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堂主可不心疼钱,他此行只要与岳子然搭上关系,任务便完成三分之一了,花这些钱完全是值得的,因此听那锦衣大汉不再竞价,他直接上前一步,接过手下递过来的金子将钱给付了。.

    锦衣大汉见李堂主这般爽快,顿时一愣,心中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李堂主冲他淡淡地一笑,尔后提着酒葫芦走到正在逗弄猴子的岳子然面前,拱手说道:“一品堂李德兴见过岳公子。”

    岳子然的目光颇为火热的盯着那酒葫芦,听到李堂主的招呼之后,稍微一愣,没有猜透他过来打招呼的目的,只能将目光移到了孙富贵的身上。

    孙富贵及时上前笑道:“师父,这李堂主是为了之前一品堂在襄阳客栈对您的冒犯,过来赔礼的。”

    “不错。”李堂主接口说道:“先前是一品堂弟子的不对,今曰这猴儿酒便是李某对岳公子的赔礼了。”

    “好说,好说。”岳子然顿时心花怒放,将酒葫芦接了过来,顺便举起来向那锦衣大汉炫耀了一番。

    锦衣大汉见状,心中更加后悔,只能悻悻然的坐回自己的位子去了。

    他旁边的同伙儿见状,对锦衣大汉说道:“老金,别晦气,实在想喝的话,兄弟们帮你把那猴儿酒抢过来。”

    锦衣大汉摆了摆手,说道:“我们巨鲸帮常年在海上行走,还是不要做那缺德事情的好,否则到时候遭了报应,损失的可是一船兄弟的姓命。”

    巨鲸帮帮众多是闽南一带的渔民,虽有武艺傍身,但平时还是在海上打渔为生,偶尔客串个海盗的什么的,最忌讳做缺德的事情,因为若惹天怒的话,损失的可是一船兄弟的姓命。

    其他兄弟此时听锦衣大汉这般说,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便不再提这茬。

    这时,先前他们出去方便的一位同伴走了进来,神秘兮兮的对锦衣大汉说道:“金老二,你还记着搭我们船来中原的那位扶桑剑客吗?”

    “记着。”锦衣大汉心情正不爽呢,此时听同伴这般说,没好气的说道:“那小子听说最近在江湖上掀起不少血雨腥风,害死了不少前辈。早知道他这样,我们当初就应该把那厮直接扔到海里喂鱼的。”

    他的同伴低声说道:“我刚才看见他了。”

    “在哪儿?”他的同伴都是一惊,各自握住了手中的武器。

    “在外面马车上给关着呢,手脚被绑着严严实实的,一副砧板上的鱼将要被宰的样子。”他的同伴低声说道。

    “什么?给抓起来啦?”锦衣大汉惊讶的问道:“他当初可是几招之内打败卓大师的,是谁有这般本事能把那厮给抓起来。”

    他的同伴环顾四周,最后偷偷指着岳子然,说道:“见马车看守人的样子,应该是这位公子的手下了。”

    锦衣大汉一阵吃惊,目光再次盯到了岳子然的身上,第一次觉着这位先前与他争酒的公子有些不凡起来。

    他旁边一位机灵的同伴,在打量了岳子然一番,尤其是在看到他身边谢然、穆念慈等人的身影之后,突然问道:“金老二,你还记不记得江湖上是怎么传言丐帮新任帮主的?”

    锦衣大汉不知道同伴为什么突然问这些,但还是随口答道:“剑术高明无比,身边美女环绕……”说到这儿,他醒悟过来,低声问道:“他莫非就是那丐帮帮主。”

    “错不了。”他的同伴答道:“你看见他手上提着的那根棒子没?那应该是丐帮镇帮之宝打狗棒了。”

    “嘶。”锦衣大汉倒吸一口冷气,说道:“幸好兄弟刚才没怎么激怒他,否则现在指不定已经身首异处了。那扶桑剑客应该是出门没看黄历,遇见这位厉害的爷了,我听说他的剑法比洪七公他老人家还厉害呢,这扶桑剑客能讨的了好吗?”

    他的同伴说道:“金老二,这岳公子看起来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蛮横无礼啊,否则刚才也不会好言好语的与你一起竞价买那猴儿酒了。帮主此行带我们前来是要反对这岳公子对付铁掌峰的,你说我们……”

    锦衣大汉没好气的说道:“怕什么,反正帮主嘱咐我们办事尽量要两不得罪,这岳公子人不错,大不了我们到时候中立看热闹就是了。”接着他喝了一杯水酒,继续开口说道:“要我说,江湖上的这些人都是吃饱了撑着,人家找裘千仞要为父母报仇碍着他们什么事了。”

    “这不是怕丐帮一家独大,一统江湖嘛。”他的同伴低声说道。

    “屁。”锦衣大汉毫不客气的说道:“现在天下都乱成什么样子了,兵荒马乱,民不聊生,就算丐帮一统江湖恐怕也不会获得多少权势。我们这次就当是去看热闹了,到时候大家都劝劝帮主,我们就是海里打渔的,还是别管江湖上这些乱起八糟事情的好。”

    “嘿嘿。”其他人笑了起来,其中一人说道:“金老二,帮主最听你话了,到时候主要还是你劝说才是。”

    锦衣大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笑骂道:“小心我告诉帮主,说你们在身后编排她。”

    ……

    那边的岳子然却是不知道这些人在谈论他。

    他先是客气的请李堂主同座,不过李堂主知道这酒肆内人多眼杂,不是商量西夏重要事情的地方,因此在客气一番之后,便没在打扰岳子然,与孙富贵又到一旁叙旧去了。

    岳子然自然乐得清净,他将小猴交给在旁边蹦跶着抢着要抱的泪,独个儿抱着个酒葫芦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岳子然先给自己小心翼翼的倒上一碗,深怕洒掉,然后将酒葫芦交给黄蓉,说道:“好酒得配好菜,这些酒留着曰后再喝。”说罢,又将碗中的酒逐一为众人倒了一些,笑道:“这可是上好果酒,味道很好,大家尝尝。”

    黄蓉好奇的喝了一口,赞道:“确实不错,比你喝得那些烧酒好喝多了。”

    岳子然却不大同意,说道:“这酒呢,各有各的味道,没有优劣之分,我可是很怀念曲嫂他们酿的烈酒呢。”说罢,将碗中的酒饮下一小口,嘴中发出一阵欢畅的声音,接着更是闭起眼睛,咂摸着嘴,仔细品评起这酒中的味道来。

    一刻钟之后,岳子然只猜出其中有几种常见的水果来。他睁开眼睛,盯着被泪抱在怀中的小猴子,说道:“听说猴子酿酒都是本能,改天我一定要教导教导这猴子酿酒。”

    他话音刚落,酒肆外由远处传来一阵奔马呼喝的声音,几乎是片刻之间便到了酒肆面前。那群奔马齐刷刷的停了下来,马上的主人在下马,将缰绳系在路边树上之后,踏着粗重的脚步声,向酒肆内走来。(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