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着岳子然的目光,泪也看见了那只颇具灵姓的,正在向老汉讨酒喝的猴子,眯着眼睛赞道:“好可爱啊。.”接着眼珠子不住地打转,不知道心中在打什么主意。

    岳子然见那老汉给猴子倒了碗酒,顿时仿佛是看见了琼浆被碰倒了似的,脸上满是心疼的样子,忙走几步上前赞道:“好酒,好酒。”

    老汉听岳子然突兀的声音先是一惊,在看到岳子然那放光的眼睛之后更是吓了一跳,忙将酒葫芦盖上。岳子然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吓倒了这位老汉,急切的说道:“好酒,好酒,老人家,你这酒从哪儿来的?”

    老汉打了个哈哈,说道:“惭愧,惭愧,这酒是老汉家里老婆子自酿的,上不得什么台面,让公子见笑了。”

    岳子然却是丝毫不相信老汉说的话,他从猴子面前取走那碗酒,仔细的闻了闻,赞道:“这等上好的果酒,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酿造出来的,老汉你没说实话啊。”

    只不过老汉还没回答他,旁边的那只小猴子却不依了,对着取走它佳酿的岳子然叽叽喳喳的指责着,配上那副愤怒的表情,愈发讨人喜欢,将酒肆内其他人的目光也给吸引了过来。

    黄蓉见岳子然那副表情,分明还想要就着猴子的酒碗亲口尝尝,顿时恼怒起来,轻捶了他腰间一下,将酒碗夺了过来,尔后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子,对老汉说道:“老人家,既然这酒是你自家酿的,想来你也喝不少了,不如便将这一葫芦酒卖给我们吧?”

    老汉一身樵夫短打的打扮,也是附近的山民,一年劳作下来也没见过这么多银子,一时之间有些惊呆了,眼神在酒葫芦与银子之间徘徊,心中颇觉不可思议。

    岳子然却是理解错了,忙又从身上掏出一锭银子来,说道:“这些银子应该够了吧?要不,您老人家再把酿造的法子告诉我们?”

    被这酒勾起了酒虫子的岳子然开始盘算着饮酒思源了。

    老汉咳嗽几声,颇为尴尬的说道:“公子实不相瞒,这酒其实是山上猴子酿的,老汉也是在上山打柴的时候掏来的,这只猴子当时偷酒喝,醉倒了旁边顺便被我给抓来了。”

    “猴儿酒!”岳子然一阵惊讶,这猴儿酒可是非常难得的,毕竟猴子酿酒讲究的是时间、气候,一般成功的不多,能够被人们找到的猴儿酒更是少的可怜,因此岳子然如此好酒之人,也是只闻其名,从不曾饮用过。

    老汉终究是在口舌之欲与身外之物中选择了银子。

    不过正在他要递给岳子然的时候,酒肆中央有位身着锦衣的大汉开口说话了:“猴儿酒?我当初喝过,味道很不错。唔那老汉,你那一葫芦酒我买了。”说罢走过来将四锭银子拍到了老汉的桌子上。

    老汉这会儿着实是目瞪口呆了,完全没想到这群人会为了一口酒大肆洒钱,这些银子都够老汉一年不用打柴了。

    岳子然皱了皱眉头,神色不悦的看向那个锦衣大汉,正好看见那大汉也在打量他。大汉见了岳子然的目光,咧开了嘴露出两颗大金牙,笑道:“呦,公子,实在不好意思,老金也非常好这杯中之物,今曰怕要扫您的兴了。”

    他说话客气,与他坐在一起的众大汉却是毫不客气,大声叫道:“金老二,快把酒拿过来,让兄弟们都尝尝鲜。”

    老金闻言哈哈笑道:“好嘞。”

    说罢要去取老汉递过来的酒葫芦,却是被岳子然用打狗棒给压住了。

    “慢着。”岳子然说道,“这酒我要了。”

    老汉一听岳子然还要出价,顿时止住了手上的动作,看着岳子然,眼中泛着不一样的光芒。

    老金神色一顿,接着笑道:“怎么?公子还要出价?不是我老金自夸,我巨鲸帮常年出海,别的没有,但是水货和金子可有的是,公子你是比不过的,还是早点放手的好。”

    岳子然撇了撇嘴,显然很不服气,心中想道:“再富有的人恐怕也富不过朝廷吧。”

    岳子然可是敲诈过大金、大宋朝廷银子的人,况且花别人的钱也不心疼,这次花出去大不了下次再多敲诈点儿罢了,因此指着桌子上的银锭,说道:“我出双倍的价。”

    老金这边还未答话,他的同伙儿已经开口了,说道:“金老二,看来你这回碰见对手了啊。”闻言的老金微微一笑,说道:“我出他双倍的价儿。”

    如此这般来回,岳子然与这位叫老金的大汉就这样竞起价来了,将酒肆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至于那老汉则完全已经幸福的只觉自己的心跳不能再快了。

    到了最后,两人之间的竞争完全已经成意气、面子之争了,尤其是老金那群同伙儿在旁边不住的呐喊助威,让老金往外掏银子的速度根本停不下来。

    黄蓉在旁边看着岳子然难得在对人待事方面不老气横秋一番,也是没有劝告,只是颇为有趣的打量着岳子然脸上的神色。

    到了最后,老金见岳子然那副趾高气昂,不拿钱当钱的样子,咬了咬牙,直接从口袋里掏出几根金锭来,说道:“老汉,这钱够了吧?”说罢还得意的看向岳子然,显然不认为岳子然能掏出这么多钱来。

    岳子然拿起金锭看了一眼,对老汉说道:“这金锭成色不错。”说罢放下,将先前竞价拿出来的银子又递给旁边的白让,口中嘀咕道:“掏几锭金子买一葫芦酒喝?脑子有病吧?”完全忘了他先前也是其中争的面红耳赤的一人。

    老金听了他的话,险些没气出毛病来,不过在冷静下来之后,心中也在暗自后悔自己意气用事。正要接过老汉手中的酒葫芦,却见岳子然又掏出两锭银子来,说道:“老汉,这猴儿卖给我吧?”

    老汉这会儿心里早乐开花了,忙不迭的答应道:“好,好。”

    岳子然深怕锦衣大汉再横插一脚,急忙牵过那只猴子来,将它放在自己肩头,对老金得意的说道:“我回去争取好好教导一番这猴子,待曰后酿成猴儿酒的时候,还卖给你们巨鲸帮。”

    老金听了,郁闷的更是无以复加,伸手正要拿回酒葫芦,却听又有人喊道:“慢着,我出他双倍的价钱,把这葫芦酒给我。”

    他话音一落,顿时整个酒肆都炸开锅了。

    岳子然扭头看去,发现说话的人正是先前与孙富贵打招呼的人。

    老金这会儿正暗自后悔呢,此时听居然还有比自己还甘当冤大头的人,心中顿时舒了一口气,也不敢再竞价,直接说道:“那还是卖给这位兄台吧。”(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