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鸡尺溪头风浪晚,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

    一阵轻柔婉转的歌声,飘在烟水蒙蒙的湖面上。歌声发自一艘小船之中,船里有位少女和歌嘻笑,荡舟采莲。这里地处嘉兴南湖,节近中秋,荷叶渐残,莲肉饱实,一片祥和的景象。

    只是这动人的歌声很快被一阵马蹄声给打破了。

    骑马的男子面貌俊朗,风度翩翩,一身绸缎长衣在风中鼓起,衬出了一股富家子弟的英气。他从远处河堤上行来,打马急匆匆的从岸上奔驰过,惊动了路旁垂柳,留下了一道背影,惹来了采莲女的一阵发痴。

    她认识那马上的公子,他是本地官宦世家陆家庄陆大官人的长子陆展元,面如凝脂,朗目疏眉,俊秀非常,是远近未出嫁女子心目中最为心仪的郎君。

    此时,田间的农夫还在耕作,男男女女唱着山歌。

    陆展元奔驰的骏马飞过的时候,偶尔会有人冲他打招呼,不过他都来不及理会,仗着道路熟悉,一路飞奔,很快便到了陆家庄。

    门前的仆从迎上来,还未搭话便见陆展元利落的下了马,将马鞭扔到了他手上,径直奔内堂去了。

    “父亲,父亲。”陆展元一路跑过来,在花厅找到了陆大官人。

    陆官人此时正在喂养水池中的锦鲤,见了他这副慌张的样子,不悦的问道:“何事如此慌张?还有没有陆家少爷的样子了?”

    陆展元站着喘匀气,顾不上理会父亲对自己的责怪,气喘吁吁的说道:“父…父亲,天龙寺让我们查的那个当年杀他们十几位好手的杀手找到了。”

    陆官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站起身子来问道:“什么?是谁?你怎么查出来的?”

    陆展元接过仆从的一杯凉茶,一饮而尽后说道:“父亲,你还记着前些曰子被灭门的庆元府金刀王元和其他铁掌峰的势力吗?”

    陆官人点点头,说道:“知道,这些事情不是丐帮做的吗?要我说这些江湖人物最没王法,动不动便灭人满门,这样下去,这些江湖人迟早会酿成大祸的。”

    陆展元没顾上附和陆官人的抱怨,抹了抹嘴唇上的水渍,说道:“我在查看他们伤口的时候发现,它的痕迹与天龙寺大师描述的一般无二,便是出刀的姿势与角度也与大师详细描述的一模一样,很明显,杀死他们的人便是当年大闹天龙寺的人。”

    “这人是谁?”陆官人上前一步问道:“天龙寺与我们陆家交情匪浅,如果能够查出此人是谁的话,当真是帮了天龙寺大忙了。”

    陆展元点点头,神秘莫测的说道:“经过我多次打探之后,我已经查出此人是谁了。我若说出来,绝对会让父亲大吃一惊。”

    “到底是谁?”陆官人不耐烦的问道:“到这时候了,你还卖什么关子?”

    “这人正是丐帮的新晋帮主,东海桃花岛岛主黄药师的东床快婿,岳子然!”陆展元斩金截铁的说道。

    “岳子然?”陆官人皱了皱眉眉头,脑海中忽然闪过一番对话:在下岳子然,因好些杯中之物,所以取表字昔酒,亲近之人便叫我酒哥。“是他!”陆官人一想到此人曾与自己和天龙寺僧擦肩而过,便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

    “怎么?”陆展元有些奇怪,问道:“父亲,您认识他?”

    陆官人感叹的将当时与岳子然碰面的事情告诉了他,尔后说道:“当初天龙寺高僧便对岳子然颇多怀疑,只是那时候他用剑,所以错过了。却没想到转眼间,他已经成为了丐帮帮主,这下天龙寺想要报仇,却是有些难了。”

    陆展元说道:“丐帮帮主又怎样?天龙寺实力也不差吧,一灯大师现在好歹也是天下无绝之一呢。更何况我听说王重阳在生前,还传功与一灯大师了呢。现在一灯大师与其他三绝相比,武功恐怕只高不低吧?”

    陆官人皱着眉头问道:“这些事情你都是听谁说的?”

    陆展元笑道:“是我在大理国游历的时候,听一灯大师弟子武三通的义女何沅君说的。”

    陆官人看他脸上不同寻常的神情,皱着眉头问道:“之前不是听你说喜欢上一位姓李的姑娘吗?怎么去西南一趟,又改变主意了?你小子别整天拈花惹草的,小心曰后为陆家带来灾祸。”

    陆展元苦笑道:“父亲,哪有?我刚与那何姑娘认识三天,便被您快马加鞭的家书给召回来查探天龙寺的事儿了。”

    陆官人显然不相信他,冷哼一声说道:“刚认识三天?刚认识三天就把一灯大师学武这般隐秘的事情告诉你了?”

    陆展元打了个哈哈,急忙转移话题,问道:“一灯大师现在的实力,完全在洪七公与黄药师之上,如果天龙寺要找岳子然报仇的话,完全不需要顾忌这两人,他们总不能一起出手吧?”

    陆官人冷哼一声,说道:“一灯大师遁入空门之后便不再管江湖上这些恩怨了。再说,你以为丐帮真的是软柿子任由天龙寺捏吗?他们可都是敢公开造反大金国的人,没几把刷子谁敢这么干?”

    “还有那岳子然,几年前便可以一把刀将天龙寺闹个天翻地覆,好手尽损,现在有了洪七公与黄药师的教导,更不知道达到何种地步了呢。”陆官人冷静的分析道,希望陆展元不要因为家里与天龙寺有些交情便变狂傲。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告诉天龙寺这个消息?现在丐帮声威最盛,裘千仞都缩到铁掌峰避其锋芒了。”陆展元只能说道。

    “说,为什么不说?”陆官人说道:“至于如何作抉择是他们的事情”

    “想来他们的事情如果闹大了,到最后还是要惊动一灯大师、黄药师这些人的。依这些高手的姓子和交情来说,估计最后还是和解。”陆官人仍旧坐下喂鱼,口中缓缓地说道。

    “对了,天龙寺现在也派人到铁掌峰去了,现在我们告诉天龙寺的话,他们在铁掌峰岂不是便要与丐帮斗起来?”陆展元说道:“那样不就白白为裘千仞那厮添一助力了吗?”

    “不错,”陆官人说道:“裘千仞这人通敌卖国,若能借丐帮之手将他灭掉是极好的。不过怕就怕岳子然这人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不如这样吧。”陆官人思虑一番后说道:“我们亲自前去铁掌峰,看一看岳子然此人品格如何后,再做定夺。”(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