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之间,沪溪小镇繁华起来。

    每天都有不同打扮的江湖客,提着武器,风尘仆仆结伴而来。

    他们凶神恶煞的模样着实吓坏了不少朴素的镇民,让大家平时行事以及与外地人交谈时都小心翼翼起来。

    镇上几家客栈现在挤满了客人,迟来的江湖客只能出大价钱住到了其他乡民家里。

    饶是如此,还是有一些江湖客没有住的地方,只能露宿到一些客栈腾出来的马房通铺里。虽然平日里有一股马尿的臊气,但这样的房子却仍被许多人抢夺。

    因为还有很多人是在破庙等地方露宿的。

    即便住宿条件如此艰苦,但当铁掌帮人下山邀请他们上山作客的时候,大部分人还是拒绝了。无论如何,铁掌峰的名字是臭了,即便躲过这次劫难,它也不会重现昔日辉煌,况且这时靠拢铁掌峰无疑是与丐帮为敌了。

    “师父。”

    白让在马上对岳子然说道:“大金王爷那边来信催您了,希望您能快点将《武穆遗书》交到他手上。”

    “别理他。”岳子然说道:“先晾着他们。现在他们北边战事紧张,早顾不上山东了,若当真急的话,再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来。”

    “这……”

    白让有些犹豫,说道:“这样做不太好吧?”

    岳子然摆摆手说道:“我们与金国之间,只有永久的利益,没有半分的情谊,想要在这乱世生存下去,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见白让听的认真,面色之间却有些不大认同,岳子然只能叹一口气说道:“刀口上的生活容不下半分仁慈与道德。这些东西当你经历过战争残酷之后便会明白的。”

    “那可不是江湖的打打杀杀,而是名副其实的绞肉机。”

    白让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进了镇子。慕容雪马上拱手说道:“岳师弟,我们就此别过了。来日在铁掌峰上再见。”

    岳子然回了一礼,问道:“怎么?师姐也是要帮那裘千仞与我们丐帮调停吗?”

    慕容雪豪爽的说道:“放心吧,老和尚见我的时候还叮嘱我多帮衬你呢。”。

    岳子然闻言问道:“说起老和尚,他现在到哪里去了?”

    慕容雪挠了挠头,大大咧咧的说道:“我也不清楚,他带他侄子匆匆忙忙说了几句话便走了,我听说是要去找少林寺的叛徒火工头陀。”

    “火工头陀?”岳子然一阵沉吟。扭头看向正在与黄蓉谈话的洛川,叹了口气说道:“铁掌峰事情一了,再到桃花岛完婚之后,我也要去往西域一趟。到时候指不定还会见到老和尚呢。”

    “完婚?”

    慕容雪说着看了眼黄蓉,说道:“那是喜事,到时候记着知会我一声,好喝你们的喜酒。别的不说,偌大个巨鲸帮可没有一人能喝过我的。”

    “一定。”岳子然点点头。

    “那我们就先走了。”

    慕容雪匆匆作别。留下了一个让岳子然颇感疑惑的背影。

    不过,很快岳子然便知道慕容雪匆匆离开的原因了。

    偌大个镇子此时竟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即便是岳子然出大价钱也找不出一处住处来,想来是那慕容雪怕到时候得给岳子然一行人腾出部分住处来,所以急匆匆跑路了。

    “师父。这家客栈也满了。”白让从镇子最后一家酒楼走出来,无奈的说道。

    岳子然在马上见这街头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酒肆茶坊聚集的江湖客,苦笑着说道:“这镇子上的乡民当真应该感谢我们丐帮,否则哪有他们这般发财的机会。”

    顿了顿,他又问道:“丐帮兄弟们都住在哪儿?”

    白让说道:“丐帮兄弟都流浪惯了,现在大多住在破庙以及镇子外其他村落中。”

    岳子然点点头,问道:“我们可以暂住在镇子内乡民家里。”

    白让苦笑着说道:“乡民家里现在也都住满了。”

    岳子然顿时瞪大了眼睛,诧异的问道:“怎么?这群江湖客都是闲着没事做了吗?如此兴师动众,当真是看得起我丐帮。”

    他放眼望去,见四周江湖客都打量着他这边,不由地皱了皱眉头,骂道:“他娘的,这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什么事都想凑个热闹。”

    说罢,他指着前面竖着高高马头墙,一溜儿白色围墙围住的院子问道:“那座宅子面积挺大的,应该能住下不少人,现在也被挤满了吗?”

    白让顺着他的手势看去,苦笑一声说道:“师父,我先前打听过了,那里是铁掌峰在这个镇子上的产业。”

    岳子然眉头一皱,问道:“怎么?现在也住满人了?”

    “那倒没有,想来这些门派都不愿意陷入我们与铁掌峰的纠葛中,所以……”白让话没说完,便被岳子然给打断了。

    岳子然笑道:“今晚我们就住那里了。”说罢,一马当先向那座宅子走去。

    这座宅子的确是铁掌帮的产业,是平时帮派人员下山采购办事歇息的地方。

    此时这座院子还住着一些仆从,弟子早撤回铁掌峰去了,只不过因为这里终究是铁掌峰地盘,其他门派为避免陷入两家大帮派争斗,并没有住进这里。

    这座院子门前有两只张牙舞爪的石狮子,朱红色的大门,青石下马桩,算是这镇子上最豪华的宅子了。此时宅门紧闭,看起来冷清了许多,想来留下看宅子的仆从也是知道现在的镇子不是他们可以张扬的地方了。

    白让上前敲门,不一会儿一位锦衣绸缎管家模样的老汉打开了门,探出头问道:“不知各位是?”

    岳子然坐在马上和颜悦色的说道:“这位老丈,我们是来投宿的。现在整个镇子的客栈都住满人了,所以只能寻到您这儿了。”

    这位管家顿时眼前一亮,心说铁掌峰终究不是日后黄花,还是有一些帮派是看好他们的,因此笑道:“好说,好说,公子此行是来帮助铁掌帮对付那仗势欺人乞丐帮的吗?”

    岳子然听管家答应了,下马吩咐一行人入内,同时笑道:“这您可猜错了,我们是来对付铁掌帮的。”

    管家顿时一愣,问道:“你…你们是?”

    “丐帮帮主岳子然。”

    说罢岳子然一脚踢开大门,说道:“你们铁掌帮欠我太多,今日我借贵宅一住便算是利息了。”

    “你…你们……”

    管家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料到岳子然会这么不守江湖规矩,来为难他们这些下人。

    “你什么你?”

    岳子然命手下将他带下去,正要踏步进入宅子,却听身后有人说道:“岳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