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小年环顾四周,在看到神农帮帮主也走出人群之后,才嗤笑一声说道:“丐帮折我青城派面子,欺侮我青城派弟子在先,莫说现在你们帮主未到,即便是你们帮主站在我面前了,也得讲究江湖道义,先向我青城派道歉,我才会将张舵主给放出来。.”

    谢长老冷冷的说道:“余小年,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哎呦,我好怕。”余小年义正言辞的说道:“丐帮势大,借着报仇的名义洗劫铁掌帮的财物不说,现在更是明目张胆的在我江南武林中为非作歹,你们还将我们江南武林同仁放在眼里吗?”

    “实话给你说了吧,这次我身后站着的可是江南所有的武林同胞,我们倒要看看你们丐帮究竟嚣张到了何种地步。”余小年毫不顾忌的说道。

    神农帮帮主司马理这时开口说道:“谢长老,这件事情上老夫也听说了,的确是贵帮做的不对,不过余老大你做的也不地道,张舵主他们总是要吃饭的吧。”

    余小年笑道:“这话不错,我青城派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只是想要找贵帮的帮主讨个说法罢了。”

    “现在谢长老如果担心张舵主他们吃饭问题的话,我们青城派也可以帮他们解决,只是青城派此行带的干粮和银两着实不多,恐怕需要谢长老自己破费了。”

    “你要多少?”谢长老问道。

    “不多,一千两银子。”余小年狮子大开口说道。

    “一千两?”旁边姓子暴躁的丐帮弟子吼道:“你讹诈呢,一千两银子?你难道想把我丐帮弟子关押一年不成。”

    余小年丝毫不慌乱的说道:“你们帮主不来的话,我们还真指不定要将张舵主他们关上个一年半载的。再说讹诈,我与贵帮帮主比起来可是差远了呢,听说岳帮主出口就讹诈了彭连虎一万两银子,逼得彭连虎现在都跑到河北打劫还钱去了。”

    司马理插口冷不丁的说道:“我听说贵帮帮主甚至与大金国王爷做起了买卖,想来好处也是捞了不少的吧。”

    这些事情他们都是从铁掌峰那里得来的,交易的内容虽然知之不详,却不妨碍他们将岳子然形容成为一个贪慕钱财、投敌卖国的小人。虽然他们此行也没怀什么好意,不过终究能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谴责人也是很不错的。

    帮主与完颜洪烈的交易内容谢长老是知晓的,只是内容比较隐秘,他也不好多做辩解,只听司马理继续说道:“其实我们都是武林同仁,道理上来说是不应该手足相残的。”

    “丐帮这次气势汹汹的要灭铁掌帮,事情做的实在是有些过了。谢长老何不劝说岳帮主两家就此和解,让裘帮主当全江湖人士的面向岳帮主道歉,尔后再做其他方面的赔偿?何必要闹个你死我活呢?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啊,谢长老你说呢?”

    谢长老心中冷笑一声,知道司马理这番话便是他们此番的目的了,丐帮若灭了铁掌帮,江湖势大,绝对是这些人不想看到的。

    谢长老淡笑一声说道:“这件事情到底如何还需要岳帮主定夺,老夫是做不了主的,不过我劝各位别过火了,毕竟洪七公洪长老可是帮主的师父,若把他老人家给惊动了,各位都讨不了好。”

    见谢长老将洪七公抬了出来,众人还是有一些忌惮的,一阵沉默之后,还是余小年撑着胆子说道:“丐帮仗势欺人在先,我想即便是惊动洪前辈,他老人家也不会不顾江湖道义动我等一根手指头的。”

    “哼,动你一根手指头何捞七公他老人家出手。”一人声在人群之外远远传来,如响彻在众人耳际一般让人吃惊。

    司马理听人在神农帮后面,不由地扭头向后看去,恰好见神农帮的弟子纷纷避让开来,一行人骑着健马,踱步走近了场内。黄蓉与洛川在马上的样子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司马理也是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丝毫没有注意到二女身边的岳子然。

    “你是神农帮帮主司马理?”岳子然在走到司马理面前的时候停马站定,居高临下漫不经心的问道。

    司马理这才反应过来,说道:“不错,在下正是司马理,不知道阁下是?”

    “岳子然。”岳子然颔首回了一句,环顾四周之后才又问道:“你此行来这里做什么?”

    司马理在听到岳子然的名字之后便是一惊,此时听岳子然这般问更是迟迟没有言语。他们这些小门小派只是被青城派召唤来助威的,即便那余小年也是被派来试探丐帮态度的。

    余小年见司马理那副脓包的样子,不由地一阵鄙夷,当即对岳子然说道:“原来是岳帮主亲自来道歉了,谢长老你怎么不早点说?”

    谢长老也是一头雾水,完全没想到自家帮主会及时的出现在这里。

    “道歉?”岳子然疑惑地问道:“我为什么要给你道歉?你是从那里冒出来的?我认识你吗?我偷你抢你还是打你了,要向你道歉?”

    被岳子然的一阵抢白,余小年哑口无言,良久才反应过来,只道岳子然还不知道青城派与张舵主起冲突的事情,只能耐下姓子又将事情原由为岳子然讲了一番。

    “原来如此。”岳子然扶黄蓉与洛川下马之后,缓缓地走向余小年,不住地点头说道:“这的确是丐帮不是,我代张舵主向你道歉。”

    谢长老等众多丐帮兄弟顿时议论纷纷,显然对岳子然要向青城派的人道歉颇不服气。

    余小年只觉扬眉吐气,口中说道:“还是岳帮主深明大义,其实此行前来我派掌门还吩咐了我其他的一些事情,还需与岳帮主仔细商量一番……”

    他话没说完,只觉银光一闪,举起的右手上的五根手指齐根被斩,只能将半截的话咽回肚子里去,痛呼一声惊坏了所有人。

    “江湖道义?对你们这群人来说有用吗?”岳子然收回那泣鬼神的一剑,笑道:“我现在动了你几根指头。”

    余小年半蹲着身子,脸色痛的惨白,喘着粗气说道:“你,你……”

    “我怎么样?”岳子然嗤笑一声,对着他身后蠢蠢欲动的青城派众人还有神农帮的人说道:“你们有谁需要我道歉的?我与你们奉陪到底。”

    众人都被他先前诡异的一剑给惊呆了,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即便是青城派的人也不敢上前一步。

    “别以为我丐帮现在好欺负,铁掌峰我都不放在眼底,更何况你们这些宵小之辈。”岳子然朗声说道。(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