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承天寺,对于寻常人来说或许陌生,但对于孙富贵、李堂主这样的人来说,却是再熟悉和敬畏不过了。.

    当年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死后,皇太后为扶持小皇帝李谅祚,巩固西夏江山,保圣寿以无疆,于是役兵数万寻西域僧人佛骨武学,求中原《大藏经》等道家强身健体之法置于承天寺内,并寻来了回鹘高僧讲经教武,培养出了一大批高手,从而保佑了西夏江山。

    李遵项身为无权无势的齐王,当初能够**昏庸的夏襄宗,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有了承天寺的支持。

    当年西夏掌管承天寺的皇室宗亲见夏襄宗昏庸无能,便想换掉他,恰好齐王李遵项是通过自己努力成为西夏科考状元的,被皇室宗亲认为颇具贤能,因此支持他**了夏襄宗。

    这次,太子殿下李德旺寻求与丐帮帮主岳子然合作对付承天寺,无非便是想要逼迫当今西夏皇帝李遵项退位了。

    孙富贵皱着眉头问道:“即便是太子想要对付承天寺,又怎么会想到寻求丐帮帮助呢?在我们西夏境内也有不少武功高强的有志之士吧?”

    李堂主低声说道:“你千万不要小看承天寺,当年一品堂势力最盛的时候也是不敢与承天寺抗衡的,现在西夏境内的厉害高手更是没有谁不给承天寺面子的。”

    “当年李秋水李皇妃的你知道吧?”李堂主问道。

    孙富贵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

    李秋水可谓是西夏历代皇妃中最为神秘的皇妃了。她来历不明不白,传说中武功高的离谱,虽在成亲时被毁了容,但在后宫之内依然屹立不倒,为皇帝生下一子之后,更是轻易便登上了皇太妃的位子。

    李堂主说道:“根据一品堂当时堂主留下来的情报,李皇妃能够屹立后宫不倒,轻易登上皇太妃的位子,便是因为承天寺看上了她一身的武功修为和她身后师承门派的武学秘籍,只不过因为皇太妃后来不清不楚的死去了,没能最终进到承天寺内,所有承天寺做了次赔本买卖。”

    孙富贵点点头,继续听李堂主说道:“现在江湖之中谁的武功最高?当然是天下五绝,不过王重阳已死,大理段氏遁入了空门,有心思有能力争那天下第一位子的也只有丐帮前帮主洪七公、东海桃花岛黄药师和那白驼山庄欧阳锋了。”

    “岳帮主身后站着谁?洪七公与黄药师!”李堂主说道:“只要岳帮主能够请动这两位高人出手,加上丐帮现在的威势与太子殿下在朝内的威望,必然能够一举成功。”

    孙富贵听了之后颇有些不以为然,自家师父他自然是了解的,岳子然与洪七公、黄药师二位高手的关系自然不假,但若不是情不得已,岳子然是绝对不会请这二位帮忙的,尤其是他岳父东海桃花岛岛主黄老爷子。

    对于岳子然来说,洪七公与黄药师是他在这世上最期望得到认可的二位。

    他与他们之间有一个男人的承诺。这个承诺是洪七公将丐帮交到他手中后,他可以经营好的承诺;是黄药师将黄蓉许给他之后,他可以凭自己努力给她世上最大幸福的承诺。

    这种承诺是无形的,却关系到岳子然的尊严,所以对于岳子然来说,他或许可以求其他人,但绝对不会求这两位。

    不过太子殿下是孙富贵妹夫,所以他的内心还是很纠结的,因此他问道:“你确定岳公子会答应帮助西夏?”

    李堂主说道:“一定会的!”

    “何以见得?”孙富贵问道。

    “山东义军!”李堂主肯定的说道:“现在丐帮大部分精力深陷在了山东战事中,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若山东义军战事失利的话,丐帮想必也一定会元气大伤的。”

    “战争的胜利可不是武功高低可以决定的,它不仅是个烧钱的机器,需要精良的兵器,骁勇的战马,充足的粮草,更是一个斗智斗勇的游戏,需要高超的谋略和能征善战的军队。”李堂主信心满满的说道:“这些都是丐帮欠缺的,但却是西夏最不缺少的。”

    孙富贵听后若有所思,手中举着盛满酒的酒杯迟迟不见下口,只是转动着,在过了良久醒悟过来后才一饮而尽,苦笑着说道:“既然是太子殿下的大事,我自然是拼尽全力也要帮助你完成此行任务的。”

    李堂主一愣,迟疑的问道:“怎么?孙公子认识岳帮主?”

    孙富贵指着自己,哈哈笑道:“当然,我可是丐帮岳帮主的嫡传**哦。”

    “什么?”李堂主有些不相信,不过见孙富贵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才将目光投到了远处岳子然身上,打量半晌之后才苦笑着说道:“我正发愁怎么与岳帮主接触呢,却没想到孙公子居然是岳帮主**,当真是天佑我国,此番关系到国运的事情若办成的话,孙公子当居首功。”

    ……

    见孙富贵能够在这里碰见熟人,岳子然感到很诧异,不过终究没有放在心上。

    他拉着黄蓉,引着穆念慈、洛川等人跟随着店掌柜坐在了位子上。

    岳子然先与黄蓉说了些体己的话,让小萝莉一扫路途上的疲惫,精神重新抖擞起来。

    店掌柜上了酒菜,岳子然打开酒封正要饮用,却是突然一顿,鼻子像是闻到了什么似的,在空气中嗅了一嗅。

    “怎么了?”黄蓉有些诧异,拧了拧他腰间的软肉,斥责道:“你属狗的。”

    岳子然没有回答她,闻了闻自己面前的酒坛,皱着眉头说道:“不对,味道不对。”

    “味道不对?”黄蓉有些不知所以然,正要再问,便见岳子然挥手将店掌柜唤了过来。

    “公子,您有什么吩咐?”店掌柜问道。

    岳子然很不满的说道:“店家,你们这儿有比这更好的酒怎么不拿出来?”

    店掌柜很是纳闷,看了一眼岳子然面前的酒坛,说道:“公子,这便是我们这里最好的酒了。”

    “胡说。”岳子然说罢将藏着的私房钱拍到桌子上,说道:“快把你们最好的酒取出来。”

    店掌柜盯着岳子然拍在桌子上的银子着实有些眼热,但还是很无奈的说道:“公子,这酒的确是我们店里最好的酒了。”

    岳子然见店家表情不似作伪,只能闭上眼睛。他在空气中细细分辨一番之后,才站起身子来,目光向右前方酒肆内的墙角望去,只见一位神情矍铄,满头白发,脸庞红润,一身樵夫短打打扮的老汉正抱着一个大酒葫芦在畅饮。

    在他面前还有一只小猴,正叽叽喳喳的对老汉表达着不满,不时的指着它面前的酒碗。(未完待续。)

    </br>

    </br>