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襄阳的秋天今年来的要早上一些,到处萧瑟。.

    秋风漫过原野,带来阵阵肃杀的寒意。

    远处红叶似火,在红霞的映照下如血一般,刺痛着人们的眼球。

    突然,一阵如鼓点一般敲打在大地上的马蹄声,朝襄阳客栈飞奔过来,卷起一堆草屑与漫天灰尘。

    哑巴鬼章大哥听到马蹄声后,放下手中酒碗,大步走出了客栈,直盯着那群马匹勒停在自己面前。

    他开口问道:“小土匪,情况怎么样了?”

    下马的小土匪没有回答他,而是先开口说道:“酒呢,先上酒再说,兄弟们都渴死了。”

    他掀开门帘进了客栈内,偌大的大堂此时只有襄阳四鬼和留下来的小二。

    佘员外站起身子来,递给他一坛酒,说道:“小土匪,快说,现在其他镇子怎么样了?”

    小土匪再吞咽了一大口酒之后,发出了一阵畅快的声音,尔后将酒坛递给身后的兄弟,自己坐下来抹了抹嘴说道:“现在襄阳城外的镇子几乎都空了,没走的了的都被金兵抓去当兵丁了,田里的粮食也被掳掠一空,这地方眼瞅着是住不了人了。”

    佘员外说道:“现在大金国看来果然如小乞丐说的那般,被蒙古人给压着喘不过气来了。”

    众人点点头,小土匪说道:“金狗现在就像是一群蝗虫,所过之处没有东西能够剩下,这里是呆不下去了,金兵迟早会摸过来。大宋官兵又是死守襄阳不出,我看各位还是早些谋取生路吧。”

    “你呢?”胖嫂说道:“红英刚生了孩子,你可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

    “要不我们投奔小乞丐去吧。”哑巴鬼章大哥提议道:“现在丐帮在江南刚挫了铁掌帮的锐气,正是气运最盛的时候。”

    木眼瞎开口说道:“不妥,不妥,小乞丐现在是丐帮帮主,天下所有乞丐有难处的时候都需要他收留,我们去岂不是给他添麻烦吗?再说,丐帮现在大部分精力陷在了山东,我们要投奔也得去山东才是,大丈夫在世可不能畏畏缩缩。”

    哑巴鬼脸上顿时闪过一阵复杂的神色,他对于木眼瞎的这番话是同意的,但是他晕血、胆小的毛病一直没有改掉,如果要上山东战场的话,着实让他有些害怕。

    胖嫂眼睛一转,说道:“我们为什么要去投奔小乞丐?现在正是金国大乱之际,我们何不趁此机会揭竿而起,如小乞丐那般反了他?”

    在座的众人都被胖嫂的主意给吓坏了,一时之间针落可闻。

    胖嫂解释道:“你们还记不记的小乞丐曾经提到过的游击战术?”

    “记的。”众人纷纷点头。岳子然当初在闲暇时没少讲一些演义和故事,也曾把后来战争故事什么的改编后说给他们听,所以众人对于胖嫂口中的游击战术并不陌生。

    “我们现在和那叫毛将军的人物处境不是一样吗?都是面临着异族的侵略,都是对方兵强势壮,我们何不也像毛将军那般和他们打游击战,一边打一边壮大自己,反正大金国兵力集中在北方,根本奈何不了我们。”

    胖嫂说道:“这样,小乞丐你那几百号兄弟也不用解散了。”

    众人一阵犹豫,这件事情可不是个小事,稍一不慎便是要掉脑袋的。尤其小土匪,他刚刚做了父亲,可不想孩子没长大自己便枉送了姓命。

    见他们还犹豫不决,胖嫂只能继续说道:“你们就缺少小乞丐的一种气度。你们看小乞丐现在不仅统领着丐帮,在山东掀起抗金的大旗后,更是把那大金王爷治的服服帖帖的,我们可不能被那小子比下去。”

    “再说,如果我们起事了,我想小乞丐不会不管我们的。丐帮**遍布天下,高手如云,想要救出我们几个简直是易如反掌,你们不相信自己的实力,难道还不相信小乞丐的为人?”

    胖嫂既然说到这地步了,其他人也不好意思退缩。

    佘员外当即一拍**说道:“干,现在这客栈是开不下去了,回大宋找小乞丐或许可以保我们一辈子衣食无忧,但那样也忒没出息了,你们还记着小乞丐曾对黄姑娘说过的那句话吗?”

    “喜欢一个人,便要给她这世上最好的东西。”小土匪脱口而出,说道:“这小子在与我的书信来往中也这么说过。”

    “人一辈子有几个春秋?老汉也活了大半辈子了,若再活不出个样子来,小乞丐那臭小子在我墓碑上,恐怕当真会刻下他以前救我时说过的那句话了。”木眼瞎也是笑道。

    “什么?”

    “从前有一个瞎子,他死了。”

    众人听罢哈哈大笑,将之前所有的忧虑全部抛到了脑后。

    木眼瞎又说道:“只是老汉眼睛瞎了,到时候大家不要抱怨老汉拖了你们的后腿。”

    小土匪笑道:“没事,到时候你就负责给我们收集、探听消息,这可是你的长项吧?”

    “不错,这个我在行。”木眼瞎得意的扬起了下巴。

    热闹过后,众人将目光齐齐投在了哑巴鬼章大哥身上。

    大汉沉默了半晌,苦笑着说道:“从战场下来后,我就怕见血,为此小乞丐当初还经常拿鸡血、鸭血凑到我面前,也不知道是吓唬我还是锻炼我,不过他有一句话我始终记着。”

    “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这是崩坏的世界,也是见血的世界;这是失望之冬,也是希望之春;我们有各种各样的选择,或功成名就,或慢慢凋零;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或直登天堂,或直下地狱,但路只有一条,生命交给自己,命运交给苍天,毫无畏惧的走下去,哪怕满是荆棘。”

    其他人听罢一阵拍手,小土匪说道:“在这一点上,我对小乞丐是一百个服气,这小子天生一副好嘴皮子,三寸不烂之舌,说什么事情都是头头是道。”

    哑巴鬼喝了一口酒笑道:“我现在虽然还克服不了晕血的**病,但总有办法的。毕竟,我天生也不是怕见血的……”

    当年在战场上哑巴鬼究竟发生了何事,谁也不知道,不过胖嫂见自家弟弟能有这副决心,还是感到很欣慰的。

    她拍了拍桌子,说道:“既然大家已经下定决心干票大的,那么我们现在便有一个机会。”

    “什么?”

    “大金国掳掠的粮草!”(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