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扭过头去,阳光正好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只好用手遮住,才看清台下的站着的全真教七子。

    为首的丹阳子马钰拉住先前说话的丘处机,拱手说道:“岳帮主,当真是巧,我们又见面了。”

    岳子然走向台阶相迎,笑道:“怎么,你们此行不就是来找我的吗,说不上什么巧吧?”

    马钰微微一笑,装作没有听懂岳子然揶揄的语气,说道:“我们师兄弟几个正在镇子中四处寻找住处呢,却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岳公子。”说罢,目光还漫不经心的盯了一眼岳子然身后的宅子。

    岳子然得到了对方的暗示,又见郝大通虎视眈眈的盯着他,顿时感到一阵头疼。他倒不是不通情谊的,只是郝大通也住进这宅子的话,日后免不了找他切磋,况且对方此行究竟是来帮助谁还不一定呢。

    岳子然正要答应,却见街头又走来一群人,先前在洞庭湖便与岳子然分别的郭靖,正跟在他们的身后。

    “江南七怪?”丘处机一愣,当即迎上前去,拱手说道:“没想到今日在这铁掌峰下又见到各位了。”

    柯镇恶笑道:“丐帮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江南七怪怎么能不来凑凑热闹呢?”说罢冲先前岳子然声音传来的方向,拱手说道:“岳帮主,江南七怪前来为丐帮助拳了。”

    岳子然顿时笑呵呵的拱手对他们说道:“那岳子然先谢谢各位了。”

    妙手书生朱聪这时站出来笑道:“怎么?全真各位道长也是来为丐帮助威的吗?”

    全真七子顿时一阵尴尬,最后是玉阳子王处一站出来笑道:“这场争斗是丐帮与铁掌帮之间的事情,我全真教终究是不好掺和的。”

    南希人顿时奇怪的问道:“那各位到这里来作甚?”

    王处一苦笑道:“实不相瞒,江湖上各大门派还是希望丐帮与铁掌帮化干戈为玉帛的,所以他们才此番相聚来铁掌峰。而我全真教因为在江湖上的声望,被各方门派抬举,成了此番的主事人。我师兄弟几个也只能厚着脸皮过来了。”

    柯镇恶顿时脸色冷了下来,问道:“这么说来,各位道长此番是来为难岳帮主的?”

    丘处机豪爽的说道:“柯兄言重了,我们可没有存心与岳帮主为难的意思,我们只是受江湖各派的抬爱,出来主持一番公道而已,毕竟我们任何人也不想江湖再像几十年前那样,掀起一股血雨腥风。”

    柯镇恶一阵沉默,丘处机所言在理,当年因为一本《九阴真经》,整个江湖中的人都是一副癫狂的模样,经书只要易手,便意味着有一门一派一世家被灭了满门,至于其他死在争夺路上的高手更是不知凡几。

    稍一思虑,柯镇恶又说道:“丘道长此言差矣,当年裘千仞几乎灭了衡山派满门,岳帮主此番前来寻仇也是人之常情,杀人偿命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再者,铁掌帮近些年来勾结金国,欺压同族;仗着金国对朝廷的威慑,在江南毫不把官府放在眼里,四处敛财,为非作歹,岳帮主此番讨伐他裘千仞也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吧?”

    丘道长语气一滞,他粗人一个说不过柯镇恶,只能将目光移向了王处一。

    王处一无奈上前笑道:“话虽不错,但冤家宜解不宜结,裘千仞或许罪孽深重,但其它人却是无辜的。我们不能殃及无辜的人,所以这次来也是以防万一罢了。”

    柯镇恶还没答话,街道另一旁却有一人唱了一句佛号,说道:“王道长这话不错,万事皆有因果,今日恶因很可能是他日的苦果,岳帮主得饶人处且饶人才是。”

    岳子然扭头看去,顿时心中一紧,原因无他,领头的僧人身穿黄色僧袍,年纪五十岁不到,慈眉善目,布衣芒鞋,正是岳子然上次在偶遇陆官人时见过的天龙寺僧人。

    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位僧人,他们目光锐利,手执哨棒,身体健硕,显然都是天龙寺的高手。

    岳子然心中稍微一乱,很快便镇定下来。

    他笑道:“大师此言差矣。想问,当初裘千仞杀我父母是不是种下了恶因?今日我若不报仇的话,他岂不是得不到恶果了?如果他得不到恶果,大师所言不就是错了?这样说起来,大师还是支持岳子然报仇的咯。”

    僧人顿时一愣,一时无话可说,半晌之后才道了一句佛号说道:“正所谓‘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原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岳帮主应当多谨言慎行才是,毕竟丐帮不是小帮小派,岳帮主千万不要因各人恩怨,将万千丐帮弟子带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岳子然闻言回了一礼,说道:“多谢大师指教。”

    随后岳子然侧过身子,说道:“各位前辈想必还没有找到住处吧?请吧,这里是我刚刚盘下来的宅子。”

    妙手书生朱聪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宅子,不解的问道:“丐帮在这处还有这么一座豪华的宅子?这么说来,丐帮也不是很穷啊。”

    岳子然说道:“你可猜错了,这宅子不是丐帮的,是我代铁掌帮腾出来招待各位江湖同仁的,尤其是全真教,这番前来帮我们两家调解,理应有一个好住处才是。”

    岳子然这番话让全真七子一番尴尬。

    岳子然很快将众人请进了宅子去。

    宅子很大,亭台楼阁相连,有池塘与假山,还有一些花花草草,与岳子然在苏州镇子上的宅子还要豪华几分。

    岳子然扭头对白让吩咐道:“你出去联络丐帮的兄弟,没有住处的都来这里,顺便让手下搜搜这里的东西,有好东西的都收缴上来。”

    “是。”白让应了一声,下去办了。

    他之前早已经领教过自家师父雁过拔毛的本事了,因此毫不感到奇怪。倒是旁边的全真教与天龙寺等人听到后,皱了皱眉头,觉着岳子然此人颇为看重身外之物。

    岳子然对他们笑道:“抱歉给位,大家先各找院子住下吧。至于饮食什么的,我们也没做什么准备,大家各顾各的好。另外待会儿这座宅子里估计会住不少丐帮弟子,多有打扰的地方,还望大家多多包涵。”

    全真七子与天龙寺僧人各道了一声谢,倒是江南七怪中的朱聪不悦地说道:“岳公子,你们没有准备吃饭的家伙事儿,我们有;没有买菜粮食什么的,我们去买,不过黄姑娘的手艺我可是惦记很久了,你得让我们解解馋才是。”

    岳子然不客气的说道:“那不成,我家蓉儿又不是厨子,凭什么给你们做饭。”说罢拉住黄蓉的手,扭头就走。

    妙手书生毫不气馁,不依不饶的追了上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