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狂风漫过山岗,一直延绵过来,惊动了灌木丛中的山雀,带来了泥土的芳香,掀起了众人的衣角。.

    众人被岳子然的气势惊到,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半晌之后,海沙帮长老刘秃子才壮着胆气说道:“岳小子,你不要目中无人,不要忘了你现在正身陷我们包围中呢。”

    接着刘秃子又鼓动其他人说道:“司马帮主,青城派的兄弟,他们丐帮这般仗势欺人,你们能够咽下这口气吗?不要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现在我们人多势众,大家一起上为余老大报仇,灭一灭他们丐帮的嚣张气焰。”

    江湖汉子都是热血沸腾之人,刘秃子的几句话便将他们给煽动起来了,尤其岳子然这次前来并没有带多少人,还被团团围住,更是壮了他们的胆量。

    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丐帮仗势欺人,大家抽刀子上。”顿时一票江湖客被刺激的举着武器,纷纷向岳子然涌来。

    岳子然心中暗暗叫苦,他先前一剑惊众人便是想让众人知难而退,却没想到事情眼看成功之际,却被那头上没毛,只留下两片八字眉的家伙给破坏了。

    岳子然并不想与这些小帮小派结仇,否则传出去不仅对丐帮名声不好,更是中了铁掌峰的下怀,给了其他忌惮丐帮的门派群起而攻之的口实。

    眼看这些人冲了上来,岳子然还是决定先发制人,他提起手中的打狗棒,率先迎上去,或挑或拨,将为首的这些人打倒在地。扭头见洛川要动手,急忙央告道:“别别别,您千万别动手,这些宵小不值得您动手。”他可是知道这杀手头子只要出手,很少有人能活命的。

    洛川见他还有空看自己这里,不由地白了他一眼,身子更快的侵近那些江湖客,洒下漫天的掌影,拍拍声不断,所过之处竟然没有人能够站着,顿时吓着后面的江湖客止住了脚步。

    在又打倒一圈人之后,洛川踩在他们唧唧歪歪呼痛的身体上,环顾四周轻笑着问道:“还有谁要上来?”

    众江湖客面面相觑,岳子然一把剑或许惊人,但同时间也只能对付一人而已,面前这位漂亮女子的出手却是如千手观音一般,所过之处众人倒地,杀伤力比岳子然要厉害多了。

    刘秃子见自己的目的没有达到,站在人群的后面再要朗声挑拨众人,却听身后又传来一阵马蹄奔驰的声音。

    众人扭头看去,正好看见山岗上飞奔下来一群苦力短打打扮的江湖客。

    为首的是一位女子,面目粗狂。像是怕在干活时被妨碍一般,她的头发不拘一格的扎在后面,直冲苍天。在她的身上扛着一把笨重的大剑,十分惹人注目。

    刘秃子便是远远看见了这位抗大剑的女子,脸上顿时泛起了苦色。

    这女子在人群之外勒马停住,看到刘秃子后哈哈笑道:“刘兔子,你这胆小鬼今曰怎么有胆量敢来找丐帮的场子了。”

    眼前这女子是巨鲸帮的帮主,无论陆上还是水里都是一把好手,这些年来带着巨鲸帮帮众与海沙帮没少争斗,刘秃子可是知道她厉害的。

    “这疯婆娘怎么来这里了?”刘秃子一面暗自嘀咕道,一面打了个哈哈,笑道:“没想到慕容帮主今曰也到这里来了,倒是巧了。怎么?你也是来找丐帮讨公道的吗?”

    “讨公道?”慕容雪不屑的撇撇嘴,说道:“老娘行事向来光明磊落,那像你们这般龌龊,我是来找我师弟的。”

    “师弟?”刘秃子一怔,扭头看向场内的众人,却是没有发现一个疑似这疯婆娘师弟的人。这疯婆娘武功他是领教过的,一把大剑大开大阖,简直比一个老爷们的剑法还要纯爷们。

    马上的慕容雪指着场内的岳子然说道:“那位便是我师弟。”

    刘秃子又是一怔,顺着她的手势看了岳子然一眼,不可相信的问道:“莫非慕容姑娘的师父是洪七公洪前辈。”

    慕容雪将大剑从肩上拿下来,虎虎生风的耍了个剑花,说道:“洪前辈做我师父?我可没那福分,我师父正是少林寺达摩剑客。”

    岳子然在人群中也是一阵吃惊,他没想到老和尚还有这样一位豪迈的女徒弟,而且还是巨鲸帮的帮主。

    慕容雪没有收拾刘秃子的意思,而是身子前倾,饶有兴趣的问道:“刘兔子,我听说青城派的掌门人,把铁掌峰裘千仞的妹妹裘千尺肚子给搞大了,所以才替铁掌峰出头的。你是为什么?难道你们海沙帮帮主也搞大铁掌峰谁肚子了?难道是裘千仞?”

    “什么?”刘秃子一惊,扭头看向余小年,这次行动是青城派牵头的,他们也只是得到了属意来试探丐帮的态度而已。

    “你胡说什么?”止住痛的余小年在门派弟子的搀扶下,虚弱的说道:“是丐帮得罪我们青城派在先……”

    “得了吧。”慕容雪摆了摆手说道:“现在江湖上都传遍了,说你们青城派掌门与裘千尺私通。对了,我还听说裘千仞这次决定把多年压榨江南百姓的银两来孝敬你们这些帮派,换取对铁掌峰的帮助呢,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哦,对了,对了,还有呢,听说这次事了之后,他还会帮助你们联系大金国。怎么?你们要准备通敌叛国啊?”不待他们回答,慕容雪继续问道。

    “你胡说。”刘秃子和余小年等人不约而同的辩驳道。

    慕容雪挑了挑眉,说道:“反正我也是听江湖传言的,不过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估计你们这些门派也没按什么好心。”

    岳子然适时的站了出来,冷笑道:“怪不得各位居然对我丐帮群起而攻之,原来是领了这般好处和安了不轨之心,青城派这套贼喊捉贼的把戏玩的挺溜的啊。”

    “胡说八道。”余小年仗着被青城派众人拥着,强撑着说道。只是他丝毫不知道这谣言是怎么兴起的,更加无从辩驳了。

    “好了。”岳子然脸色阴沉了下来,说道:“丐帮今曰与青城派的梁子我可以揭过。不过,你们若还阻拦这我帮张舵主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余小年目光打量了慕容雪带来的一群人,又想到了先前岳子然与那美女的身手,知道今曰再强硬是讨不了好了,只能叹息一声,颓丧着脑袋说道:“我们走。”

    与此同时,在襄阳,一件震惊大金、大宋乃至大理与西夏朝野的大事发生了。(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