己学的。”岳子然说罢。伸手拉起黄姑娘。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

    黄蓉起先不依,害怕被人看到,但耐不住岳子然的软磨硬泡,还是坐在了岳子然的腿上,她嘟着嘴不满的说道:“小心腿麻了。”

    岳子然揽着她的腰肢,细嗅发间的清香,笑着说道:“不会,你的身体还是太单薄了。以后还是要多吃些好的才是。”

    许是想起了其他人,黄蓉咯咯笑道:“我才不要呢,日后长成胖嫂那样怎么办?”

    “绝对不会,我的蓉儿即使长胖了,也一定是如‘一枝红艳露凝香’的杨贵妃那般美丽。”岳子然举着空酒杯,在黄蓉为他倒满后浅饮一口,笑着说道。

    “你又没见过杨贵妃长什么模样。”小萝莉故意与岳子然抬杠。

    岳子然轻轻一笑,目光再次盯了月盘半晌,许是想到了前世的亲人,他唏嘘的问道:”蓉儿。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黄蓉一怔,如星辰一般闪亮的眼睛盯着岳子然。不就知道他为何会这般说,沉吟半晌之后,才说道:“前世今生嘛?我不知道,小时候父亲告诉我,我是被母亲从星空中摘下来的一颗最亮的星辰,所以我一直以为自己前世是一颗星星。”

    “后来长大渐渐懂事后,我一直以为自己前世是一只在桃花岛奔跑的白狐狸。”黄蓉甜甜的笑道。

    “你就是一直白狐狸,现在成了一位勾人心魄的狐狸精。”岳子然用手指略显轻浮的轻勾黄姑娘的下巴,说道:“我的魂儿都被你勾走了。”

    黄蓉作势要咬岳子然的手指头,却被岳子然轻松躲过去了。

    小萝莉斜着脑袋,略显天真的问道:“你为什么这般问?”

    岳子然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了前世一些东西,一些人,一些事,还有一段年华罢了。”

    “有时候我并不想让自己回忆起那段时光,因为那样会感觉我和你的距离很遥远;但我却又在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因为只有拥有那段记忆,我才是与众不同的,毕竟忘记是最大的背叛。”

    黄蓉听岳子然说的若有其事,顿时睁大了眼睛。

    岳子然苦笑一声说道:“我给你说这些作甚。”说罢,将杯中的猴儿酒一饮而尽,郑重其事的说道:“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黄蓉不解的问。

    “在这里等我,不要上铁掌峰。”岳子然一字一顿的说道。

    “为什么?”黄蓉皱起了眉头。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之你不要去就是了。你要相信,我一定会安然无恙下山的,即便是打不过,我们也完全可以接受其它江湖门派的调停,暂时与铁掌帮握手言和。”

    黄蓉轻摇了摇头,说道:“不,我先前说过,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便是高兴的。”末了,小萝莉认真地问道:“你也有这种不祥的预感吗?之前来铁掌峰的时候我便总觉着有一些事情要发生,所以我是不会让你一个人上山的。”

    岳子然仔细打量着黄姑娘认真的表情,半晌之后举手轻轻地将她的鬓发别到脑后,淡笑着说道:“放心吧,这世上能杀死我的人不多,我杀不死的人几乎没有。”

    稍后也许是觉着气氛有些低沉,岳子然将黄蓉横腰抱起,说道:“我送你回房见休息。”

    小萝莉没有拒绝,任由岳子然将她抱到了房内,然后打来一盆热水。

    “你做什么?”黄蓉见岳子然要脱自己的鞋袜,急忙缩了回去。

    岳子然将她的两只玉足抓了过来,说道:“这些天匆忙的赶路一定累坏了吧?”说罢将黄蓉雪白粉嫩的双脚浸在了热水中。

    “嗯。”黄蓉脸色绯红,若有若无的应了一声。

    双脚是她最为敏感的地上,此时被岳子然握在手中,只觉心中升起了一股温暖的气息,染红了她的面颊,同时也迷糊了她聪灵的脑袋,只希望时间就这样过往挺好。

    岳子然将水倒掉后,见小萝莉还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坐在软榻上,顿时戏弄心起,上前将小萝莉揽到怀里,左手攀向“山峰”,俯身吻住了小萝莉的嘴唇,仔细的感受着最爱人口中的清香与贴身的体温。

    良久不见小萝莉挣扎,岳子然有些奇怪,问道:“你怎么了?”

    黄蓉急忙摇了摇头,面色愈加红润,说道:“没,没什么。”却是丝毫没注意到岳子然的左手还在她的衣襟中作怪。

    过了一会儿,黄蓉又说道:“今晚,你…便在这里睡吧。”

    岳子然神色一亮,顿时答应下来,害羞的黄姑娘可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过。

    吹灯拔蜡之后,岳子然在床上抱着黄蓉,轻声问道:“你今天怎么主动让我留下来了。”

    小萝莉夜色中闪动着明亮的眼睛,说道:“给你一个惊喜。”

    “什么?”岳子然有些纳罕。

    小萝莉没有答话。

    岳子然感到黄姑娘的身子慢慢缩了下去,突然他“哼”了一声,只觉自己兄弟被一双小手握着,而后更是进入了一片温润的地方……

    过了良久,岳子然抱着洗漱过后的黄蓉,苦笑着问道:“这些事情你都是跟谁学的?我一定绕不了她。”

    黄姑娘仰起头,闪亮有神的眼睛看着岳子然,说道:“是从你包裹里那本书看来的。”

    “什么?”岳子然一阵疑惑,早忘记自己包裹中有这么一本书了。他用手抹着小萝莉的嘴角,说道:“以后,再不许这样了。”

    “真的吗?”小萝莉一副好笑的样子看着岳子然。

    “嗯,以后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可以。”

    “果然是个坏东西。”黄姑娘说着便掐住了岳子然腰间的软肉,开始施行家法。(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