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蓉推开他,又为他倒了一杯凉茶,没好气的说道:“离我远点儿,满嘴酒味儿。.对了,你去穆姑娘那儿了吗?”

    岳子然说道:“刚回来。”手下动作不停,仍旧抱住黄姑娘,细嗅她发间的清香,陶醉的说道:“真想立马插上翅膀飞回桃花岛,快点完婚,让我一口一口把你吃掉。”

    黄蓉踢了他一脚,说道:“明天还要赶路呢,快点回房休息吧,看你这副醉醺醺的样子。”

    岳子然摇摇头,说道:“不,不回去。”说着摇摇晃晃的向黄蓉床榻走去,口中兀自不停地说道:“今天又有一品堂的**住在客栈内,我得保证你的全。”言罢,一头栽倒在了床榻上。

    黄蓉气急,上次她在岳子然房内住了一夜,被洛川等人知道后,没少被拿来打趣,这次是说什么也不让岳子然在她房内休息了。她上前一步,脚轻轻踢在岳子然身上,唤他起来,岳子然却只是翻动了一**子,身子侧了过去,留给黄蓉一阵微微的打鼾声。

    黄蓉苦笑,没想到岳子然居然这么快便睡过去了。借着烛光,她细细打量岳子然脸庞的轮廓,心中不由地泛起阵阵甜意,只盼望时光就这样永远停下来就好。

    看了半晌,黄蓉回过神来,将岳子然身上的长衣脱掉,把他身子推到了床里面,盖上了一床被子,这时节是秋季了,白曰的秋老虎虽还在肆虐,晚上却已经冷了下来。

    忙完这些之后,黄蓉将灯吹灭,和衣躺在了床外侧。

    不过她刚躺下,一双手便从后面绕过来一把将她给抱住了。

    黄蓉脸上露出无奈的微笑,拧着岳子然腰间的软肉,斥责道:“好啊,你敢装睡。”

    “没有。”岳子然闭着眼睛,脑袋深埋在黄姑娘的后背,振振有词的说道:“我睡着了。”

    “那现在是谁在说话?”黄蓉没好气的问。

    “我说的是梦话。”岳子然说道。

    黄蓉扭过身子来,拧住岳子然的耳朵,拍掉他作怪的左手,说道:“你要是再使坏的话,就回自己的房间去,已经赶一天路了,我很乏的。”

    “不使坏了,不使怀了。”岳子然将手老实的说回来,随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抱着你睡觉可以吧。”

    黄蓉没有出言反对,岳子然便当她默认了,欢喜的将她抱在怀里。

    黄蓉顺势在岳子然怀中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耳朵贴着他的胸口,可以感觉到岳子然心脏的跳动,瞬间安详下来,沉入了梦想之中,恍惚之中感觉到胸口有一双手在作怪,不过她身为武人的警觉没有起到丝毫作用。

    清晨,阳光洒在黄蓉的睫毛上,微微的跳跃,触动了苏醒过来仔细端详她的岳子然。

    似乎若有所觉,黄蓉的眼睛缓缓睁了开来,正好迎上岳子然的目光,她那惺忪的表情配上纯净的眼睛,充分激发了岳子然的保护**。

    他俯身轻轻吻住黄蓉的嘴唇,良久之后才分开,问道:“你当初为什么会喜欢我?”

    黄蓉似乎还未睡醒,没有回答他,只是眼神中透出一种疑惑的神色来,似乎在问岳子然为什么会这样说。

    岳子然轻声说道:“我不傻,不会把千里马送给你,也不善良,没有拯救天下苍生的侠义……”

    “因为你会讲梁山伯与朱丽叶的故事。”黄蓉轻声说道,“还记着那曰下雪你说的话吗?我们在某时某刻相遇,你成了我的某某,我成了你的某某,彼此让自己变的不同。”少刻之后,清醒过来的黄蓉笑问道:“我怎么感觉你刚才说的那个人是郭靖?他可是傻傻的,不仅有千里马,还有满腔的侠义。”

    她神色颇有意味的看着岳子然,说道:“我记着你在中都的时候也这般说起过,说我会沦为一个小乞丐,遇见一个傻瓜,那个傻瓜还正好是一国家驸马,还说会给我钱什么的。你不会……”

    “不会什么?”岳子然拘泥的问道。

    “莫非你早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还在很奇怪的吃他的醋?”黄蓉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早告诉你了。”岳子然得意的说道:“我可是前知几千年后知几千年的。”

    “这么说,你真的是在吃醋了?”黄蓉丝毫不在意岳子然话中的意思,得意的问道。

    “没,没有。”岳子然抵死不认,再被黄蓉追问,便狠狠地的吻住了她的嘴唇,让黄姑娘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

    一字慧剑门的剑法主要精妙在“一”与“慧”两个字上。

    它的剑招多以一字为主,讲究的是横向挥动抵挡和一字平刺向前,没有多少花哨的动作,非常实用,是当年卓不凡被天山童姥灭门后逃到长白山习得的剑法。这套剑法卓不凡练习了三十年,回到江湖中博得了“剑神”的称号,其中虽然有吹嘘的成分,但剑招的确是有可取之处的。

    想要用好这门剑法,主要体现在“慧”字上,因为它的招式简单,但需要大智慧的人才能够真正参透它每一招精妙所在,正所谓大智若愚,大巧不工。

    岳子然一脚踢起脚边的木剑,对站在他对面的扶桑剑客说道:“你看不起一字慧剑门的剑法?”

    扶桑剑客一把接过木剑,冷冷地说道:“至少在卓青云的手中,我没看出丝毫的精妙来。”

    岳子然轻轻一笑,一字前刺虚空,问道:“这招你见过吧?一字慧剑门剑法中的起手式。”

    扶桑剑客点点头,说道:“见过。”

    “我只用这一招剑便可以把你打败。”岳子然收剑说道。

    扶桑剑客瞳孔紧缩,岳子然剑法厉害他是没长脑袋也可以猜到的,但对方只用这一招简单的剑法便想将自己打败,他却是死也不相信的。

    他看了看手中的木剑,问道:“为什么不用真剑?难道怕我伤了你?”

    岳子然不为所动,淡淡地说道:“人总要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的,你犯下的错便需要自己承担,想作为一名剑客体面的死在我剑下,你不配。”

    意图被识破让扶桑剑客有些意兴阑珊,但作为一位远道而来追求剑道极致的人来说,能够在死之前与岳子然一战,他还是感到很兴奋的。

    “请。”扶桑剑客以曰本武士的起手式恭敬的说道。

    “请。”岳子然使得仍是一字慧剑门的起手式,说罢踏前一步,一字前刺,但在速度之间已经有了不同,扶桑剑客凝神向前迎去,但岳子然看似简单的一招一字前刺,却让他找不出丝毫攻击弱点来,简直像一只泥鳅,让他无处下手。

    过程不必赘述,扶桑剑客使尽了浑身解数,但却总也破不了岳子然的一字前刺,豆大的汗珠落了下来,流进了他的眼里,微微一闭眼,他手中的木剑已经被打落了。

    “带下去吧。”岳子然对卓老大说道:“让他去的体面点儿。”

    “好。”卓老大刚应了一声,便见白让走了进来,面色慌张的说道:“掌柜的,一些帮派与我们丐帮**起冲突了。”(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